我今年27岁,我的人生虽然只是过了27年,但已经经历了很多事,尤其 是这几年,有很多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去回忆。现在的我,在美国的加州修读工程, 是一个全职学生。
 
  我住在一间15千平方公尺的豪宅,豪宅里面有很多间房,有泳池有花园, 有几辆名贵跑车,但这一切都不是我的。
 
  这间豪宅的主人叫钟先生,一名47岁的商人,是继承家业的独生子,已经 有太太和一名16岁的儿子。钟先生出生豪门,本身就有一种贵气,他看起来只 有三十多岁,热爱跑步的他身形也很建壮,给人一种很man 的感觉。
 
  我和钟先生是去年在网上认识的,他在网上用的代号是Solution. 我们开始
 时都只是在网上聊天,不是那种为了要找一夜情。他说,在现实世界里面,他是 一个正人君子,没人知道他是gay ,所以他只可以在网络的世界里做回真正的自 己。
 
  他出身在一个富商豪门的独生子,注定是要继承家业,很多人羨慕他,但是 他很不开心,因为他必须要为家族继后香灯。他很不愿意的娶了一个千金小姐做 太太,还生了一个儿子,但是他太太和儿子都不知道他是gay 的,他一直都很小 心,也没有和男性发生过性行为。
 
  在网上聊天,他常常会问我很多关于同志爱的故事,他很想知道同性之间的 性爱是什么感觉的,有时他会问我那一个网站有裸男照片看,那一个网站可以观 赏同志影片。他很小心的,他从不会用将他的照片放上网,我都是认识了他大半 年他才肯给我看他的照片,之前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很丑的男人,所以才不敢以真 面目见人。
 
  他不是处男,他的处男给了他太太,但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可以拥抱一个男 人,因为他真正需要的是男人。
 
  我当时只是讲笑,我讲,我可以给他抱。结果,原来他不止是想抱我。
 
  那个时候,我在英国,他是故意从香港飞过来找我,就只是为了一个拥抱, 他是不是很傻?以他的条件,他要男人来满足并不困难。
 
  他不敢在大庭广众和男人拥抱,他怕会有熟人见到。我告诉他,在西方国家 同志见面约在某间餐厅,然后就在厕所解决了,但他没这个胆量。我看见一个比 我大十多岁的男人,在我面前是很天真的,他渴望和男人发生性行为,但又不敢 做,他真的很可怜,也很可爱。
 
  于是他就带我去他住的酒店套房,他小心的拉上窗帘,我就把房里的灯光放 暗。记得那个时候,是冬天,外面很冷,他很用力的抱紧我,他的身体很暖,我 的脸帖着他的脸,他的脸很热,我感到他的心跳很快和喘气。
 
  他的双手从我背后向上升,轻轻抓住我的头,然后将我的额头帖着他的额头, 外面可以更近的看到对方的脸和眼神。他对我说「听说,当两个人额头帖在一起 的时候,是两个人的脑最接近,你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吗?」
 
  我没说话,我感觉到,他是真的,他喜欢我。两个从未见面,只是在网上聊 天的人,可以产生出感情吗?我很怀疑。一个湿吻,代表我的回应,我们吻了很 久。
 
  我们的身体发热了,欲火烧起了,要灭火了。他没经验,所以我做主动,我 慢慢的脱去他的外套和上衣,我不会很快的帮他脱,因为要他渴久一点。脱了他 的上衣,发现他的胸肌肉和腹肌都很完美,我用双手为他抚摸,然后我指导他为 我脱了上衣。
 
  天色冷,完美要用两个人赤裸肉体发出的温度互相暖着对方,胸肌和胸肌在 摩擦,我的手摸下他的胯部,摸到他是硬了,是时候要放他的弟弟出来了。 
  我把他推在柔软的大床上,左手轻抚摸他的脸,在慢慢的向下移动,抚摸他 的胸,腹部,慢慢接近裤头,然后在腹肚的地方用手指轻轻的旋转。我叫他闭上 眼睛,好好的享受,我幻想的手变成一条蛇,从他的裤头穿入他的长裤里,摸摸 他里面穿的内裤,和内裤里的坚硬猎物。
 
  不愧是热爱运动的男人,内裤是帖身的,所摸得出是名牌,布质很好的内裤, 穿得弟弟会很舒服。我的手掌在他的长裤和内裤之间有限的空间移动,可以给他 更大的刺激。我感到他的弟弟快硬到要破内裤而出了,我才帮他解开裤头带和拉 下拉链,看见他穿的是一条黑色红边的性感名牌内裤。
 
  长裤帮他脱了,但未为他脱内裤,我要他冷静一下,帮他做一套全身按摩, 放松心情。然后我用食指,隔着他的内裤,在他的弟弟头部用阴力按一下,他呻 吟,我的食指就慢慢从他弟弟的头部移到根部,又从根部移到头部。
 
  我慢慢的拉下他的内裤,先只是露出他的弟弟头少少,我用右手食指和母指 隔着他的内裤固定他的弟弟,再用左手的食指,点一下他龟头的顶端,一下一下 的点,点了大约30次,才放出他整条JJ和睾丸。
 
  我用右手食指,中指和母指钳住他JJ的中间部位,再用左手的食指,在他的 龟头放了一滴油,用左食指在他龟头的顶端顺时钟旋转10圈,又反时钟转10 圈,开始时是慢速度,然后速度慢慢加快。
 
  我用食指和母指钳住他的龟头,用我的舌尖,去舔他龟头上的小洞洞,想用 舌尖缵入龟偷上的洞。缵到一半,听到他急速的呼吸声,身体抽动,然后一股热 流从东口中射出,射得很高,射了很多。我脱了他的内裤,用来抹去他身上的精 液。只有男人才知道可以让男人最舒服的方法,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所以我对 自己的手技和口技很有信心,他一定很舒服。
 
  「我从来未试过射得好似这次舒服,我………我可以吃你的JJ吗?」
 
  这次他做主动,我睡在床上,我帮我脱去长裤和内裤,我当时的JJ是软的。 
  他拿着的的JJ和没有开始玩弄,一直在看。
 
  「我从来未试过近距离看一个男人的JJ」
 
  他很似在研究一样很新奇的物件,用双手去触摸他从未接触过的物件。软弟 弟在他不熟练的手上研究,左看右看,也慢慢变成大弟弟。
 
  他一口就把我的JJ放进他的口,他没经验,我的JJ感到他的牙齿在咬。我教 了他几个品赏JJ的方法,把我的龟头部分放进口腔,然后用舌头在口腔里的旋转, 和我刚才用食指旋转的方法一样。他的舌头在我的JJ上旋转了很久,我也出了。 他问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在做爱,我教了他很多技巧, 但我是不玩肛交的,他有点失望,他对性的要求很高,常有奇怪的想法。他告诉 我他的身份,我才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当他走了,我以为我们就完了,但他还是很在意我,因为他喜欢上我,我们 在网上有联络,但我知道我们是没结果的。
 
  「你的样子很似我当年暗恋的一个靓仔,可惜他不是gay 的。」
   被男人包的男人我今年27岁,我的人生虽然只是过了27年,但已经经历 了很多事,尤其是这几年,有很多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去回忆。现在的我,在美国 的加州修读工程,是一个全职学生。
 
  我住在一间15千平方公尺的豪宅,豪宅里面有很多间房,有泳池有花园, 有几辆名贵跑车,但这一切都不是我的。
 
  这间豪宅的主人叫钟先生,一名47岁的商人,是继承家业的独生子,已经 有太太和一名16岁的儿子。钟先生出生豪门,本身就有一种贵气,他看起来只 有三十多岁,热爱跑步的他身形也很建壮,给人一种很man 的感觉。
 
  我和钟先生是去年在网上认识的,他在网上用的代号是Solution. 我们开始
 时都只是在网上聊天,不是那种为了要找一夜情。他说,在现实世界里面,他是 一个正人君子,没人知道他是gay ,所以他只可以在网络的世界里做回真正的自 己。
 
  他出身在一个富商豪门的独生子,注定是要继承家业,很多人羨慕他,但是 他很不开心,因为他必须要为家族继后香灯。他很不愿意的娶了一个千金小姐做 太太,还生了一个儿子,但是他太太和儿子都不知道他是gay 的,他一直都很小 心,也没有和男性发生过性行为。
 
  在网上聊天,他常常会问我很多关于同志爱的故事,他很想知道同性之间的 性爱是什么感觉的,有时他会问我那一个网站有裸男照片看,那一个网站可以观 赏同志影片。他很小心的,他从不会用将他的照片放上网,我都是认识了他大半 年他才肯给我看他的照片,之前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很丑的男人,所以才不敢以真 面目见人。
 
  他不是处男,他的处男给了他太太,但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可以拥抱一个男 人,因为他真正需要的是男人。
 
  我当时只是讲笑,我讲,我可以给他抱。结果,原来他不止是想抱我。
 
  那个时候,我在英国,他是故意从香港飞过来找我,就只是为了一个拥抱, 他是不是很傻?以他的条件,他要男人来满足并不困难。
 
  他不敢在大庭广众和男人拥抱,他怕会有熟人见到。我告诉他,在西方国家 同志见面约在某间餐厅,然后就在厕所解决了,但他没这个胆量。我看见一个比 我大十多岁的男人,在我面前是很天真的,他渴望和男人发生性行为,但又不敢 做,他真的很可怜,也很可爱。
 
  于是他就带我去他住的酒店套房,他小心的拉上窗帘,我就把房里的灯光放 暗。记得那个时候,是冬天,外面很冷,他很用力的抱紧我,他的身体很暖,我 的脸帖着他的脸,他的脸很热,我感到他的心跳很快和喘气。
 
  他的双手从我背后向上升,轻轻抓住我的头,然后将我的额头帖着他的额头, 外面可以更近的看到对方的脸和眼神。他对我说「听说,当两个人额头帖在一起 的时候,是两个人的脑最接近,你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吗?」
 
  我没说话,我感觉到,他是真的,他喜欢我。两个从未见面,只是在网上聊 天的人,可以产生出感情吗?我很怀疑。一个湿吻,代表我的回应,我们吻了很 久。
 
  我们的身体发热了,欲火烧起了,要灭火了。他没经验,所以我做主动,我 慢慢的脱去他的外套和上衣,我不会很快的帮他脱,因为要他渴久一点。脱了他 的上衣,发现他的胸肌肉和腹肌都很完美,我用双手为他抚摸,然后我指导他为 我脱了上衣。
 
  天色冷,完美要用两个人赤裸肉体发出的温度互相暖着对方,胸肌和胸肌在 摩擦,我的手摸下他的胯部,摸到他是硬了,是时候要放他的弟弟出来了。 
  我把他推在柔软的大床上,左手轻抚摸他的脸,在慢慢的向下移动,抚摸他 的胸,腹部,慢慢接近裤头,然后在腹肚的地方用手指轻轻的旋转。我叫他闭上 眼睛,好好的享受,我幻想的手变成一条蛇,从他的裤头穿入他的长裤里,摸摸 他里面穿的内裤,和内裤里的坚硬猎物。
 
  不愧是热爱运动的男人,内裤是帖身的,所摸得出是名牌,布质很好的内裤, 穿得弟弟会很舒服。我的手掌在他的长裤和内裤之间有限的空间移动,可以给他 更大的刺激。我感到他的弟弟快硬到要破内裤而出了,我才帮他解开裤头带和拉 下拉链,看见他穿的是一条黑色红边的性感名牌内裤。
 
  长裤帮他脱了,但未为他脱内裤,我要他冷静一下,帮他做一套全身按摩, 放松心情。然后我用食指,隔着他的内裤,在他的弟弟头部用阴力按一下,他呻 吟,我的食指就慢慢从他弟弟的头部移到根部,又从根部移到头部。
 
  我慢慢的拉下他的内裤,先只是露出他的弟弟头少少,我用右手食指和母指 隔着他的内裤固定他的弟弟,再用左手的食指,点一下他龟头的顶端,一下一下 的点,点了大约30次,才放出他整条JJ和睾丸。
 
  我用右手食指,中指和母指钳住他JJ的中间部位,再用左手的食指,在他的 龟头放了一滴油,用左食指在他龟头的顶端顺时钟旋转10圈,又反时钟转10 圈,开始时是慢速度,然后速度慢慢加快。
 
  我用食指和母指钳住他的龟头,用我的舌尖,去舔他龟头上的小洞洞,想用 舌尖缵入龟偷上的洞。缵到一半,听到他急速的呼吸声,身体抽动,然后一股热 流从东口中射出,射得很高,射了很多。我脱了他的内裤,用来抹去他身上的精 液。只有男人才知道可以让男人最舒服的方法,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所以我对 自己的手技和口技很有信心,他一定很舒服。
 
  「我从来未试过射得好似这次舒服,我………我可以吃你的JJ吗?」
 
  这次他做主动,我睡在床上,我帮我脱去长裤和内裤,我当时的JJ是软的。 
  他拿着的的JJ和没有开始玩弄,一直在看。
 
  「我从来未试过近距离看一个男人的JJ」
 
  他很似在研究一样很新奇的物件,用双手去触摸他从未接触过的物件。软弟 弟在他不熟练的手上研究,左看右看,也慢慢变成大弟弟。
 
  他一口就把我的JJ放进他的口,他没经验,我的JJ感到他的牙齿在咬。我教 了他几个品赏JJ的方法,把我的龟头部分放进口腔,然后用舌头在口腔里的旋转, 和我刚才用食指旋转的方法一样。他的舌头在我的JJ上旋转了很久,我也出了。 他问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在做爱,我教了他很多技巧, 但我是不玩肛交的,他有点失望,他对性的要求很高,常有奇怪的想法。他告诉 我他的身份,我才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当他走了,我以为我们就完了,但他还是很在意我,因为他喜欢上我,我们 在网上有联络,但我知道我们是没结果的。
 
  「你的样子很似我当年暗恋的一个靓仔,可惜他不是gay 的。」
 
  这个就是他喜欢我的原因吧,但我对他也是有少少感觉的。
 
  不久,我去了美国读书,他要我做他在美国别墅的管家,其实是他想我做一 个被他包养的男人。每隔一,两个月,他会来找我。
   这个就是他喜欢我的原因吧,但我对他也是有少少感觉的。
 
  不久,我去了美国读书,他要我做他在美国别墅的管家,其实是他想我做一 个被他包养的男人。每隔一,两个月,他会来找我。
 
[ 本帖最后由 Stars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20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