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2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国中女教师的公然露出(特)NewYear’sCountdown(上)
  晚上八点左右,校园内寂静无声。但二楼有间教室却透出光芒,里面几名国中生低头写着考卷,纸张与铅笔摩擦、发出「沙沙」的细碎声响。

  虽然看起来十分认真,但其实大多数学生的心神都放在讲台前的老师身上。
  原因无他,此时监考的正是莹雯。

  无视外头的寒冷,她的穿着十分清凉,甚至可说清凉过了头:上半身只有一件透明内衣,罩杯上绣着的白色小花朵不仅掩不住樱粉色的乳头、甚至让两团硕大有弹性的乳房更加性感;下半身乍看之下,只是条普通的深灰色瑜珈裤。
  但仔细一瞧,却能惊觉那裤子虽然在小腿以下是不透明的,但从膝盖以上的布料却愈来愈薄。到了大腿中间时,厚度已经跟一般裙内搭裤差不多,到大腿根部时,与其说是「厚度」,不如说「薄度」已经跟薄纱一样。一丛乌黑、经过细心修整的黑森林尽收眼底,其中几根阴毛还钻出薄裤透气。

  莹雯手肘撑在讲桌两侧、乳房搁在桌上,把玩着手机、一脸无聊的样子,完全不在意没有讲桌遮掩的双乳被一群少年看光光,有些人还右手握笔、左手在桌下搓揉着阴茎。

  「叮咚!」

  这时收到了一封简讯,莹雯仔细一看,嘴角不禁上扬。

  『还以为今年最后就得陪这群小色鬼补考咧。紫菜也真是的,要约跨年不会早点说吗?』

  「……考卷都写完了没?」

  从讲桌起身,莹雯向一群心不在焉的学生询问。

  「还、还没……」

  一帮学生心虚的低下头。

  「谁叫你们刚才只顾着看我的胸部啊。老师等等有事,现在要先走了。等一下考卷写完自己摆在讲桌,最后离开的记得关灯锁门。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耶~~~!?」

  学生们发现自己在跨年夜补考的唯一乐趣就要这么走掉,纷纷发出哀嚎。
  莹雯本来想拍拍屁股走人,但看他们个个愁眉苦脸,不禁心生同情。

  「……好啦好啦。今年最后给你们一点小礼物。」说着双手绕到背后「啪!」
  的一声解开胸罩、放到讲桌上。

  「最先写完考卷的,就能获得老师的原味胸罩~当然,拿到的人如果有爱心的话,也是可以互相share呦~大家明年见~」

  说完莹雯就拎起外套,晃着两团赤裸裸的肉球走了。

  背后传来男学生们「哇喔!」、「快一点写,不然等一下体温就散掉了!」
  的叫喊跟拼命写考卷的沙沙声,看来这些学生还是太嫩、太好打发了。
  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终於抵达简讯里说的餐厅。

  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是一间间的隔间,看来十分注重顾客的隐私性。

  一进紫菜订的包厢,她那高昂有活力的声音立刻传来:「蚊子你终於来了啊,超慢的!」

  莹雯眼前的女性约165公分,小麦色的肌肤、狂野的短发和纤细却像是充满力量的身材,在在显示绰号「紫菜」的馡紫是外向运动型的女孩。

  顺道一提,「蚊子」是莹雯在死党之间的绰号。

  「嗨~紫菜、伦伦好久不见!」

  莹雯也认出了馡紫交往数年、长相斯文的男友伦伦。

  一时之间,四人天南地北的开始闲聊、气氛热络。

  「乳牛她没来?」莹雯说的「乳牛」也是她们的死党之一。

  「没,她跟她家人出国了。还说要在日本比我们早迎接2015。」

  「不过就早了一小时,有什么好得意的。」

  「对啊,哈哈」……

  热闹了一阵子,有个问题一直憋在莹雯心中、终於忍不住问馡紫:「紫菜…
  你在简讯里不是说要好好的玩……「

  话还没说完,馡紫就猜出莹雯想问什么。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玩』,只是想先聊个天嘛~」

  说着馡紫就把厚外套脱下。

  大外套脱掉后,只见馡紫上身一丝不挂,下身仅是一件跟内裤差不多短的浅绿色紧身热裤,小麦色的乳球与咖啡色的乳头就这么暴露在餐厅包厢内,虽然没有莹雯的大,但是圆润坚挺、散发出健康的美感。

  馡紫说脱就脱,让莹雯吃了一惊,但她也不是被吓大的,马上就回过神来、转变成兴奋愉悦的心情,三下五除二也把外套脱了,秀出透明瑜珈裤与自己引以为傲的乳房。

  大学时代,由外人看来,莹雯、馡紫还有刚提到的「乳牛」三人,只是普通的死党,伦伦是馡紫的男友。

  但其实她们私底下都是「暴露同好会」的成员。

  这个同好会原本只有莹雯馡紫两人,乳牛和伦伦是后来被「挖掘」才加入的。
  过程说来複杂,在此暂且搁下。

  回到包厢内,众人虽然都接近全裸,依旧开心的恣意畅谈,那知晓彼此秘密的心情更为现场增添亲暱的氛围。

  「那么,我们今天要怎么玩呢?」莹雯好奇的问。

  在大学时期,经常都是由她出主意,这次得知是馡紫的提案,不免心生期待。
  「好的,让我来说明一下,这次正逢跨年,所以我想说来玩点不一样的。等等会分成两组,路线各自不同。但目的地都是市中心的烟火观景台。」

  「欸!?等等要分开行动?」

  以往都是所有人一起行动,彼此也有个照应,听到这次是分开,莹雯有些惊讶。

  「没错,这次只有透过手机联络。开始前每个人换上三件衣服,一小时脱一件、脱掉之后就不能再穿上。脱的过程要用手机同步播放给另一组评分,最后得分最高的就是优胜。」

  「一小时脱一件?所以还要去找厕所喔?」

  「不一定。时间一到,无论你是走在路上、坐在车上,都必须在十秒以内找到地点换衣服。超过时间就扣分。所以自己得掌握好时间。」

  「被报警就输了,GameOver。」伦伦在一旁补充。

  在座都是暴露老手,就算真被警察抓也有办法全身而退,倒也不担心。
 两人还将这次的游戏取了个名字-「NewYearCountdown新
  年倒数「,看来煞有介事。

  「还有问题吗?没问题的话就赶快开始吧!」急性子的馡紫早已迫不及待。
  「嗯……反正玩过就知道了。」

  「这次特别优待,让你跟小伦一组如何?」馡紫问莹雯。

  「不用了,我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你们两个就一组吧!」

  莹雯知道馡紫是担心自己,所以想让男生陪着照应。

  但自己独来独往惯了,凭自己的经验与身手也不怎么担心遭遇不测。

  「嗯……不行,这样的话伦你这次就别玩了、到时帮我摄影就好,一对一比较公平。」馡紫对伦伦说。

  「耶!?」

  听见这句话的伦伦楞了一下,旋即满面愁容,看的出他原本也很期待。
  但女友的命令摆在眼前,怎么能不听呢?

  接着馡紫拿出好几个袋子让她抽「战袍」。

  袋子不透明、看不出里面是什么衣服,莹雯就随意挑了其中一个。

  「第一个任务是到各自的起点换衣服,九点整准时开始~我们是A路线、蚊子你就B路线可以吗?」

  「OK!」

  於是大夥在餐厅门口解散,朝各自的战场前进。

  【20:45】莹雯的起点是在附近的公车候车亭,因为距离很近,所以就直接走路去。

  当然还是有把大外套穿上,毕竟游戏还没开始。

  到了候车亭,里头空无一人,让她有点失望。

  找个地方架好手机、开启同步程式后,过没多久萤幕上就出现另一组的身影。
  「都准备好了吗?那就由我先换上战袍吧~」

  从画面中可以看出馡紫和伦伦在捷运站的等候区,附近人潮汹涌、一脱衣服肯定就会被发现。

  虽然他们又把大外套穿上、以免太招摇,莹雯还是很好奇接下来她们要怎么做。

  只见两人走到对应至最后一节车厢的等候区,那里的人数相对较少。

  接着两人熟练的站在监视器死角,由伦伦拿着手机摄影,馡紫俐落的脱下身上唯二两件衣服,但却不急着换上袋子内的战袍、反倒是对着画面搔首弄姿。
  要知道虽然那里人数相对较少,但不代表没有人。

  要是被其中一人的视线瞄到,后果可就不太妙,让莹雯不禁佩服馡紫的胆识。
  馡紫虽然贪玩,但也知轻重,只秀了一下身材就换上袋中的衣服。

  她的战袍下身还是一条短裤,但却是丝质,比原本的热裤更小、更薄,说是内裤也不会有人起疑;上身是一件露脐小可爱,加上一件黑色有领的无袖燕尾外套。那外套只有一颗位在双乳中间、胸骨下缘的扣子。

  换衣的过程十分顺利,附近的人都低头滑手机,殊不知近距离观赏正妹更衣秀的大好机会就这么错失了。

  馡紫对着镜头转了一圈,莹雯从画面中清楚的看见,虽然胸前只略微露出一点乳沟,但她双乳以下可说是一览无遗。

  紧实的小蛮腰与两条大腿都露在外头,搭上原本的长筒皮靴,整个人充满着野性狂放的美。

  更别提从那条短裤透出来的一丛黑色,以及背后燕尾外套遮不住的屁股蛋,出卖了她没穿内裤的事实。

  「好啦蚊子,接着换你了!」

  馡紫示威般的声音,透过刚戴上的无线耳机传来。

  看见好友的完美开场,莹雯又岂能示弱?

  「好啊,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透过耳机附的小麦克风,莹雯向两人宣战。
  刚才馡紫换装时,有个高中生走到莹雯所在的候车亭。

  只是他戴着耳机坐着拼命滑手机,也没注意莹雯,情况跟刚才馡紫的有点像。
  『紫菜她们地铁站里可是有好几个人,我这只有一个男的,要是一开始就输了不就太没面子了吗?』一边这么想着,莹雯就把大外套脱了、圆润饱满的双乳顿时露在空气中。

  回头一看,那学生还是低着头浑然不觉。

  莹雯玩心大起、索性直接转过身,慢慢把瑜珈裤脱了下来。

  因为屁股对着手机,伦伦他们肯定能将她的私处一览无遗;而裸着身体正对一个不认识的高中生,不知道他会不会忽然抬头、发现这一幕,期待、兴奋与紧张感让莹雯有点湿了。

  「蚊子真有你的,竟然直接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馡紫的讚叹声透过小小的耳机传来。

  镜头另一侧的两人当然也看见莹雯的动作,不禁佩服。

  「嘻嘻!」

  被夸讚的莹雯有些得意,打开塑胶袋拿出自己的「战袍」。

  发现袋中是一件开襟长袖毛衣跟一条小内裤。

  「嗯?怎么只有两件?不是说三件吗?」

  「啊,大概是刚才少放了。那就准你把你的裤子也算进去吧!」

  於是莹雯先拿起毛衣套上。

  「……嗯?」

  套上之后,莹雯发现这衣服不太对……不,与其说不太对,不如说它太正常了。

  「别怀疑,确实只是件普通的长袖毛衣。」

  馡紫的补充让她十分困惑,正想发问的时候………

  「啊,你的车来啰,快点把衣服换完吧!如果游戏还没开始你就出局,也是蛮好笑的。」

  莹雯回头一看,发现公车快进站。

  时间紧迫,也顾不得细看就匆匆忙忙的把内裤穿上。

  但瑜珈裤穿到一半,车声已逐渐逼近,莹雯只好维持弯腰提着裤头的姿势,转身对司机招手。

  但只见不远处的司机一脸惊愕的盯着她。

  莹雯也楞了一秒钟,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姿势根本是把整个屁股秀给他看,连忙慌张的拉上裤子。

  可是再回头一看,却发现那男学生也盯着她,脸色比那司机还更不敢置信。
  『……啊。』莹雯这才想起一旁还有人,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欣赏莹雯的更衣秀的,搞不好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看光光了。

  这时公车已缓缓停下,车门一打开,莹雯也顾不得那么多,外套手机拎一拎就匆忙的上车了。

  国中女教师的公然露出(特)NewYear’sCountdown(中)
  莹雯从后门上了公车,发现刚才把她看光光的男学生没跟上来。

  车上没几个人,但都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因为莹雯现在的装扮挺正常的,也没多受瞩目。

  但那公车司机却一直从后照镜盯着她看,原因是刚才靠站时那幕太震撼了:一个成熟艳丽的女性对他露出整个屁股,看起来像是匆忙穿上的内裤根本没遮住下体,两片粉嫩的阴唇一览无遗。在车子靠站后,她才匆忙的拉上裤子。

  而那女性上车后,却又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要不是他开了十多年的公车,对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恐怕会以为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

  莹雯上车后就挑了最后排的位置坐下。

  耳机中传来地铁进站的声音,接着馡紫说「我们也要上地铁了,一小时候再联络~」就切断了通讯。

  虽然外表看似正常,但莹雯知道自己下半身是匆忙着装的,内裤跟裤子都卷曲卡在下体,挺不舒服。

  确认乘客们都顾着聊天,也不太可能转头后,她直接把内裤跟裤子脱下,决定重穿。

  这时才有时间细看那件内裤,是水蓝色蕾丝花边。

  不透明的部分只有内裤裤头跟边缘,屁股、阴部跟阴毛的布料都是透明,有穿几乎等於没穿。

  这时公车经过一个路口,转弯的时候与另一班公车交错而过。

  因为路口狭窄,两车交错时都放慢速度、几乎停滞,也使得另一部车上满载的乘客中,有人发现对面车上有个下身赤裸、拿着一件内裤的美女。

  顿时对面车上一阵骚动,几乎整车的人都望向莹雯。

  她当然也发现对车火热的视线,便面对他们张开双腿,手还伸到阴唇揉了几下。一帮乘客简直快暴动了,有人猛按下车铃、想跳到另一部车上「教训」那个浪女。但司机一心试图让车身顺利弯过路口,也没时间理他们。

  而速度再缓慢,终究还是有移动,过了一阵子两车就交错而过,美景如昙花一现从他们眼前消失。

  再说另一边,莹雯把内裤跟瑜珈裤重新穿好之后,发现因为瑜珈裤太透明,导致内裤很明显的透了出来。

  而且连内裤都是透明的,因此两层布料根本达不到遮掩的功能,只要有人贴近一点看,就能把她整个阴部尽收眼底。

  不过因为上半身的毛衣长度有盖到屁股,所以刚才上车时车上的乘客才都没发觉异状。

  公车摇摇晃晃过了半小时左右,到了某站时突然有一大群人上了车、空间顿时变得非常拥挤。

  「请坐。」

  莹雯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一位老婆婆后,就往前挤到车身的中间。

  原本两排博爱座相对、中间是走道的位置,现在被十多个人挤的水泄不通。
  莹雯抓着吊环面对其中一个博爱座,左右与后方不断被挤压着,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忽然间发觉坐在博爱座上、面对着她的老人,此刻一直盯着她的下身,眼珠像快要掉出来一般。

  虽然大致能猜到怎么回事,莹雯还是透过玻璃倒影确认了一下,果然自己因为右手伸起拉着吊环,导致原本能盖住整个屁股的毛衣上拉、现在只能遮住一半,瑜珈裤和里面的水蓝色内裤透过玻璃倒影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那直接近距离欣赏的那老头就更不用说了。

  「小姐不好意思,借我放个东西……嘿咻!」

  那老人脑筋动的也挺快的,话一说完就把原本放在脚上的提袋摆到地上。
  莹雯避无可避,只好把双脚张开,让提袋摆在自己双腿中间。

  这下那老头肯定连双腿之间的肉缝都看的一清二楚了,莹雯在羞怯、无奈之余,也不禁佩服他的老谋深算。

  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并没就此满足。

  只见他把原本靠在一旁的柺杖拿起、握住中间部分、摆在双腿之间。

  以柺杖的长度,杖柄正好靠在莹雯的三角洲地带。

  本以为那老头只会看看罢了,没想到他竟然开始用柺杖调戏自己。

  『该不会变成上次活动中心那样吧……』莹雯回想起不久前在村内活动中心被一群老人玩弄、还差点被中出的事。

  上次是侥倖躲过一劫,这次可就不一定了。

  事情渐渐脱离原本的计画。

  【21:43】

  「呜…嗯……」

  老人看莹雯想躲也无处可躲,动作愈加放肆。

  表面上他只是无聊在把玩手杖,但杖柄却有意无意的搔刮着莹雯的下身。
  杖柄原本为了方便抓握而设计的弯曲处,此刻却完美的卡在阴道口、来回磨蹭。

  「嗯…嗯…」

  两片薄透的布料无法阻隔,一阵阵麻痒的刺激不停传来。

  原本快要乾的阴道内又有丝丝暖流渗出。

  莹雯努力压抑的喘息,虽然在吵杂的车中几乎可忽略不计,但还是被她附近的人听见了。

  除了原本玩弄她的老头,以及坐在老头两侧、同样色瞇瞇欣赏美景的老人以外,本来站在莹雯左右两边滑手机的人,也都维持着滑手机的姿势,但视线已定格在莹雯的下身。

  而那些透过玻璃倒影明目张胆偷窥的人,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

  不过最不妙的是,刚才在莹雯身后、与她背靠背的人,听见隐约的喘息后也转过身来,两人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莹雯甚至能清楚感觉顶在屁股上那温热坚硬的物体。

  「哈啊…」

  由前方玻璃的反射,莹雯发现身后是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

  这时老人的柺杖不再磨蹭,改用杖柄的弯曲处钩住莹雯的裤头、开始往下拉。
  另一位老色鬼见了之后也拿起雨伞,两人就一左一右、想把莹雯的裤子扯下来。

  「啊,不、不行。」

  眼见瑜珈裤一点一点的被往下拉,自己双腿之间又有那老头的提袋、没办法夹紧,莹雯只好用抓着外套的左手扯着裤头。

 但身后那中年男子却突然抓住莹雯的左手、硬是拉到身后、抚摸那滚烫的硬
  物。

  没有了左手的抵抗,莹雯正想要不要放开吊环,改用右手遮掩的时候。
  公车忽然无预警的来了个大转弯,车上的人顿时东倒西歪。

  莹雯也晃了一下,但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转身、挤到与原本色老头相对的另一排博爱座前。

  因为时间短暂、只够她转个身,因此没有摆脱那中年男子。

  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那排博爱座的老人都在闭目养神、没发现莹雯。
  「小骚货,下半身穿成这样是想勾引男人啊?」

  耳边传来那男子的声音,两人的身体比刚才贴的更近。

  男子搂住莹雯,一手抚摸臀部,一手从毛衣下摆探了进去。

  「啊!」

  探进毛衣的手毫无阻碍的碰到乳房,莹雯跟男人同时楞了一下。

  「……呦,连奶罩都没穿啊?真够淫荡的~」

  握住乳房的手开始搓揉,手指也揉捏着早已勃起的奶头。

  「不、不要!」

  两侧的人也发现这放浪的光景,除了一些从一开始就追踪莹雯的「忠实粉丝」外,其他人都以为是情侣忍不住在公车上亲热,就装作没发觉,可视线依旧忍不住窥伺着莹雯裸露的肌肤。

  「…虽然你看起来不会反抗,但还是说一下。」

  男人忽然停下搓揉的手、伸到自己的西装裤后袋摸索。

  「要是你轻举妄动的话,可能会受伤喔。」

  一道光芒在莹雯面前一闪而逝,虽然过程不到一秒,但已足以让她看清那把锋利的剪刀。

  没想到游戏完全超出自己的掌控、甚至到了可能受伤的情况,莹雯真的开始担心起来。

  「不用害怕,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个服装设计师。」

  感受到莹雯娇躯恐惧的颤抖,男人语气放缓。

  「……这件平凡的毛衣无法衬托出你姣好的身形,就让我来帮你重新设计一下如何?」

  「欸!?」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背后传来「喀嚓喀嚓」的细碎声响。
  莹雯心中大惊,但经过刚才男人的恐吓,加上不想再引起更多人的注目,於是决定静观其变、『至少他没再乱摸了…』地自我安慰着。

  这男人可真的是名服装设计师,而且小有名气。

  即使是在不停晃动的车上,依然精准的落下每一刀。

  只见他首先把莹雯毛衣位於屁股上缘的部分横向剪开一刀,原本被遮住的瑜珈裤和内裤透了出来,股沟的起始处若隐若现;第二刀则是由背后右肩胛骨横向剪开、绕过腋下下方约3公分处,一直到右乳头的右方不远处。

  「!」

  看见剪刀出现在自己目光所及之处,莹雯又吓了一跳、深怕那男人就这么把衣服剪烂,让自己裸身示众,甚至是用那把锋利的剪刀做出更危险的事………
  好在男人只剪到离她右乳头右方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就停下,并没有出现莹雯想像中直接露点的情况。

  设计师又把剪刀收回莹雯身后,比照第二刀的方式,从她左肩胛骨到左胸一样横向剪了一刀。

  不得不说他真有两把刷子,第二刀跟第三刀造成的开口长宽一模一样、形成完美的左右对衬。

  由於布料无法相互支撑,在重力引导下,这三道开口皆自然的行成横向椭圆两端尖尖、类似眼睛形状的开口。

  从后方来看,莹雯的毛衣背后多了左右个「<l」字形的小开口,腰部臀部的交界处横向大胆的敞开;侧面看来,原本应该要出现胸罩的开口处,露出的却是雪白的肌肤,惹得不知情的人猜想她是穿nubra、胸贴,还是……;绕到前方,毛衣胸前开口跟背后相反、是「1>」字形,一部份的乳房轮廓透过开口一览无遗,也使得刚才人们的猜想立刻删去了nubra这选项。

  而两个开口又状似箭头,指着厚毛衣上不细看无法察觉的微小突起,似乎隐约暗示着………

  设计师对於自己充满性暗示的即兴之作颇为满意,便强硬的让莹雯转身面向自己、在毛衣前方腹部处又剪出一朵盛开的花。

  这次实际看见男人动刀,每一刀都毫不迟疑、乾净俐落,最后出现的花朵镂空中心又恰好对准自己的肚脐,莹雯一瞬间忘了自己的处境、沈醉在他出神入化的技巧中。

  落下最后一刀后,男人收回剪刀、似乎又想对莹雯上下其手时……

  「嗡……嗡……」莹雯挂在胸前的手机开始震动。

  为了方便行动,莹雯舍弃皮夹皮包之类的物件,只把手机跟悠游卡挂在胸前。
  但这时手机的震动微小,只有莹雯跟设计师听见,频率与来电时的不同。
  「……啊!」

  莹雯思索了一下,想起这震动代表的意义时,心中大呼不妙。

  保险起见,她轻声问男人:「现在几点?」

  「嗯?正好十点。」

  男人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反射性的回答。

  「……」

  果然是到了脱衣服的时间,莹雯绝望的盘算着各种可能。

  按照规定要在十秒内脱衣,否则就会扣分。

  「被扣分」这种事,好胜心强的莹雯是绝对不想遭遇的,但自己还卡在公车上动弹不得,眼前还有个癡汉设计师虎视眈眈……该如何是好?

  『……嗯?等等…眼前?』莹雯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不知从哪看到的一句话:「随着情况不同,敌人也可能变成伙伴。」

  就像她从学生那没收来的漫画中,也看到有原本敌对的阵营并肩作战、或是正义一方将邪恶的一方变成伙伴的情节。

  那么…能不能把眼前这癡汉设计师变成伙伴呢?十秒实在不能说长,没有时间让犹豫了,莹雯决定放手一搏。

  「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主动贴近设计师,莹雯以宛若情侣私密耳语的方式问。

  「呃!?帮什么忙?」

  见她的态度忽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男人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

  「把我胸前的手机拿出来,镜头对着我的下半身。然后……帮我把内裤剪下来。」听到最后一句话,设计师彻底傻眼。

  但他平时是搞创意的,思绪本来就比常人清晰快速。

  从莹雯的言行,与他刚才无意中发现、藏在她长发下的无线耳机,设计师推导出一种可能性。

  「……你该不会是在跟谁玩远距离露出调教吧?小骚货。」

  男人一样在莹雯耳边轻声的发问,但左手已拿出莹雯的手机、镜头朝下。
  虽然男人的猜测有误,但莹雯也不愿多作解释、让事情更複杂。

  虽然手机萤幕还是黑的、像是没有打开,但据绯紫的说法,整点震动完过十秒手机就会自动开始摄影。

  想到这里,莹雯便看向设计师。

  以为莹雯默认自己的推测,男人得意的微笑了一下,左手依然拿着手机、右手则伸到她身后,轻轻搓揉着她的屁股。

  「接下来你希望我怎么做呢?骚货。」

  「……用剪刀把我的内裤剪…」话还没说完,设计师便「啧啧」的打断她,「有求於人的时候不应该是这种语气吧?嗯?」

  「…………请、请您用剪刀把我的内裤剪下来。」

  不得已之下,莹雯只好对眼前的癡汉使用敬语。

  但男人还是不满意:「来,跟我说一遍『我是个在公车上露出的骚货,请您用剪刀帮我把我的内裤剪下来,好让男人们更容易插进我淫荡潮湿的小穴。』」
  「……」

  看见设计师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莹雯只好暂时压下愤怒、羞耻、着急与兴奋交杂的情绪。

  「我……我是在公车上露出的骚货…请您用剪刀剪下我的内裤…好…好让男人们更容易插进我的…我的小穴。」

  「嗯……姑且算及格。来,握住这个。」

  这时有个温热的东西碰到莹雯的右手,低头一看竟然是设计师的阴茎,也不知道他是何时把它掏出来的。

  抱着听天由命的半放弃心态,莹雯只好乖乖握住那还算粗壮的阳具轻轻搓弄。
  「小心别让其他人看见了。」设计师叮咛着。

  其实跟本没其他人看见莹雯正在帮设计师手淫,一方面是车内拥挤、两人又紧贴着,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莹雯的屁股吸引住了。

  嘴上叮咛着不希望自己的老二被看见,但设计师却毫不在意莹雯被看光光。
  只见他大咧咧的把莹雯的毛衣下摆掀到腰部,包覆在两层透明布料中的翘臀立刻被周围的观众尽收眼底。

  「」「嘶~」「」

  惊叹的吸气声此起彼落,人人均恨不得自己是那好命的设计师。

  毛衣被掀起,莹雯岂会没有感觉?但俗话说的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她也只能默默忍受着。

  设计师右手又掏出剪刀,刀锋贴着她的纤腰滑进瑜珈裤、咬合处正巧卡在内裤的裤头上,随着清脆的「喀嚓!」声,一边的裤头已断开。

  手继续往前伸,以搂腰的姿势剪开另一边的裤头。

  然而因为有瑜珈裤的弹性压住,乍看之下内裤倒也维持着原本的模样。
  收回剪刀后,设计师抓住内裤裤头轻轻一抽,那水蓝色的花边布块就轻巧的落入男人掌中。

  随着阻隔一层层地减少,莹雯的臀部愈发清晰可见。

  设计师的「善行」也获得群众低微的欢呼,已有几名癡汉忍不住拿出手机、拍起可能是今年最后也最美艳的春光。

  「骚货,我帮你把内裤剪下来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谢、谢谢……」

  看见设计师理所当然地把内裤收进自己口袋,莹雯也放弃似的叹了口气。
  这时男人的阴茎在搓弄下已滚烫无比,悄悄脱离莹雯的手掌、直逼那湿润的泉穴。

  「呜嗯!?」

  忽然感觉到有物体触碰自己的下身,莹雯还来不及反应,设计师的阴茎已毫不迟疑的拨开肉瓣、进入她的体内。

  「呀!不…不行!」

  坚硬的肉棒在阴道内进进出出,莹雯庆幸自己当初选的这件裤子韧性弹性都特别好,不至於被捅破。

  但这下薄薄的布料便裹着男人的阴茎、在阴道内壁摩擦着,不同於以往的触感让莹雯心荡神驰、身体也在无意间配合摇动着。

  「这样就跟自带保险套一样了呢。」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包着阴茎的那层裤子,莹雯又感觉到一股热流涌上双颊,不看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满脸通红。
  而一旁从刚才就在偷看的癡汉们,又怎么会没发现两人已经「开打」了?
  於是也纷纷伸手想加入战局。

  几只手覆上臀部搓揉着,但另外几只似乎想把莹雯的瑜珈裤脱下来。

  「不行!」

  身上只剩两件防线,要是再被扯掉可就不妙。

  莹雯正想阻止,双手却被设计师抓住。

  「啊!」

  因为阴茎正带着下体部分的布料做活塞运动,裤子只被拉到大腿根部就卡住、无法再往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莹雯白嫩圆润的两片臀肉还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

  这时公车一个大转弯,设计师趁着车内晃动把莹雯又转为背对自己,就这么以后入式加速来回,但一手还是拿着镜头拍下淫靡的交尾画面。

  莹雯双手撑着公车玻璃,从倒影中清楚看见此时的自己:虽然交合处有毛衣下摆遮掩,可说是三点不漏,但脸上的红潮、低微的喘息,被设计过的毛衣开口露出一部份晃动的乳房,衣服腹部的镂空随着自己微微弯腰往下,从花朵的空隙可隐约窥见乌黑的丛林……这景象根本比一丝不挂还淫荡。

  设计师一手拍摄、一手从莹雯腋下刚刚剪出的开口深入,就在衣服内搓揉着她的乳房,同时下身也不停歇、随着车身摇晃忽浅忽深的享受肉壁紧实的咬合,发出「噗啾、噗啾」的声响。

  「啪、啪、啪……」

  「噗啾、咕唧…」

  一阵阵的刺激不停传来,莹雯逐渐卸下防卫。

  『好舒服…好棒……』逐渐忘记自己身处的状况,意识渐渐模糊之下,她也不再刻意压低喘息。

  「啊!啊、啊!呜嗯~对,快一点……呀!好…好舒服…」

  不知何时开始,车内除了引擎声之外,就只剩莹雯的淫叫。

  几乎每个乘客都发现车内有个浪女正被搞着,连司机都刻意放慢车速、从后照镜和监视器欣赏活春宫。

  不知何时,莹雯身上多出数只手,或隔着衣服、或伸进衣服内摸索着艳丽的胴体。还有几个比较大胆的也掏出傢伙,在她身上磨蹭。

  值得一提的是,此刻离莹雯胸部最近、坐在博爱座上的那老人,依旧闭目熟睡、完全没发现身旁这荒诞的一幕,也只能说他没有眼福了。

  「嗯、嗯、嗯、啊!」

  每一吋肌肤都传来刺激,其中尤以下体那根滚烫棍棒的戳刺尤为猛烈。
  望着倒影内女人的晃动,莹雯忽然感觉体内有股热流涌现,这时背后男人也猛然加速。

  「啊!啊!不…不行,要…要出来了!啊嗯!」

  在她高潮的同时,设计师也射了出来,两股热流在阴道内相互碰撞冲击。
  有一部份的精液被布料挡了下来,但大部分还是进入莹雯的体内。

  「呼…呼…」

  设计师拔出沾满淫水精液的肉棒,莹雯无力的摊坐在地。

  拉开瑜珈裤后,原本被挡住的白浊液体汩汩流出,在地板上积成一摊小水洼。
  即便公车司机刻意放慢车速,这时也接近车站。

  算准车门打开的瞬间,莹雯挤出残存的力气猛地起身、从设计师那一把抢回手机,拨开人群冲下车。

  癡汉们见状原本想追上去,但这时更多人挤上车、堵住他们的路,莹雯也快速的混入人群中,徒存倩影与满车贺尔蒙的气息令人回味………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