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12,av12电影网,av12电影天堂,最新av12网址,av12免费在线观看
首页  »  综合小说  »  [母女女犬]
[母女女犬]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母女女犬
 

 
字数:16088
 
  天方山陡峭挺拔,绿树成荫,植被茂密。是理想的避暑圣地。天方市一中高 三、一班的同学,结伴来此游玩,大家开心极了。十八岁正值好玩儿的年纪。平 时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父母的期盼,考大学是他们的唯一目标,怎敢有丝毫的 放松。只有这时,他们的天真热情,好玩的一面才表露无余。
 
  天方山挺拔陡峭,攀登并不容易。男孩们对这此并不在意,反而成了他们显 示男子汉气慨的最好地方。倒是辛苦了女孩子,她们来只是想享受一下久违的大 自然。吃的喝的玩的自然带了很多,背包都是又大又沉,男生们就争先恐后的帮 女生背一起向山上指定地点爬去。
 
  娇小的沈凤谢绝了几个男生的帮助一人向山上爬,逐渐她落在了后面。沈凤 的家在农村,她有两个姐姐,她的父母求子心切才又生下了沈凤,没想到又是一 个女孩子,父母很是失望。同时交纳了超生罚款,使本来生活不富裕的家境更加 拮据。
 
  沈凤自从出生家里人就认为她是多余的,她从小在白眼中长大,但这也使她 职明玲俐,读书用功,初中毕业竟然考上了天方一中这所重点高中。这时,她的 大姐已经嫁人,二姐在天方市打工。她们不时的给家里一些经济补助,家里的经 济条件虽然还是不富裕,一时还过得去,两个姐姐不想让妹妹同自己一样没文化 。极力支持妹妹读书。这使本打算让沈凤缀学的父亲改变了主意。
 
  由于家远,沈凤住在学校的宿舍,平时生活简朴,衣服除了校服就是姐姐们 淘汰的旧衣服,吃的只是食堂里最便宜的饭菜。化妆品对她来说更是奢侈品,连 想都不敢想,长期的营养不良,身体很虚弱。攀登时间一长沈凤就感觉体力不支 ,双脚也累的酸疼,她索性拐下山道,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她发现一棵大树 下有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于是她坐下靠着树休息。凉风吹佛十分受用,她脱下白 色旅游鞋将脚抽出来用手轻轻按摩。
 
  走在最后的陈秀妮老师和李妙老师这时从山下攀了上来,陈秀妮是沈凤的班 主任,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但风韵不减当年,她的丈夫多年前有了外遇,被陈 秀妮发现后他们就离了婚。现在一直单身,虽然她的追求者众多,但她都是一概 不理,所以,同事和学生都认为她假清高。陈秀妮现在和女儿陈雪一起生活。陈 雪在天方一中上的高中,现在已经上大学了。
 
  陈秀妮很远就发现沈凤一个人拐下道,她怕沈凤出什么危险,于是,就来找 她,陈秀妮走到沈凤面前对面坐下,「走不动了?」陈秀妮关心的询问;说完拿 出一听可乐第给沈凤。
 
  沈凤本想推脱,但陈秀妮老师坚持叫她喝,沈凤拿来喝了一口,说:「谢谢 老师,我只是有点累。」说完并没有看陈秀妮,还是自顾自的揉着双脚。
 
  看着沈凤的动作,陈秀妮不禁有些心神不定,在陈秀妮眼里沈凤是非常特殊 的,陈秀妮眼中的沈凤,是非常与众不同的,沈凤皮肤雪白,明眸皓齿,身体已 经完全发育,凸凹有致。双眼中还带着一丝放荡,不是如此仔细的打量却很难查 觉,性感的小嘴有点儿微微上翘,叫人看着老是一副高傲的表情,而最吸引陈秀 妮的是沈凤长着一双美丽的脚,她脚上的皮肤同样光滑如脂,脚趾更是错落有致 的整齐排列着。
 
  自从她和丈夫离婚后,使得她的内心世界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她不再相信男 人,并且痛恨男人,同时,她还发现自己有着同性恋的倾向,而且,还特别喜欢 漂亮女人的美脚,如果看到好看的脚丫,她就会管不住自己的多看几眼,而且有 着想上去舔几口强烈冲动,她早就喜欢上了了沈凤的脚,她一直努力的克制着自 己。
 
  她为自己的这种怪异的想法苦恼不已,而又无法克制,晚上睡觉时她经常会 幻想自己舔着沈凤的脚并同时进行手淫,每次到达高潮后,她都会深深地自责, 觉得自己下流并且肮脏,这使她万分痛苦。
 
  沈凤当然不知道她的这些变化,她还是自顾自的揉着自己的脚。
 
  而陈秀妮现在内心十分混乱,她想逃开,但又无法做到,她贪婪的看着沈凤 穿着丝袜的脚,她甚至无法转移自己的目光,在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学生面前 感到自己是这样的卑污和龌龊,沈凤是这样年轻漂亮,充满活力,而自己已经是 昨日黄花。
 
  就在这时,沈凤无意的将脚向前伸,舒展一下双腿。脚不经意的伸到了陈秀 妮的眼前,陈秀妮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脚汗味。昨天考试太累沈凤没有冼袜子白色 的丝袜不是很干净,刚才长时间行走汗水已将脚底和脚尖的袜子润湿。这令陈秀 妮的心中狂跳不已,这使她更加觉得自己下贱,她只好努力控制自已。而沈凤却 挑逗一般的将双脚不住的晃动。陈秀妮再也按耐不住发自内心的冲动,她一看四 周寂静无人,竟鬼使神差的慢慢跪在了沈凤脚下。
 
  看到自己尊敬的老师跪在自己面前,沈凤呆住了,随后陈秀妮竟毫无廉耻的 用手捧住沈凤的脚,伸头用嘴轻轻的含住沈凤的汗湿的丝袜脚。沈凤吓坏了竟作 不出反应,任由老师去舔。陈秀妮激动地将沈凤的双脚都舔了一遍。沈凤燥热的 双脚在老师的舔弄下十分凉爽,她竟闭眼享受起来……大约十分钟沈凤才从梦幻 醒来,抽出老师嘴中的脚,穿好鞋也不理陈秀妮向山上爬去。把羞愧难当的陈秀 妮留在那里……
 
  陈秀妮的嘴里还留有沈凤脚味,她内心极为混乱,有点不知身在何地的感觉 ,刚刚发生一切是那样真实,又是那样虚幻,只有嘴里还留有的余味叫陈秀妮知 道自己可能铸成大错,她昏昏噩噩的站起来准备离开,但离开前她又仔细的看了 看这个地方……
 
  第二天,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沈凤心情忐忑不安,整整一个晚上,她都为登 山的事所困惑,她不能理解陈老师的举动,她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陈老师? 昨天的事她自己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个老师会去舔村女的臭脚丫,还是不想了 吧,拿定了主意,沈凤加快了脚步。
 
  陈秀妮更是百感交集,她早早就在教室门前迎接同学们了,看到沈凤她感到 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烧,心中一片混乱,她现在就像一个情窦初开陷入情网的少女 ,带着一丝羞涩、一丝回味、一丝烦恼,她低下头不敢看沈凤。这叫沈凤觉得好 一些,她快步的从陈老师身边走过,做到自己的位子上。
 
  中午,陈秀妮把沈凤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了沈凤一个包装漂亮的盒子,并 叫她回家再打开,回家后,沈凤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部新款的红色诺基亚的 手机,虽然几乎所有同学都有了手机,但沈凤却没有,因为她根本买不起,也无 法负担电话费。
 
  看到这个小巧开爱的手机,沈凤开心极了,她把它拿在手里把玩了很久,然 后她又发现了一张手机卡,她按照使用说明安上卡,试着给她姐姐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通了,她只和姐姐匆匆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她又开始把玩这个心爱的小 机器。
 
  沈凤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她开始从网上学习,渐渐地她明白了陈秀妮的这 种行为是恋足,是虐恋的一种,陈秀妮喜欢自己的脚,她决定要利用这个机会, 因为自己太贫穷了。
 
  而从这儿以后,日子一天一天平静的过去了,起初沈凤认为陈老师已经把那 件事给忘记了,不过很快沈凤发现陈老师好象并没有忘记自己,陈老师总是对自 己的生活和学习加倍的关心。沈凤的内心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使她经常胡 思乱想无法平静下来,整日无精打彩,上课时更是聚不起精神,很快这种状况就 在月底的考试中显示出来,平时一向成绩优秀的沈凤这一次考的一塌糊涂。 
  放学时陈秀妮按惯例将班里的几名成绩较差的同学留下,当然包括沈凤,这 对沈凤来说还是第一次。今天是周末学校里除沈凤这几人外就没有人了。陈秀妮 逐一对几名同学出的错误作了分析,并要求重新作一遍。陈老师对工作向来是一 丝不苟的同学们都了解,沈凤是最后一个接受辅导的。她从一进办公室心就突突 的跳个不停,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她发现自己竟有些期盼。另外几 名同学都按老师的要求作完离开了,陈秀妮拿出沈凤的卷纸放在沈凤面前,大面 积的错误让沈凤不禁脸红。
 
  「是我不好!那天……希望你……不要为那件事情而影响到学习。」陈秀妮 小声的说道;平时能言善语的陈秀妮竟有些语无仑次。
 
  沈凤当然知道原因:「我会的,老师。」
 
  「好吧,现在把你的错误重新作一遍吧!」陈秀妮小声说道,说完站起来。 
  沈凤就坐到椅子上开始作了起来,陈秀妮走到门口将门关上,听到暗锁咔的 一声关上,沈凤的心一阵狂跳仿佛就要从口中蹦出一般……这时,陈秀妮竟再一 次跪在了沈凤面前,爬到她脚下。用牙咬住鞋根为沈凤将鞋脱下,又如法脱去了 另一只,然后一点点将沈凤的丝袜脱下,用双手小心的捧起沈凤的双脚。
 
  沈凤觉得脚下顿时凉爽,极度的惊慌过后,沈凤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细细 的品味着从脚上传来的感觉。
 
  『原来我真的喜欢这样,难道我真的这样下贱。』陈秀妮想着,她再也忍不 住,将沈凤的脚含在嘴里,像是在吃难得的美味佳肴。这些天来这种味道一直萦 绕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而且是朝思暮想欲罢不能,这种思念折磨的她万分痛苦 。
 
  沈凤表现的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她把一只脚踩在陈秀妮的腿上,叫陈秀 妮专心舔一只脚,然后,再换另一只,这更加激发了陈秀妮的奴性。逐渐适应的 沈凤还不时的用脚趾夹一下陈秀妮的舌头或用足底在她脸上摩擦……沈凤的作业 终于作完了,将脚从陈秀妮口中抽出说:「我要走了,给我把鞋穿好。」
 
  陈秀妮不敢怠慢给她穿好鞋袜,沈凤现在已经很坦然的接受这个比自己大二 十岁老师下贱的伺候自己,等陈秀妮给自己把鞋袜穿好后,她又说道:「把我的 鞋擦一下。」然后自然地将一只脚伸到老师的面前,沈凤蔑视的看着陈秀妮将自 己的鞋舔得一尘不染后,便走出办公室。
 
  这以后,陈秀妮的防线彻底崩溃了,在几次单独和沈凤在一起的时候,她都 要跪在沈凤面前为她舔脚,陈秀妮很矛盾,她知道夜路走的多了终会遇到鬼,如 果真是在学校里被人发现这个密秘的话,自己的前途就完了,所以她每次都非常 小心。每次她创造出机会,沈凤都会十分配合。
 
  陈秀妮一直想把沈凤叫到自己的家里,可她有顾虑,虽然自己的女儿陈雪现 在住校不在身边,但每次放假,她都是要回家的,陈秀妮不敢冒这个险。这时, 她的一个朋友要出国定居,留下的住房求她待为处理。陈秀妮的前夫给她留下了 一大笔钱,所以陈秀妮就索性自己买了下来。
 
  经过重新装修,换掉了原来的老旧家具,房子显得焕然一新。一个周六,陈 秀妮小心的约沈凤去看房,沈凤爽快的答应了。这一段时间,沈凤每天都要到网 吧上网,在网上浏览有关SM的网页,她看了很多有关女虐女的网文,而且每次 都会看的她高潮迭起。聪明的沈凤很快便了解了陈秀妮的心理,并且有了自己的 想法。
 
  两人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单独相处了,沈凤知道陈秀妮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见 沈凤欣然赴约,陈秀妮当然开心,她开着自己的MINI轿车去接沈凤,房子坐 落在市中心的一个豪华小区内。走到小区入口两个英俊的年轻保安,向二人微笑 致意,这使农村长大沈凤有些手足无措。乘电梯来到二十四层,陈秀妮显得有点 激动,她颤抖的打开房门。
 
  一进屋,沈凤一下子惊呆了,她从小在农村长大,住的是祖辈留下的土房, 来到一中后则是八人一间的宿舍,低矮阴暗。这么漂亮的房子见也没有见过。但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她掩饰着自己的情绪,高傲的走进屋,然后她坐到宽大的 真皮沙发上,『啊!太舒服了!』。
 
  她看了一眼正局促不安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陈秀妮,朝自己脚下努努嘴,陈秀 妮立刻端端正正的跪在自己面前,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陈秀妮,沈凤心里非常得 意,这时陈秀妮想为她拖鞋,但沈凤不想这样轻易地得到,她鼓起勇气给了正要 俯下身给她脱鞋的陈秀妮一记耳光,陈秀妮傻傻的愣在那里,看陈秀妮没有反抗 ,沈凤又打了她一记耳光,沈凤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两记耳光将陈秀妮打得更加死 心塌地。
 
  「主人,奴婢错了!」陈秀妮慌张的说道;她从心底已经将沈凤看做自己的 主人。
 
  见陈秀妮这样说,沈凤露出一丝微笑,这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但她立 刻就板起脸,连续抽了陈秀妮几个耳光,然后用眼神逼视着慌张的陈秀妮,陈秀 妮终于匍匐在沈凤的脚下委屈的哭了起来……
 
  沈凤一见火候到了,便用温和的口吻说:「你应该先求主人,得到同意后, 再为主人换鞋,知道吗?」沈凤已经自然地将自己当做主人了,「主人」沈凤立 刻理解「主人」的含意。她从小在父母的白眼下长大,上学后被同学们岐视她是 一个村姑。现在突然变成城里女人的主人她很快就适应了角色的转变。
 
  「是,奴婢明白。」陈秀妮磕了一个头后说道:「请主人准许奴婢为您换鞋 。」
 
  「嗯……」沈凤高傲的答应了一声。
 
  陈秀妮刚要为沈凤脱鞋,沈凤抬起一脚踢在陈秀妮的身上,嗔怒道:「没礼 貌的东西!」
 
  「谢谢主人!」陈秀妮立刻说道;她处于极度兴奋当中,她的奴性已经被沈 凤完全开发出来。
 
  「那你要怎么谢我啊?」沈凤继续戏弄着陈秀妮;陈秀妮抬起头坚定地说: 「从今天开始,您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沈凤不过是想得到一点钱,好解决自己困窘的经济状况,听陈秀妮这样说, 她有点儿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说:「真的?」
 
  陈秀妮坚定地说:「当然是真的。主人。」接着她低下头又小声说道:「这 里的一切都是您的也包括我……」
 
  沈凤高兴的说:「现在你可以帮我换鞋啦。」
 
  陈秀妮恭敬地磕了一个头后帮沈凤脱下了高跟鞋,这是一双很旧的黑色高跟 鞋,这也是沈凤唯一的一双皮鞋,陈秀妮给她换上了一双崭新的坡跟皮拖鞋,这 更衬托出沈凤的脚的魅力,沈凤今天特意穿了一双黑丝袜。
 
  换完鞋,陈秀妮说道:「请主人参观一下您的房子吧。」
 
  「嗯,好!」说着沈凤就站了起来。
 
  陈秀妮爬到她前面说:「请主人准许奴婢驮着您参观。」沈凤现在已逐渐找 到了感觉,已经确认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她不在犹豫,坐上了陈秀妮的背上, 双腿一夹,陈秀妮便会意的驮着她到处参观。这是一处三室两厅两卫一厨的住房 ,足有一百五十余平,宽敞明亮,家俱全部是浅色格调,家用电器一应俱全。 
  参观完房间,沈凤坐到沙发上,陈秀妮忘情的舔着沈凤穿着丝袜的脚。晚上 ,陈秀妮为沈凤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并点了两支红腊烛,屋内气份很浪漫。 陈秀妮并没有和沈凤同吃,只是跪在沈凤脚下侍候着,这时的沈凤已将陈秀妮当 成自己的奴隶,所以也没有让她,她反道认为奴隶就应跪在自己主人的脚下。 
  吃完晚饭,陈秀妮开着车,带着沈凤回到宿舍将沈凤的东西搬到新房子里, 从此,沈凤再也没有回那个嘈杂、脏乱、潮湿的宿舍,她以女主人的身份住进了 高档的社区,陈秀妮还给沈凤买了很多的名牌衣服和鞋。
 
  每天,陈秀妮精心的侍候着沈凤,每天为她作可口的饭菜。沈凤的衣服都要 她来洗,洗内裤和丝袜都要用手洗,陈秀妮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何以甘愿跪在一个 小女孩儿的脚下作奴隶。她现在对沈凤有了一种强烈的依恋,沈凤的脚更是对她 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时刻想着一刻也不能离开,仿佛就象毒品对于吸毒者一般。 
  沈凤开始采取主动,她经常用从网上学来的一些自己喜欢的方法来羞辱陈秀 妮。她命令陈秀妮在洗袜子和内裤之前要先用舌头舔一遍,由其是内裤档部的分 泌物更是要先舔净的。
 
  而陈秀妮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她只知道自己非常迷恋沈凤的玉足,而不 知道为什么?这也是她的职业造成的,她毕竟是老师,她有自己的尊严,她觉得 现在自己已经很下贱了,虽如此她还是不敢真正的面对现实。而聪明的沈凤却发 现了她的这一点,她知道要想将陈秀妮彻底变成自己的奴隶,光是恋足是不行的 ,沈凤是要慢慢的消除陈秀妮的人格和尊严,直到把陈秀妮调教成自己脚下一条 下贱的母狗。并将她的一切据为己有,这才是沈凤的最终目的。
 
  她开始制定并实施她的计划,她先是命令陈秀妮在家里不准赤身裸体的趴在 地上对着摄像机学狗叫,然后舔自己的脚,有了这些录像带,沈凤发现陈秀妮更 加惧怕自己,因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可以轻易毁掉她一生的东西。她知道可以实施 第二部计划了……
 
  沈凤知道,促使陈秀妮做出这样下贱的事,是因为她体内的荷尔蒙在作怪, 为了叫陈秀妮更加顺从,她开始叫陈秀妮涉及到性行为,一天,沈凤叫陈秀妮躺 在地上,然后用脚给陈秀妮做了一次脚交,看着脚下陈秀妮淫荡的神情,沈凤笑 了起来。沈凤知道每晚自己睡了之后,陈秀妮都会偷偷地自己手淫。她先叫陈秀 妮买来一条女用的贞操带,然后她用贞操带锁住陈秀妮。然后又在陈秀妮喝的水 里偷偷地加上催情药,这下立刻收到了效果,性欲得不到释放的陈秀妮果然更加 下贱,而且她主动地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沈凤管理。
 
  有了录像带和贞操带再加上经济大权,沈凤完全占据了主动,她可以对陈秀 妮为所欲为。沈凤又到性用品商店买了跳蛋、鞭子、狗链、眼罩、手铐、脚镣, 假鸡鸡等虐恋用品。在家时,沈凤不叫陈秀妮穿衣服,叫陈秀妮每天都要赤身裸 体的伺候自己,而她自己除了性感的内衣外面只罩着一件纱衣,腿上穿着黑色的 高筒袜,带着蕾丝吊袜带,脚上穿着漂亮的高跟拖鞋,她知道丝袜和高跟鞋对陈 秀妮的诱惑,而这并不会给沈凤带来任何不便,因为在家里她从不自己走路。 
  陈秀妮总是被她骑在胯下爬来爬去,她很喜欢把陈秀妮作为牲口骑在自己的 胯下,为了叫自己方便骑乘,沈凤还给陈秀妮梳了两根可笑的小辫子,她每次骑 乘陈秀妮时,她都要给陈秀妮带上眼罩,一边用鞭子驱赶陈秀妮,一边揪着陈秀 妮的两根辫子来调整方向,这样,沈凤就可以用呼喝牲口的语言来驾驭陈秀妮, 除了做饭或是非常必要,陈秀妮都是在地上爬。
 
  为了不伤害陈秀妮,沈凤在家里的所有地方都铺上了厚厚的纯羊毛地毯。这 种骑乘羞辱使陈秀妮感到非常屈辱,但同时又伴随着极度的兴奋,这也使陈秀妮 的内心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每天晚上,沈凤都要陈秀妮用嘴给她吃到高潮,沈凤露出了淫荡的本性,就 是睡觉她也用腿夹着陈秀妮的头睡,看着陈秀妮被自己的性欲折磨的六神无主的 样子,沈凤非常高兴。
 
  原来陈秀妮会在晚上偷偷地手淫,而现在,她的性欲被沈凤锁住,无论她如 何下贱的哀求,也很少得到沈凤的恩典,而她渐渐发现,只有尽量讨沈凤的欢心 ,她只要想到一种新的方法令沈凤高兴,沈凤就会叫她得到一次高潮,后来她明 白了自己只能用下贱来换取高潮,她的下体总是湿漉漉的,而每次开锁,沈凤都 会先用绳子把她牢牢地捆起来,然后用脚丫踩陈秀妮的私处,只用几下,陈秀妮 就会到达高潮,而每次高潮后,陈秀妮都会屈辱的留下眼泪,由于服食淫药,她 很快就会恢复高昂的性欲,对于沈凤的任何无理要求,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服从, 她已经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2-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