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4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瓦洛兰大陆,一片充满了不可思议。
 
  三个月前,我和你们一样,绝对不会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种地方存在,但 现在,我相信,并享受这里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的几巴,还有,她的臭脚。
 
  「老大,又射了呢,光是用脚就射这么快,真做起来可要怎么办啊……唉… ………」我的臭脚小副官贝芙丽总是很喜欢这么打击我,虽然我并没有什么天生 神器,也不是什么持久超人,但唯独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有的,无论射多少发,我 都能很快的再度投入到战斗状态,并且,今天来十发,明天又有十发,而且绝对 不会有身体撑不住这种事情,这大概就是我唯一的优势了吧。
 
  而且,这个小臭脚明明知道的,真做的时候,从来都是她先高潮,唯有她那 对简直是世间第一榨精神器的小臭脚,才能把我的精液这样几分钟一发的榨出来。 
  而我被这个小臭脚天天榨的无法自拔的生活,还要从一个半月前说起半月前 说起。
 
  自从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异世界后,我的拼搏努力让我成功在这个世界获得了 一席之地,成立了一个不属於任何势力,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佣兵团,而我,就 是他们的老大。
 
  这个佣兵团里,无一例外的都是以一敌百的强者,除了一个人以外。
 
  初次见面时,她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虽然已经有十八岁,但,从脸蛋 到身材,再到心里,都只是个娇小到不能再娇小的小女孩罢了,就是这么一个小 女孩,出现在了我的招兵会上,本来这种小女孩应该被直接赶出去的,然而,那 一头自然的点缀起她可爱气息的小短发,即使被泥土沾染也无法掩盖其美丽与可 爱的脸庞,还有那双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大眼睛,终究还是让我把她抱到了自己的 房间里进行了一次特殊招聘。
 
  「说吧,妹子,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我不是禽兽,仅仅是为了避人耳 目才将她带到这里来。
 
  「saka老大,我……我的家和我的家人,都被诺克萨斯的军队毁了,我 不想因为复仇而去挑起战争,所以不会伤害到你的兄弟们的,只是……只是我听 说你是个好人,我的家人已经死光了……可是……可是他们还在追杀我……求求 你,就让我呆在你身边吧,只要能活下去,能活下去就好,别的……别的我真的 ……什么都……」
 
  这个小姑娘绝望的跪下,抱着我的大腿,就这么趴在我的腹肌上,大声的哭 泣着。
 
  「好吧,我答应你」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脑勺,企图能让她有那么一丝丝 安全感,就在这时,我才注意到,在这种其他的姑娘都穿着凉鞋,在太阳下炫出 自己美脚的盛夏,这个小姑娘,却穿着一双还带着一圈毛边,明显是冬天才会穿 的长筒靴。
 
  这提高了我的警惕,这种靴子里,随时可能藏着要命的暗器。
 
  然而,后来我才知道,这双靴子里藏着的暗器,远比要命要要命的多。
 
  即使是决定了收留这个小女孩,我并没有现在就完全信任她的想法,所以我 必须检查一下,全身上下都是清凉的夏装,没有什么可以供藏暗器的地方,如果 这个女孩身上有猫腻的话,唯一的可能,就在这双长靴里了!
 
  然而,在我脱下的一瞬间,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中了这个女孩最可怕的 暗器。
 
  那股淫靡的酸臭气味,还有靴子里湿透的毛里和飘出的蒸汽,毫不留情的让 我「肃然起敬」了起来。
 
  「最近我正好也缺个副官,跟在我身边,无聊的时候陪我说说话,出门的时 候陪我逛个街,我想睡觉的时候帮我拒绝几个会议和宴会什么的,就这么简单的 工作,没问题吧?」
 
  「嗯……!」女孩破涕为笑,坚定的声音显得很像一个军人,而手上慌张的 把靴子穿回去的动作,却仅仅是个小女孩罢了。
 
  在那之后,我的生活依然很正常,但我却没注意到,每天的夜里,对我来说 都成了一种折磨。
 
  那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肯和我睡在一起,仅仅是一个房间里,她也不愿意,然 而,她并不怕被我侵犯这种事情,每晚,我都回忆着第一次认识她时,那股酸中 带咸还有一丝微甜的淫靡气味,浑浑噩噩的入睡,哪怕一次也好,我……想再闻 到那股气味,不是偶然的那么一闻,而是将她贴在脸上,仔细的去将她记忆在肺 腔天无绝人之路,终於,有那么一夜,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生。
 
  「老大,睡着了吗……?」
 
  「老大……?」
 
  这是个什么节奏?我正在思念着她的臭脚,而她此时,正好送到了我面前。 
  「怎么了贝芙?」刚打开门,就看到贝芙似乎心情很不好,失落的站在门外。 
  「老大……你……似乎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
 
  「最近,你拒绝的会议和宴会越来越多了,而且兄弟们也总说,很久没见识 到你睡不够的暴脾气了,老大……如果有什么心事的话……可以让贝芙帮你吗? 就算贝芙帮不上忙,也至少说出来让贝芙倾听一下吧……说出来总会好受点的」 
  ………………………………
 
  我……真的要说吗?
 
  会被她觉得是变态吗?
 
  「贝芙没有办法来这里陪着老大,很不好受……如果贝芙天生没有长这双臭 脚的话该多好……」
 
  「贝芙!」突然激动起来的我,把她吓了一跳「就是你这双臭脚的错啊!」 
  「诶……?」
 
  「从第一次闻到开始,你这双臭淫脚就已经迷的老大睡不着觉了啊!就算你 觉得我是变态也好,我就是喜欢你这双又臭又淫的小臭美脚啊!!!!!」 
  将心中匿藏已久的心情一次都发泄了出来,即使想骗自己,也是骗不过的, 眼泪,正随着我的大吼一点,一滴的留下「对不起……老大……对不起……贝芙 ……贝芙要是早点知道的话……」贝芙丽轻轻的脱下了那双让这对小臭脚更臭的 靴子,轻轻的将自己那对柔嫩的臭脚伸到我的面前,熟悉的气味,再度涌入了我 的肺腔,刺激着我的大脑,灵活的脚趾轻轻的划过我的面庞,擦拭着我的眼泪。 
  「老大……你,硬了哦?」
 
  即使是心里一片五味杂陈,这股淫靡的气味,还是让我的老二站了起来。 
  更要命的是,贝芙的小臭脚已经熟练的伸到我的下面,熟练的扒下了我的裤 子,这孩子似乎除了成天闷着一双长靴外,还特别喜欢穿五指袜,而我已经大概 明白了她穿着五指袜是为了个什么。
 
  因为,他已经熟练的用大拇指和二指夹住了我的龟头,脚趾缝正对着我的冠 状沟。
 
  「舒服吗?老大?」
 
  我没有回答她,因为,我完全无法忍耐住的呻吟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而这个小妖精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么熟练的,脱下了一只袜子遮住了我的眼睛, 顺便把味道最重的袜尖放到了我的鼻子下,瞬间我的世界只剩下下体的快感和那 无论何时都那么淫靡的气味了,感受到她柔嫩的美足划过我的嘴边时,我本能的 伸出舌头舔了舔,而她的脚似乎很是敏感,仅仅是这么一舔,就娇嗔了一声。 
  不一会,那只美足便离开了我的唇边,转而攻向下身而去。
 
  虽然她确确实实的就是个小女孩,但是,她脚9上的功夫,绝非一个小女孩 能拥有的,她故意放松的夹着我的龟头,既不会让它滑落,又能够感受到隔着五 指袜的触感,轻柔的刺激彷彿故意在逗弄着我的抚摸,欲擒故纵的快感撩拨着我, 彷彿在心上轻轻的挠着痒痒,偶尔重重的夹着撸一下,措手不及的快感重重的冲 击一下心头让我的声带无可避免的要替不会发声的老二表达一下快感。
 
  完全不需要任何润滑的,我的前列腺液正在疯狂的流出,而贝芙的脚下功夫 随之变招,开始用双脚撸动起了我的老二,时轻时重,时快时慢,五根脚趾和中 间的缝隙总是很好的包裹着我的老二,每次一旦到达龟头处时,轻柔放松的脚趾 就会瞬间夹紧,欲罢不能的快感一波,又一波,伴随着鼻尖的袜子和空气中催情 的强烈气味,冲击的我放弃了思考,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快感和气味还在 提醒着我还活着并且正在被一双柔嫩的臭美淫脚做着专业到不行的足交。
 
  贝芙这小妖精再度变招,不再使用脚趾,而是改用足弓来给我体验不一样的 快感。
 
  粗糙的袜子不停的摩擦着我的龟头上方,而重头戏的冠状沟则被柔嫩的裸足 不停的刺激着,粗细两重天的刺激让我的老二代替大脑发出了宣誓,我甚至愿意 将我的生命、我的灵魂射出来,将我的一切,都奉献到她的足下。
 
  「老大,在一抖一抖的哦~快不行了吗?没问题哟,射出来吧!把你对贝芙 臭淫脚的思念都射出来吧!让贝芙的臭脚丫彻底记住老大的心意!」
 
  小丫头再度用脚趾夹住了我的龟头,重重的夹紧又轻轻放松,上下轻轻小幅 度的撸动,看似没什么感觉的招数,实际上,完全是要把我的精液给全部挤出来! 
  昇天般的快感让我无法再忍受一秒钟,精液有如喷泉般,一波又一波的喷射 而出,而在我射的时候,小妖精的双脚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刺激着我,彷彿是 要把我的存货全都挤出来,在天堂和地狱的快感之间,我整整射了十几秒才终於 得到了解脱。
 
  「呼……呼……」
 
  「老大……贝芙的小脚,舒服吗?」根本就是明知故问的贝芙,拿下了我的 「眼罩」,将我的精液均匀的抹在了自己的双脚上,白浊的液体和黑色的袜子形 成了鲜明的对比,又和白嫩的裸足融为了一体,空气中精液混合着足汗的气味, 让我久久难以恢复平静。
 
  「呼……呼……还用说吗……你……哪学来的……绝世脚法……艾欧尼亚足 球队的李青………也没法跟你比啊……」即使是被榨精过后简直虚脱的身体,我 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开玩笑。
 
  「其实呢……老大……」贝芙把双脚伸到了我的面前,我不知道是什么神奇 的力量在驱使着我,明明是涂满了自己的精液的一对臭脚,我,还是伸出了罪恶 的舌头。
 
  「从小我的脚就特别容易出汗,特别容易臭,就因为这个,我……从小就没 有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就算是家里人,也不能忍受我脚上的气味,於是呢,在 十五岁那年的生日,长年在外工作的哥哥送了我一双靴子,就是我到现在还穿着 的这双,可是,很久没见到我的哥哥似乎没想到我的脚味这件事情,这双靴子我 仅仅是穿出去散了个步,家里人就不许我在回房间前脱鞋,无论去到哪,我都因 为我的脚被排挤了……但是呢,在皮城旅游的时候,我才听说,有的男人,天生 就是喜欢脚,更有甚者,就是喜欢我这种臭脚,他们喜欢闻、舔,甚至会让女孩 子用脚去满足他们的欲望,在那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我会好好练习我的足交 技术,如果哪天碰到我生命中註定的,既对我好,又不嫌弃我的脚臭的男人的话, 我……就会用这双脚让他爽翻天,所以,我买了一个仿生机器人,每天,每天都 在练习自己的技术」
 
  「噗……真是个傻得可爱的孩子……」
 
  「第一次见到老大时,老大突然就脱掉了我的靴子,几乎三年没脱的靴子… …而且,老大你的表情好奇怪的,我还以为……老大是讨厌我的脚味,一直都不 敢脱了靴子接近你,可是没想到,那就是恋足的男人闻到让自己兴奋的味道的表 情啊……现在想来,我该早点发现才是的……对不起……老大……让你煎熬了那 么久,以后只要你想要,贝芙会随时满足你的,你喜欢贝芙的脚味,贝芙会努力 的穿着靴子做运动让自己的味道更浓郁的……所以老大……千万……千万不要丢 下贝芙一个人啊……」
 
  说着说着,贝芙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一个孤独的女孩子,能依靠的只有自 己,能接受她脚的只有自己,除此之外还愿意用她脚爽的,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若是自己离她而去……
 
  「放心吧,贝芙」拭去她的眼泪,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一边许下自己都不 敢相信的承诺,感受着泪水浸湿自己的胸膛「只要还有命在,我就不会离开你的 ……所以……放心吧……」
 
  数十年后,一片曾经是佣兵营地的土地上,竖立着无数的墓碑,而在墓碑的 最深处,有两个墓碑紧紧的靠在一起,在它们中间,连接着一双满是精斑,依稀 散发着一股催情臭味的过膝五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