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谷一觉醒来发觉内裤里湿乎乎的一大片,然后他回想起方才自己在梦中正 在把着瞳子尽情的做爱,耳朵里仿佛还回响着瞳子发出的诱人的叫床声。他梦到 自己粗大的阴茎迅速的在瞳子的阴户里大幅度的进出着,最后他把阴茎深深的插 进阴道的最深处,顶在瞳子的子宫口上急速的射精,接着他便从睡梦中呼喊着醒 了过来。「*** !又射在内裤里了。」神谷一边骂着一边爬起来换裤衩。这个月 已经是第二次因为梦见和瞳子做爱而梦遗了。神谷靠在床板上点上一支烟,静静 的回味着方才梦中的情景,幻想着瞳子的身体,自言自语的说:「不知道瞳子现 在还是不是个处女?整天守着俊夫,吃住都在一起,那么久了,难道就真的没有 发生过什么?要是换成了我,有这么绝色的女友,不管什么时候结婚,我也会每 天把瞳子干得爽爽的,一天干她三次都不多!」
 
  神谷正一个人喜滋滋的幻想着,忽然听到收发机中突然发出声音。他急忙拿 起耳机仔细的听了起来。不一会便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原来他安装在瞳子房间里 的正好把猫眼们计划在明天晚上的偷画行动和撤离路线详细的传送到神谷的耳朵 里,让他听个正着。此时猫眼们计划在明天晚上偷出藏在乡村私人博物馆密室里 的一张传世名画,由于该密室防范严密,而且又与市长有关。所以在计划中泪子 要与市长会面,防止他在该时间内前往密室。爱子引开所有看守保安包括俊夫他 们在内。而瞳子则负责进入密室偷画,并从博物馆四周的密林中潜逃至密林西侧 的黑山谷中,第二天与两姐妹在东京西郊会合。神谷听罢暗暗欣喜,原来瞳子偷 画后撤退所要经过的密林竟好经过神谷在那密林中安设的隐蔽所。那是个谁也不 能发现的秘密所在。待得知一切情报后神谷便提前前往他那密室,去做相关的新 闻报道去了。最近一些日子里密林中总会发现有一些狗熊,野猪和狼出没。 
  猎人们每天都要在一些抵挡增设一些捕猎野兽的陷阱和机关,由于这片森林 十分幽密,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人来到这里,当然这些机关陷阱对于神谷来说实在 是太熟悉不过了,但他也不敢轻易在夜间进入密林,一旦被机关捕获,便是叫天 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搞不好要把命送掉呢。所以神谷一早就来到了他的密室中 静静的等待着猫眼们的行动,说不定还会在需要的时候帮上些忙,赢得几分美女 的青睐也没准呢。
 
  谷躺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叫《心灵咒语》的无聊的书,书里面一个所谓巫师 大谈着如何催眠一个人,并如何掌握及控制他们为自己做事。神谷对这些东西一 向不屑一顾,他除了相信自己以外什么也不信。看得久了,便昏昏睡去,睡了不 知多久,突然闹钟声大作,猛的把他从梦中惊醒。他看了一下表,原来离猫眼们 行动的时间还有10分钟了,神谷连忙坐了起来打开收发机。里面传来了他在博 物馆里安装的发出的声音。果然才到8点,收发机里便传来了一阵嘈杂叫闹的声 音,看来瞳子已经得手了。如果按照她们的计划,瞳子将在得手后十五分钟时经 过这里,神谷连忙打开了他装在树洞里的夜视观察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一但 在瞳子后面有追兵赶到,他也好帮瞳子抵挡一阵。说不定会改变瞳子对自己的态 度呢。瞳子这边果然顺利的得到了名画,并按计划迅速的甩开追兵撤离了现场, 进入到隐秘的丛林之中,急速的向着目的地奔跑着。在月光下宛如一只轻捷的小 鹿,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飘散在头后,象瀑布般飞舞着,修长健美的双腿几乎足 不点地的在密林中飞行着,如同一个矫捷的精灵。瞳子此时正心中庆幸今天的胜 利,回想起那些警察慌乱得如同苍蝇一般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俊 夫这回又输在自己手上,不禁一阵得意扬扬。可突然她感到前方有些不对劲,一 种异样的感觉猛的袭上身来。但在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时,瞳子的身体猛的被 提到了空中,他急忙在空中迅速扭转身体想要挣脱,可脖子上猛然一紧,一股大 力瞬时将她甩了起来,她的两腿只在空中乱蹬了几下后就便不动了,「啪」的一 声,画板落在地上,然后整个树林又归于宁静。神谷扒在观察镜前等了半天,眼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已经超过了预定的十五分钟,可是还是没有发现瞳 子的动静,难道有什么特殊情况使瞳子更改了路线?他在博物馆那边传来的报告 声中获悉瞳子已然成功,并没诶有被发现撤退的路线,他坐在屏幕前纳闷。随手 打开一瓶啤酒自斟自饮起来。两眼不停的盯着屏幕监视着外面的东经,一切是那 么安静,丝毫没有变化。他看了看表,已经是八点五十分了,超过预定时间四十 五分钟了瞳子还是没有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几个小妮子又在玩我?」 
  他一挥手把空的酒瓶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了身边的手机拨着猫眼咖啡厅 的电话,「他们可能此时正在换请他们的胜利呢。」电话通了,一声,两声,… 十声,二十声,没人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神谷纳起闷来,看了看手表, 已经九点了。「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神谷穿好夜行衣,拿起消音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数量,别在身上,以及一把 匕首。在夜里到密林中去如果不准备好防身的工具是极其危险的事。神谷关好门 走出隐蔽所,四周望了一望。林子里很黑,虽然有月光但在这里几乎什么也看不 到。神谷由于特殊的工作原因,练就了一双能在黑暗中看清一切的眼睛,他不需 要手电。「呼~ 还挺凉的!」神谷轻轻叫了一声,虽然是夏天可林子里却始终阴 冷冷的,寒冷的空气使他打了一个激灵,忍不住跑到旁边的树下去小便。尿完了 尿他感觉精神了许多,便开始沿着瞳子的来路寻去。他向前走了一会,饶过一个 小弯,忽然感觉前面隐约有黑影晃动,他急忙俯下身去定睛观看。他看到在不远 处的树下有两道绿光忽闪着,他的脑海中猛的闪现去一个字:狼!没错那正是一 只狼。在树下不停的喘着粗气,而且不时的向上蹿跳着,用牙撕咬着什么东西。 
  看来这家伙正用餐呢。神谷心里念着。我可别让它妨碍了我的路。说着轻轻 掏出消音手枪对准了狼头,「啵」的一声轻响,那只狼扑然倒地。「我的枪法还 没退步嘛。」神谷扬扬得意起来,爬起来继续向前走去。他来到死狼的傍边低头 看了看,子弹击中了脑袋中间,头被穿了一个洞。他把死狼拖起来放到路边,然 后他想看看这狼上窜下跳的想要吃什么?猛一抬头,却见树枝吊着一个黑影,定 睛一看时惊出一身冷汗。他发现吊着的黑影是一个人而且不是别人正是瞳子!原 来那狼蹿起来吃的竟然就是瞳子!神谷急忙上前来到树下,看到瞳子被吊在离地 面一人多高的地方,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皮带,一动不动的。看来被吊在这儿足有 一个多小时了。地上还有她偷来的画。神谷伸手摸了摸瞳子的小腿,已经变得冰 凉,看来已死去多时了。他又检查了一下瞳子的两腿,还很完整,并没有被狼损 伤到,这是由于瞳子的尸体吊的位置较高,狼始终够不到她,只是皮靴表面有被 狼牙划破的痕迹,还没有伤到脚。好在神谷来的及时,不然再过一会要是被狼锋 利的牙齿咬住拖下来,那瞳子可就要让恶狼胞餐一顿了。神谷纵身向上一窜两手 抱住瞳子的双腿想把她从上面拽下来,可上面树枝很大,绑得又紧,加之皮带又 有弹性。
 
  只能将瞳子的脖子勒得更紧,他摽着瞳子的尸体倒想打秋千一样晃来晃去。 
  他摽着瞳子的身子继续爬上,可瞳子身上穿的尼龙丝紧身夜行衣太滑了,双 手抱着还在打滑,他费了半天的劲才抱着瞳子的身子爬上去,双手抱住吊着瞳子 的树枝,用脚踩着瞳子的脑袋翻上树去。他看到吊着瞳子的皮带不是很宽,却十 分结实。
 
  是猎人用来吊野猪而新设的机关。只要野猪一触到机关,皮带就会把野猪吊 到空中去。而瞳子跑过来时由于速度太快正触到机关,皮带回收时弹高了缠住了 瞳子的腰,而瞳子在空中挣扎转体时却使皮带滑脱进而缠住了自己的脖子。瞳子 的身体被带到空中后,身体下坠时的重力使瞳子瞬时便失去了知觉。吊在这里没 过多久,她身体散发出来的肉香便将那只狼招来了。当然在这诺大的林子里象她 这样鲜嫩的食物是很难得的,所以那只狼在树下徘徊了很久也舍不得离去,那狼 用力向上窜去,妄图够到它的美食,总是差了一点,最近也只用牙咬到瞳子的脚。 
  可那皮靴实在结实而且光滑,它锋利的牙齿也只将皮靴的表皮划破。那狼在 下面转了几转后,憋足了劲,准备向上扑去,这回它一定能咬到猎物的小腿,就 算不能将猎物拽下来,只要也能撕下一块肉来填填肚子。正当它向上扑过去的时 候,神谷的枪扣动了扳机。神谷掏出匕首来,一点一点将皮带割断,当割到最后 时皮带被重力拉断,瞳子瞬时从空中掉落在地上,发出「咕咚」一声大响。神谷 迅速从树上跳下来,抱起瞳子的身子,忙解开缠绕在她脖子上的皮带。然后摸了 摸瞳子的脸,冰凉。鼻中已无呼吸。他把手按在瞳子颈部的动脉上探了探,依然 没有脉搏。他把耳朵贴在瞳子的胸脯上仔细的听,一样没有了心跳。所有这些迹 象只能证明:瞳子已经死了。被猎人当成野猪吊死了。神谷无奈的摇了摇头,把 瞳子的尸体扛在肩上,拾起地上的画向自己的密室走去。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 死狼,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死狼过不了夜就会被其他的野兽分食一空。在这 树林里没有尸体能留到明天。神谷扛着瞳子的死尸回到他的隐蔽所里,将尸体放 在自己的大床上。在灯下仔细观看。只见瞳子两眼紧闭,小嘴微开,一小节舌头 伸在外面,这是脖子被勒住而挤出来的。脖子上一圈一圈被皮带勒出深紫色的印 迹,脸色微微发青。乌黑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后面,使她看上去憔悴而见怜。黑 色的紧身衣包裹着苗条的身躯,一动不动的平躺着,仿佛熟睡的美人。
 
               ________
 
  神谷在一旁翻箱倒柜,翻出一根缠绕着钢丝的电棍来,打开开关,随着「嗒 嗒」的声响,一道道蓝色的电光在钢丝上流动着。他跑到床边,举起电棍一下子 杵到瞳子的左乳上。巨大的电流贯穿了瞳子的全身,瞳子的身体被电流击打得疯 狂的抖动着抽搐着。他关掉电棍。把耳朵贴在瞳子的胸脯上听了听,依旧没有反 应。他接着又一次把电棍桶到瞳子的胸脯上,瞳子的身体瞬时象筛子一样抖动起 来。然而依旧毫无成效。气急败坏的神谷,这次将电光闪闪的电棍直接杵到了瞳 子两腿之间的裆上,强大的电流钻进瞳子的阴部,击打着体内的脏腑。但随着开 关的闭合,瞳子的抖动也瞬时停止。沉静再次笼罩在她的身上。神谷颓丧的丢掉 电棍,瘫坐在瞳子旁边。「看来是没救了。」他叹息着,「这回瞳子是真的死了。 
  谁说猫有九条命来的。」他两手向后撑住身体,无意间右手按在了平伸的大 腿上,这感觉让他心里一震。他转过头来看到瞳子安静的躺在床上,仿佛熟睡一 般。而那诱人的胴体此刻正毫不设防的平展在他的眼前。这个平时连碰一下都是 非分之想的美人,这个美得让他终日朝思暮想却无法亲近的姑娘,此刻竟全无抵 抗的展露着她诱人的身子。看着瞳子美艳脱俗的面庞,和她曼妙绝伦的娇躯。顿 时让神谷口水大咽不已。一时心动神摇,兴致大发。
 
  「反正她也已经死了,这尸体是留不住的。不如乘着她的尸体还没变质腐烂 之前,满足一下我自己的需求。我苦苦的追求了她这么多年。就算没福消受那个 活的,能玩玩这个死的也不亏!」想到这儿,神谷淫笑着爬上床去。
 
  瞳子穿的是一身连体的黑色尼龙紧身衣,腰间系着一条宝蓝色的丝带。脚穿 黑色高跟皮桶靴。这一身打扮将瞳子窈窕的身姿衬托得曲线玲珑,而她一头乌黑 的如云长发,越发烘托出她姣美的容颜和飒爽的英姿。神谷迫不及待的压在瞳子 的身上,抱住瞳子的脑袋狂亲狂啃。虽然尸体在外面被吊了将近一个小时,身体 有些发冷。但关节肌肉依然灵活松软。他骑在瞳子的身上胡乱的揉捏亲吻了一气 之后。将瞳子的尸体脸朝下的翻了过去。使瞳子的背部袒露出来。拉开了紧身衣 后面的拉索,然后再翻动着尸体把这件紧身衣和皮靴一并剥了下来。卸去紧身衣 的包裹,瞳子洁白的身子全部袒露在神谷的眼前。
 
  紧身衣的身体没有戴胸罩,只穿着一条浅粉色的真丝内裤。内裤的款式是那 种十分性感情趣内衣,布料的大小只够包裹住女孩耻丘的,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一小丛黑色的暗迹自布料下面隐隐透露出来。她穿着这样可爱的小内裤应该 是为了俊夫吧。神谷暗自琢磨。
 
  灯光下瞳子的身体莹白如雪,细腻光洁。一对花蕾般挺翘的乳房并不是那种 波霸的样子。大小位置都十分合度,饱满而结实。乳房上端两粒嫩红色的乳头仿 佛新鲜的饱满的樱桃果。神谷的视线从瞳子的胸脯滑落到平坦的肚腹上,经常进 行高强度锻炼的腹部没有一丁点的赘肉,平坦而滑顺,曲线从纤腰延伸到下腹。 
 自小巧的内裤下袒露出两条线条极为优美的修长笔直的双腿充满了诱人的气 
  息,又是如此健美。一双纤巧而精致的小脚,堪称精美的艺术品。十个小趾 头可爱的整齐排列在一起。显得娇嫩而又调皮。看在眼里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住它 们。
 
  神谷此刻急匆匆的脱光了全身的衣服,急不可待的骑到瞳子身上。将手掌颤 巍巍的盖在瞳子两只饱满白嫩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搓攥捏起来。力量一点点的加 大。手心里的奶子是那么肥嫩而又弹性十足。可爱的小乳头在他的掌心轻轻的摩 擦着,让神谷神魂颠倒不已。他今天终于摸到了他朝思慕想的瞳子的乳房。这感 觉如此真实的体现在他的手中。他把舌头凑到瞳子的脸上舔舐着,并用嘴含住瞳 子口中伸出的一节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吮吸起来。他用自己的舌头不停的拨弄 着瞳子的香舌,进而用舌头撬开瞳子的嘴巴,将自己的舌头深深的探进瞳子的嘴 里,舔弄着她的牙齿和上膛。他不停的亲吻着瞳子的两瓣嘴唇。体验着和瞳子接 吻的快感。他抚摩着瞳子的身体,含住她的乳房和乳头吮吸着在嘴里搅动着。他 的口水渍湿了白嫩的肌肤,在他的吮吸中不时发出「啧啧」的响声。
 
  他的手沿着平坦的肚子慢慢向下移去。最后伸进了瞳子窄小的内裤中揉搓了 起来。神谷手心里穿来了细软的毛发摩挲的感觉。这感觉仿佛撩拨在他的心里。 
  他的手指在那片柔软顺滑的芳丛中继续探询下去。在一个陡然向下滑落的坡 度中他摸到了两腿间那道细细的肉缝。他的手指在肉缝上轻轻的撩拨着,并用食 指和无名指向两边撩开了那两瓣肥嫩的肉唇,将中指轻轻按压在那粒小小的豆豆 上,那是瞳子的叫人垂涎的阴蒂。他不停的用手指在阴蒂上画着小圆圈,如果瞳 子此时还活着,这个挑逗的方式足以另她魂飞天外。接着他将中指压在瞳子两片 小花瓣里的肉洞口一点一点向里面捅进去。瞳子的阴道口十分紧,一下竟没能得 手。
 
  神谷急猴似的坐起身来,迅速的扒下了瞳子的内裤。展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另 一番景象了。明显经过修饰的柔软亮泽的阴毛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倒三角形,浓密 而整洁的布排在窄窄的耻丘上。两腿间隐约可以看到一条浅粉色的细缝,自阴毛 下隐没入深处。「真太美了!」神谷不禁赞叹起来。他把瞳子的大腿向两边掰开, 将她的阴户彻底的暴露在他的眼前。然后他俯下身去,把脸贴近瞳子的阴户几乎 快要贴在一起。用两手的拇指轻轻的掰开瞳子肥美的大阴唇。露出里面两瓣细摺 的小阴唇和里面嫩红色的裂缝和小巧的阴蒂。神谷忍不住把嘴凑了上去,贴在阴 户上吮吸起来。并用舌头自下向上的舔弄着肉缝。蜜壶里散发出阵阵的芳香,神 谷全身陶醉在其中。这时神谷再也忍不住了,迅速的爬了起来,将瞳子的双腿向 两边大大的掰开,右手握住自己早已肿胀得快要爆裂的爬满青筋的巨大阴茎。顶 在瞳子的阴道口上,用力一点一点地向阴道里面插进去。瞳子的阴道口十分的窄 小,他费了半天劲也没能把阴茎插进去。他气得爬了起来,拿起一个厚厚的枕头 垫在瞳子的腰下,启开了一瓶克罗那啤酒,并掰开瞳子的阴户把瓶子的细口塞进 阴道口内向里面灌起啤酒来。然后他丢开瓶子,再一次握住肉棒对准肉洞用力的 插了进去,由于啤酒起到了润滑作用,这一次他很顺利的把自己近一尺长的粗大 阴茎整根没入瞳子的阴户里。神谷兴奋得差一点射出来。他大声的吼叫着。这一 刻他终于占有了这个让他神魂颠倒朝思慕想的绝色美女性感尤物。他的肉棒一经 没入,瞬间便开始抽插起来。开始了他的奸尸行动。
 
  他在插入阴道的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这点足以证明瞳子已经不是处 女了。「看来俊夫这小子早以得手了!」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干到瞳子 就已经是幸福的了。更令他惊奇的是,瞳子虽然已经死了。可是她阴道壁上的褶 皱却仿佛象活得一样,不停的把他的阴茎向深处牵引。他的阴道壁上宛如有无数 的小手在他抽插时挤压按摩着他的肉棒。而且瞳子的阴道口很窄,象一个小皮箍 样的箍紧了他阴茎的根部,使得他的阴茎受到了很强烈的刺激,能够更加深入的 探进阴道内部。原来瞳子的阴户竟然是传说中的名器!美人加名器,真是太难得 了。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