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3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战胜欲望,反抗到底。
 
  刘青山虽然已经憋得很难受了,但是想到自己会屈服于小鬼子,想想就不甘 心,所以,看了一眼没有上锁的牢门,假意屈服,欢欢的像久美子的胯下钻去。 
  久美子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很好,只要你表现的让我满意,我将给予您 天堂般的快感……」就在久美子得意之际,刘青山突然暴起,一个肾击。将久美 子击倒,由于怕时间来不及,所以没有给久美子致命一击。抄起掉落在地上的丝 袜就飞快的冲出牢门。至于为什么会带走掉在地上的丝袜。这个可能……是一种 说不清楚的感觉吧。
 
  久美子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飞奔而去的刘青山「哈,果然没有那么容 易屈服,这样才更加有乐子,刘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加了料的丝袜·你 可要好好利用~ 」久美子暗暗的得意。
 
  刘青山冲出了牢房,一路小心翼翼。怎么说自己也是特别训练出来的人员, 一般的杂鱼,自己还是不放在心上的。谨慎的逃出了关押自己的监狱,哈,真想 不到。还有再次看到革命胜利的希望……
 
  刘青山连夜赶路,终于在逃出监狱的第三天追上了部队。队伍对于刘青山能 归来显得欢欣鼓舞。刘队长的归来,就像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没有刘队长的 这几天,整个龙泉小队仿佛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领导亲自来慰问刘青山同志。「青山同志,这次多亏了你的掩护,才让更多 的同志逃出升天。大家都非常惦记着你。研究了很多套营救方案。没想到,青山 同志尽然自己逃出了小鬼子的铜墙铁壁,真是好样的。有你这样的年轻人,革命 成功,指日可待!」
 
  刘青山现在越看这个政委越烦,随意的应付道「多亏了党和各位首长的领导, 我才能临危不乱,想办法逃脱。今后一定更加卖力。给予小鬼子迎头痛击!」 
  政委看出了刘青山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想着可能是刚刚逃出来,比较累体力 跟不上,就起身离开了。刘青山看到政委离开,急忙起身相送,待送完政委后, 迫不及待的关上了房间的门。这几天光顾着逃亡。根本没来的急把玩自己逃走时 带上的丝袜,只是把它贴身的收藏了起来。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了,自己可以好 好的把玩了一下。话说自己憋了这么多天了,不发泄一下估计都没有心情继续革 命事业了。俗话说革命是身体的本钱嘛刘青山颤颤巍巍的拿出了贴身搜藏的丝袜, 虽然过去了几天。可是久美子浓烈的气味依然没有消减的趋势,刘青山用颤抖的 双手拿起丝袜,按在了自己口鼻之间,一种混合着特殊想起的足味冲进了刘青山 的脑海……这种香味仿佛能使人上瘾一般,刘青山问道这种味道双目开始变得赤 红,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用空闲的一只手抓着自 己直指天空的下体开始疯狂的撸动……
 
  一个革命的中流砥柱,此刻却拿着一双敌人的丝袜,放肆的发泄着自己的欲 望,强烈的背德感让自己羞愧不已。刘青山慢慢的跪在地上。呼吸着让人迷醉的 足香,撸动着自己的下体。刘青山感到身体越来的越热,乳头越来越痒。他抓其 丝袜的一直脚,套在头上,将脚尖的位置对准自己的口鼻,另一直脚套在自己的 肉棒上边,自己一只手继续撸动着下体,一只空闲的手透过丝袜其余的部分开始 揉捏自己的乳头……
 
  「啊……啊~ 」刘青山不住的忘情的发出另呻吟。太舒服另,前所未有的舒 服,以前自己自渎,幻想的都是那几个黄毛丫头,此刻自己可以用一个妖艳的对 象来自渎,再加上还有久美子贴身的衣物以及……被敌人脚下丝袜征服的背德感 ……
 
  刘青山憋另好多天,这次能这么痛快的自渎,自己不会去克制。所以很快的 变攀上了欲望的高峰。浓烈的精液像决口的一般喷射出来,被久美子的丝袜所阻, 但还是有很多渗出了丝袜,射到另地上。刘青山瘫倒在另地上。一个七尺男儿头 上套着丝袜,肉棒上裹着丝袜,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肉棒。另一只手用丝袜的部分 还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羞辱?耻辱?此刻的刘青山已经完全不像去思考这些了, 这次的自渎,消耗另他仅有的体力,混混沉沉的陷入昏迷……
 
  而丝袜还依然如刚才一般覆盖在他身上,被精液打湿的丝袜,混合着久美子 的脚汗,变成另一种特殊的液体缓缓的改变着刘青山的身体……
 
  另一边……
 
  「说的好听,我们虽然没有拷问出情报,但是没有让他逃跑!!」一名大佐 愤怒的对着久美子喊道「而你!却让他逃跑了。这是放虎归山,着将会让我们部 队遭受疯狂的抵抗。甚至激发他们的斗志!你要你的作为负责!!」
 
  久美子侧开身子,原来这个口水喷得到处都是的废物「闭嘴!你着蠢才,我 怎么做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他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久美子没有才理会这些蠢才。回到另自己的房间,感进门就感到了危险的气 息。急忙想要闪身躲开……
 
  可是,来人的实力高决,仅仅一招就治住了久美子,久美子本来准备玉碎的, 可是,问道另来人特殊的香水……
 
  「彩子,你这样待会可是会被我狠狠的惩罚的哦~ 」久美子无视抵在脖子上 的寒刃,转头冲着身后吹另一口香气。
 
  脖子上的刀刃,在久美子转的时候,就一开了一点。很显然是怕伤到了久美 子。
 
  久美子嘴角噙着笑意,转身过来。贴近后边丽人的怀中。伸手捏着来人椒乳, 「彩子。是天皇大人让你来支援我的吗?还是说……」久美子将另一只手伸到丽 人的胯下。开始扣弄丽人的下体……
 
  只见来人是一名全身转折黑色忍着服的女子。本来冷酷的眼神经过久美子的 拨弄已经变得有些迷醉了……
 
  「啊,不要。我是来告诉你……夏木那边有动作,想要抢功劳……」彩子尽 力的抵抗着久美子的侵犯,可是,终究还是敌不过久美子高超的手法,最后大喊 一声到达了高超。高超后的彩子,跪在地上喘息。
 
  久美子将粘着彩子淫水的手指放进口中舔舐另一下说道「不用担心,我用帝 国最新研究出来的新药浸泡丝袜,然后又将它穿另三天,让药物和我的足味完美 的融合。只要那刘青山用过我的丝袜自慰……」久美子得意的说道「那他最终必 然会屈服再我的脚下……不过现在。我可爱的彩子,你这么远跑过来。还是让我 来好好的疼爱你一下吧……」久美子拉起躺在地上的彩子。像床榻走去…… 
  刘青山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看着自己着羞耻的模样,顿时有 点无地自容,急忙摘下自己身上是丝袜,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看着外边诸位队 员关切的眼神,理了理思绪「哈哈。大家不要这幅表情嘛,老子这不是囫囵的回 来了?小鬼子那点微末的手段。老子那是微微一笑,完全不尿~ 哈哈」
 
  看着队长还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状态,大家将放心「队长,我们要报仇。 这次让小鬼子得意了一下。我们咽不下这口气!」众人鼓噪的说道刘青山看着激 情满满的众人,咧开嘴大笑了起来「好小子们。老子害怕你们被小鬼子吓破卵蛋 了。没想到大家还是很有种的嘛。好说,一会老子将和政委去申请。这次给小鬼 子来个狠的!」
 
  再众人的喧闹下。刘青山很快的找到政委。政委听说刘青山掌握另敌人军火 库的位置和手背情况,经过刘青山努力的游说。终于同意另他们偷袭军火库的请 求……
 
  「久美子这个贱女人。这次老子直接捣毁你们的军火库。看看那边还不让你 滚蛋会你的小岛去?哼,只要你不再了。老子将不需要怕了……」刘青山一边带 领着队伍行进,一边心中暗自想到……
 
  「队长。前边将是你说的山坳了。派出的兄弟回来报告说,那边的守备情况 比较松懈」一名战士跑来报告刘青山。
 
  「干他娘~ 大伙听着,一会按照计划,你们去炸了小鬼子的军火库,老子去 看看能不能抓个大官过来。哈哈」刘青山再来之前就设计好了进攻计划。一切都 再计划中……
 
  很快。部队来到另指定位置。刘青山吩咐另几句。将脱离了队伍,他需要去 擒获这里的负责人,而龙泉小队中,自己的身手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已不宜多带 人,所以单独行动是最符合实际的。
 
  刘青山很快的解决另一名巡逻兵。换上另对方的衣服。堂而皇之的混进另这 个军事重地,经过观察,刘青山很快的发现了军官的办公区域。左突右闪,利用 自己的身手很轻易的摸到了门前。经过屋内的脚步声,刘青山可以确认屋内只有 一个人,机会!绝对不能放过。不过让自己有点疑惑的是。听脚步声。自己尽然 感到有些熟悉,难道……算了,不管了,机不可失,刘青山撬开另房门,冲了进 去,可是,面前敌人让他愣在了原地……
 
  久美子!尽然是久美子!冲进房间的刘青山,看着久美子端坐在椅子上,好 整以暇的看着自己,放佛知道自己要来一样。虽然知道自己落入另陷阱,可是, 自己内心深处看到此刻的久美子,尽然还有一丝丝的期待……混账,自己再想什 么,现在还是赶快研究怎么脱身……诶?自己进来一会了,为什么没有人冲进来? 
  「这里没有别人,刘桑,我可是带着诚意再这里等你,希望我们能够合作」 久美子仿佛看穿另刘青山内心所想。
 
  「呸。想和老子合作。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刘青山啐另一口,狞笑着看着 久美子说道「小美人,上次是老子状态不好,这次你尽然敢一个人来赌老子。该 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了」看着面前娉娉袅袅的女子,刘青山内心有一些躁动, 待会擒下这个小鬼子,自己可以爽一下,把她干的哭爹喊娘也算是为过争光…… 刘青山拉开架势「来来,让本大爷和你练练。」作为男人,这时候肯定是不能先 出手的。即使对方是敌人,所以刘青山只是拉开架势等着久美子。
 
  「看来刘桑是想要考量一下我的实力。」久美子缓缓的站起身来,这是刘青 山才认真的打量另一下久美子的穿着。今天的久美子不子再是牢房中的那副打扮。 而是身着一身马术装。
 
              圖檔圖檔圖檔
 
  高筒靴子,加上骑马裤,完美的凸显了久美子修长的美腿。久美子活动了一 下自己身体,「刚才再骑马,出另一身的汗,不过估计刘桑是不会给我洗澡的时 间另。」说着。脱掉另穿在脚上的长靴,长时间捂在靴子中的玉足此时冒出另蒸 腾的热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将算是穿着马裤,久美子的玉足上依然是穿着丝 袜……那么他里边,可想这双丝袜的味道是多么得……
 
  刘青山内心忽然开始悸动,盯着就没脱下的长靴的玉足看了很久。而下体也 悄悄的变大。
 
  「啊,刘桑,没想到你这么精神满满,要不我们换一种方式来比试?」久美 子捂着嘴,看着刘青山翘起的下体调笑道。
 
  刘青山连红成了猪肝,恼羞成怒「混账。看拳!!」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再 考虑男士是不是应该先出手的问题另。相反,尽快的打倒着女人,将她按到爆干 一顿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
 
  久美子看着已经开始失去冷静的刘青山,嘴角露出了笑意,一边闪躲刘青山 的攻击,一边用语言调戏刘青山「刘桑,刚才你一直盯着人家的脚看?难道你是 喜欢我的脚吗?」
 
  「胡说八道,一个破脚板子!有啥看的!」即使被说中心事,也不能承认, 相反刘青山的攻击变得更加的凌厉了。
 
  这下局势发生另些许变化,久美子没有办法再调笑了,刘青山可是龙泉小队 的队长,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一旦认真起来,久美子已只有堪堪防守的能力。 片刻,久美子将露出另劣势,刘青山不觉的露出了笑容「小娘皮,见识道大爷的 厉害了吧?」
 
  得意忘形的刘青山完全没有注意道,经过剧烈的运动,久美子穿在脚上的丝 袜已经被香汗完全浸湿了,久美子看准刘青山一记直拳的机会身体像拱桥一样后 仰翻身,同时,双腿一前一后踢向了刘青山的下巴。刘青山急忙一个后撤步,虽 然闪开了踢击,可是久美子那双充满汗香的玉足足尖还是碰到了刘青山的足尖, 汗蒸的丝足,将混合着女性特有荷尔蒙的香汗抹在了刘青山的鼻尖。熟悉的香气 瞬间夺取了刘青山的行动能力,刘青山陷入了短暂了失神,久美子自然不会放过 这个机会,后腿蹬地,急冲一步,飞身而起。双脚来到刘青山脸颊附近。久美子 嘴角露出残虐的笑容,双脚雨点般的踩在了刘青山的脸上。刘青山受到了剧烈的 冲击,身体倾斜,久美子看准实际。重重的一脚踩再了刘青山的口鼻之间,利用 自己下坠的力度和体重,将刘青山重重的踩在了地上。久美子一脚踩在刘青山的 脸上,一脚踩在他的胸膛轻笑的着说道「刘桑真是口是心非,只是轻轻的闻到了 我的脚汗,将陷入了失神,还说自己不是喜欢我的脚?」久美子用脚底摩擦着刘 青山的脸颊,笑着说道「啊,对了,刘桑可能只能的不是喜欢我的脚,嗯……这 么说来,您是喜欢我的丝袜呢?还是喜欢我的脚汗呢?」
 
  「呜呜呜!!」刘青山开始挣扎。可是刚才头部被猛烈的一阵重击,加上被 一个人体重踩在脸上。很难说出完整的语句,「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呀」久美 子故意说道「刘桑您知道吗?在我们国家,喜欢丝袜和脚汗的都是不可救药的抖 M变态。」久美子用两个脚趾灵巧的隔着丝袜夹住了刘青山的鼻子。「难道刘桑 也是这种变态吗?」
 
  刘青山的鼻子被夹住。浓烈的玉足气味冲进了自己的脑海。让自己失去了思 考能力。
 
  「哎呀?刘桑难道默认了吗?」看着已经无法思考的刘青山久美子露出了得 意的笑容「作为变态受虐狂,此刻你应该伸出舌头好好的替我清理足底才对……」 久美子开始诱惑着刘青山。
 
  刘青山经过短暂的休息,暂时回过了神。因为被夹住了鼻子。只能张开嘴来 呼吸。可是久美子的话语让刘青山变得犹豫了,张开嘴呼吸,那么将等于默认了 自己是被虐狂变态。如果不用嘴呼吸自己势必会被憋死,怎么办?不能死。自己 还要看着革命胜利,为革命添砖加瓦,再说了,自己是为了呼吸又不是真的承认 自己是受虐狂变态,想到这里。刘青山张开了嘴巴。但是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 了一下久美子的足底……
 
  刘青山的挣扎,久美子尽收眼底,本来想的刘青山最终会张开嘴巴的,到时 候自己再羞辱他一下,没想到他尽然主动舔了自己的足底,哈哈,看来他对自己 中毒还是很深啊。
 
  「啊哈哈。刘桑,你真有趣,一边竭力的说自己是多么正直的人。一边却又 做出这么下贱的举动。」久美子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笑道。
 
  刘青山此时已经羞愧的无地自容,急忙合上了自己的嘴巴。这次将算是憋死 自己也觉不会张开嘴了……
 
  「刘桑,你知道吗?再我们国家有句话叫做——」口が嫌だと言っても体は 正直なものだ「一串日文由久美子的嘴里说出」翻译成中文你们中文的话——将 算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样子。「
 
  久美子神色开始变得严厉。「现在你还再这里装模作样!张开你的狗嘴!」 
  刘青山刚才舔舐了久美子的足底,将久美子足底浸湿丝袜的香汗舔进了自己 的体内,说来奇怪,短短时间,自己将觉得脑袋变得混混沉沉,身体也开始燥热, 下体更是高高的勃起,都快要撑破裤子了。脑袋昏沉的刘青山猝然听到久美子的 命令,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开始执行命令了,乖乖的张开了嘴巴。
 
  久美子冷笑着,将自己踩在刘青山脸上的玉足戳进了他的嘴中。刚才甜美的 味道又回来了,刘青山已经无暇再思考自己是不是变态都虐狂的问题了,开始小 心翼翼的舔舐着插进自己嘴巴的美味。
 
  「哼,贱货,还说自己不是受虐狂。果然不能对你太好!」久美子声音变得 越来越冷「好好给我舔,今天这双丝袜,你必须清理干净。否则……」久美子拿 过一边挂着的马术直鞭,反手一鞭抽再了刘青山高耸的下体上边。刘青山命根子 受到了重击,身体一抖。差点将久美子掀到「啪,啪」又是两鞭「给我稳住,你 这贱货。主人的鞭打是对你的赏赐!」久美子现在完全不再把刘青山当作一个对 手了。此时的刘青山完全已经沦为自己脚下的奴隶了。
 
  刘青山一边忍受着鞭打,一边舔舐着久美子的丝袜玉足。,久美子那汗蒸的 足香被自己完完全全的吞了下去,随着香汗不停的吞入,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 燥热。想要发泄。好想要发泄……
 
  刘青山的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下体。「啪!」久美子狠狠的一鞭抽再了刘青 山的手上。「没有主人的命令,你想干什么!」久美子冷冷的说道「现在的你不 过是我脚下的奴隶,你根本没有资格再碰触自己那下贱的东西。因为那已经是主 人的财产了!现在给我专心的舔脚,你这下贱的消臭奴隶!」刘青山只能继续卖 力的舔舐着久美子的脚指。
 
  「很好。现在让主人来看看你的……」久美子用挑开刘青山的裤链,肉棒很 有活力的跳了出来,「哈,还说自己不是变态被虐狂,被这么的羞辱,尽然这么 兴奋」久美子看着已经肿胀的肉棒,轻蔑的笑道「那么变态受虐狂,想要主人怎 么样来玩你呢?」久美子抽出插在刘青山口中的玉足,用玉足拍打着刘青山的脸 颊说到。
 
  刘青山此刻羞愧欲死。根部没有脸来回答久美子的问题,只能羞愤的闭上眼 睛。久美子看到刘青山不做声。冷笑的说到「哼,都这样,还放不下你那卑微的 自尊。」说着用玉足狠狠的抽了刘青山一耳光。「给我起来。趴好。主人要骑骑 你这倔强的毛驴!」久美子从刘青山的身上下来。站在一旁。整理了一下自己马 术服。
 
  刘青山躺在地上不动,开玩笑,自己唐唐七尺男儿,被男小鬼子女人骑了, 自己还怎么做人,可是,自己的下边憋的好难受……
 
  久美子看到刘青山没有听命令,冷笑道「很好,主人会让你好好的听从我的 命令的」久美子来到留情的肉棒附近,一脚踏了上去。将刘青山高耸的肉棒踩在 了肚皮上,开始抖动。
 
  「哈哈哈哈,贱货,尝尝主人的电气按摩吧!如果你能坚持的住,主人就放 过你!」久美子双手托胸,踩着刘青山的玉足飞快的滑动。
 
  「啊!!」刘青山被突入起来的刺激弄得喊出了声,这种快感如浪潮一般, 一浪接一浪,冲刷着自己脆弱的理智。
 
  久美子仔细的观察着刘青山的表情,看到他双手捂着脸颊,流出屈辱的泪水, 在刘青山即将射出来的时候,久美子拿开了踩在刘青山肉棒上边的玉足「嗯…… 没想到你个这么有骨气的家伙,尽然能忍受我的电器按摩,好吧,今天就这么结 束,放过你,我就当你没来过,你走吧」久美子转过身去,不在看着刘青山。 
  刚刚还在天堂的刘青山此刻仿佛坠进了地狱一般。在临界点的肉棒忽然没有 了刺激,精液回流,自己的将自己的睾丸撑的更加的肿大。射出啦……我要射出 来……
 
  刘青山用颤抖的双手抓着自己的肉棒,开始疯狂的撸动,可是,自己完全感 觉不到一点刺激,刚才久美子的玉足,哪怕是轻轻的碰触自己,自己也像是飞在 云端一般,此刻,自己如此的用力,尽然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快感。恐慌充斥着刘 青山的心中……
 
  「你不用费力了,一个变态受虐狂,还想要自己发泄。现在的你,没有女人 羞辱,根本无法发泄,说到底,你本来就是个被虐狂,所以这才是你应该最好的 归宿」久美子转过身来,用厌恶的表情看着疯狂自渎的刘青山说到「怎么还不承 认吗?来,爬过来,让我踩着你的头试试……」久美子抬起一只玉足,晃动着脚 尖向刘青山说到。那只秀美的玉足像是仙女在向自己招手一般。刘青山不自觉的 爬了过去。将自己的头颅放在了久美子的脚下。
 
  「很好,」久美子将玉足踩在了刘青山的头上「消臭奴隶,现在决定当主人 的坐骑,让主人骑着你去巡视了吗?」
 
  被久美子踩着,自己再次撸动肉棒,尽然可以感到丝丝快感。虽然很是屈辱, 可是此时的刘青山完全想的是射出来,于是,开始卖力的撸动。
 
  看着刘青山只是借助自己来发泄欲望,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要求。久美子很生 气,一脚踢开了还在自慰的刘青山,「贱货,现在给我滚,不听话的奴隶,我不 需要!」
 
  刘青山离开了久美子的玉足,再次感受不到快感,于是飞快的爬向就没的玉 足,可是久美子每次都向是对待垃圾一般,将刘青山狠狠的踢开。
 
  「不要……给我把。让我做什么都可,给我把。我要」刘青山最后哭喊着趴 到在久美子的跟前乞求着久美子的赏赐……
 
  久美子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我说过了,趴好,让我来骑着你兜风」久美子看 着面前已经完全放弃自尊的男人。骄傲的说到「还和我装什么男子汉,现在还不 是像狗一样跪着这里求我!」
 
  刘青山四肢着地,乖乖的趴好等待着被当做坐骑的命运,久美子拿出一双黑 色的丝袜,这双丝袜散发着浓烈的味道「贱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这双丝袜, 你里哪天逃跑时,主人穿着的,直到今天决定去骑马的时候才换下来。现在当做 你的缰绳正合适!」久美子将丝袜套在刘青山的套上,用胯下的部分盖住刘青山 的口鼻,再将丝袜的两条腿勒过刘青山的嘴巴。
 
                圖檔
 
  「哈哈哈。这副打扮还这是适合你呀」久美子拉起缰绳,坐在了刘青山的腰 上。「爬!带着我去巡视!」
 
  刘青山驮着久美子努力的保持平衡,晃晃悠悠的出了门。而久美子也适时的 给了刘青山甜头。骑在刘青山的腰身,垂下的两只玉足灵巧的夹住了刘青山肿胀 的肉棒,随着刘青山的移动,缓缓的套弄着「贱货,想要快点发泄出来,。就给 我爬的快些!」
 
  头上套着久美子穿了很久的丝袜,浓烈的足味冲击着自己的神经,下体又被 久美子灵巧的玉足套弄。刘青山此刻仿佛身处天堂一般,而久美子的命令就像是 女神的呢喃一般,顿时卯足了精神,驮着久美子在四周巡视。
 
  远处传来爆炸的声音……看来龙泉小队的行动是成功了。可是刘青山…… 
  久美子看着远处的火光,皱着眉头「哼,又要被那群废物拿着说事了,不过 ……」久美子看了一眼身下,已经完全被自己驯服的刘青山嘴角露出了笑意「这 边的进展到是蛮顺利的」
 
  「贱货,看来你已经快到极限了!」久美子随着刘青山的节奏玉足有规律的 套弄着刘青山的肉棒「现在,驮我会办公室!」刘青山听从久美子的命令反身放 办公的地方爬去。而这一幕却被不放心队长,赶来的一位战士看到,好在刘青山 头上套着丝袜。浑身赤裸。没有明显的标识「啊,这个小鬼子骑着的人,怎么好 像是队长?」这名战士很是疑惑「看来这里还是比较危险,我贸然进去,可能给 队长添麻烦,还是和大部队会合的好」战士不在理会这里,赶回去和部队会合… …
 
  久美子回头看了一眼战士离开的地方对着刘青山说到「哈哈,贱货,你这下 贱的身姿。可是被最尊敬你的手下看到了,你说他们看到自己最尊敬的队长,像 是一头畜生一般,被敌人当做坐骑一般对待,他们会怎么想呢?肯定是果断的抛 弃你把?你看,他们已经抛弃你了……」久美子开始误导刘青山。
 
  「呜呜呜……呜!」刘青山开始挣扎。
 
  「啪」久美子用手中的马鞭抽了刘青山一鞭。「你现在是主人的坐骑,好好 的做好你的工作!」用玉足套弄了几下刘青山的肉棒「还在做无谓的挣扎,还想 否认吗?听到被自己的手下看到自己下贱的姿态,你的贱根更加的有精神了。果 然,你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死变态。被虐狂!」久美子开始飞快的套弄刘青山的 肉棒。此时刘青山正好驮着久美子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呜呜呜!!!」刘青山颤抖着射出了白浊的精液。精液打湿了久美子的丝 袜,多余的精液射到了地面上……
 
  久美子翻身下马,看着已经快要瘫倒的刘青山说到「废物,一次射精就累成 这样。」久美子看着自己被精液打湿的丝袜。皱起了眉头,抬起脚,将足尖隔着 套在刘青山头上的丝袜,插进了刘青山的嘴里,「给我舔干净!」打湿的丝袜刚 才踩在了地面上,此刻,插在自己嘴里的丝袜,除了久美子的香汗,自己的精液, 还有泥土,强烈的屈辱感,刺激着自己,刚刚射出的肉棒,有微微的跳动了一下。 刘青山隔着丝袜,舔舐着插在嘴里的丝袜。混合这足香、精液、泥土以及……特 殊药物的液体吞进了刘青山的肚子。看着此刻的刘青山。久美子暗自想到,怎么 办呢?是就这么把他变成一只废物成为自己的坐骑呢?还是让他回去再关键的时 候起到作用呢?呵。废物,让我看看你作为人的自尊还剩下多少!如果你自愿放 弃做人的机会,就算放你回去,你也是一只没用的废物。想到这里,久美子抽出 了插在刘青山嘴里的丝袜,傲然的问道「贱货,现在给你个机会。」久美子居高 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刘青山说道「1是将你射在地上的精液舔干净,爬到那边的马 棚,这一生都乖乖的做主人的坐骑。」
 
  「2是现在就套着主人丝袜离去,哪一天再回来向我复仇?」
 
  「呵呵,贱货,主人很期待你的选择呢?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你被我骑 着去击溃你带出来的龙泉小队呢?」久美子在诱导着刘青山射精过后的刘青山稍 微清醒了一些。怎么办?是作为她的奴隶享受一生呢?还是……
 
  1。作为坐骑,度过一生2。转身离开,伺机复仇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