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2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恋足也疯狂第四章:宜兰之夜

  转天便是周六。周玉婷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在宿舍楼一楼大厅等着她。我等了一会儿,见她从电梯里出来,远远的向我招手,我跑过去,她把包递给我,说:「走吧,去我家。」我便跟着她去她的家里。

  坐了七八站捷运,下车走了10分钟,便到了她家。

  楼是90年代末的楼,不算新,但也不算旧,她家八九十平米的样子,很宽敞,因为她不经常回来住,所以显得较冷清。我把她的包放在鞋架旁边,随手拿下一双拖鞋换上。见她弯腰拿过一双拖鞋,我赶紧接过来,放在她脚边,示意她抬脚,我给她脱鞋。

  她穿着一双运动鞋,但是是皮面的,靠在门框上,抬起一只脚,我把住她的脚踝,轻轻握住鞋跟部,用力一拉,把鞋脱下来。她穿着灰色的船袜,鞋口和脚上散发着温热的气息,夹杂着略淡的汗味。她把拖鞋穿好,又抬起另一只脚,我如是前翻,脱下她的鞋,然后把鼻子贴近鞋口闻了闻。

  脱完鞋,她坐在沙发上,打开空调,对我说:「你热吗?」我说:「有点热。」她说:「刚打开空调,一会就好了。你换下衣服吧,我前男友留在这儿一套睡衣,挺薄的,穿着能凉快点。」说着,起身去卧室找衣服,不大一会儿,找出一套灰色亚麻布的睡衣,丢给我说:「换上吧。」

  我起身正要奔向卫生间,她说:「干嘛去?在这儿换吧。」我说:「当着你面换?」她说:「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又没让你脱精光!」我只好当着她的面换衣服,只留内裤。她在我微鼓的裆部用手点了一下,嘿嘿一笑,没说什么。待我换好睡衣,她说:「凉快了吧?凉快了一会给我洗袜子,还有一双帆布鞋给我刷了。」

  见她很可爱的样子,我说:「好啊,快拿出来!」  周玉婷带我走进她的卧室,卧室比较整洁,有淡淡的香味。她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大袋子,塞到我的怀里,我一看,里面全是穿过的脏袜子,好家伙,足足有二十多双!棉袜丝袜各式各样。我惊呼道:「玉婷啊,难道你自己从不洗袜子吗?」

  玉婷说:「洗啊,不过得等没有可穿的时候再洗。直接丢洗衣机一转,就算好了。」我说:「那也不至于这么多啊!」她说:「我都是买好多双留着,然后……」她越说声音越小,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儿,根本没有抬脚让人舔鞋那盛气凌人的劲头了。

  见我笑而不语的样子,她撅着嘴把袋子里的袜子掏出来,一大团按在我的脸上,然后骑到我腿上,把我推倒在床,说:「别在那里笑,快点去给我洗了啦!」我被袜子盖住脸,忽然觉得味道好完美啊,真有点舍不得全部洗净。我还不想被袜子窒息,从空隙中钻出来,说:「玉婷,你怎么不卖原味儿啊?」玉婷说:「什么叫原味?」我说:「不是原味,是原味儿!」

  玉婷小嘴一撅,翻身坐在我肚子上,脚底蹬着我脸说:「我们台湾人不会说儿化音年你不知道吗?说啦,什么叫原味?」我笑着摸摸她的脚,然后隔着袜子亲了一下,说:「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儿,穿过的袜子、鞋等等,都叫原味儿!有人很受用这些啊!」

  玉婷把脚从我脸上拿下去,挠了挠脚心,说:「你们男人好变态啊!」我从脸庞抓起一把袜子,说:「攒这么多袜子不洗的女生就不变态吗?」玉婷从我身上下去,说:「好了啦,赶紧去洗!」我把袜子拿去卫生间,按颜色和种类分了分,戴上皮手套洗起袜子来。其实她的袜子并不是特别脏,小女生毕竟还是爱干净的,尤其是周玉婷这样漂亮且很注意形象的女生。

  几双白色的棉袜袜底略黄,我找出一瓶漂白水泡了泡,恢复了本质的白色。当把近二十双棉袜都洗完,我腿都有点酸了。我把这些棉袜都夹晾台的衣架上,特别壮观。玉婷在旁边看着,说:「哇,你真细心!洗的这么干净。」我有意嘲讽道:「你自己就马虎的洗对吗?」她说:「以前男朋友帮我洗过,后来分手之后就没人洗了,自己随便一洗呗。」

  我说:「男朋友为什么和你分手啊?是不是因为袜子攒太多?」玉婷说:「那时候没攒这么多啦!是因为,因为我总欺负他,然后生气了,就走了……」我说:「难怪……」她在我屁股上踢一脚,说:「难怪什么?哼!」我坐在沙发上说:「好啦,还有几条丝袜没洗,我休息一会就去洗。再把你那双鞋刷了!」玉婷说:「好,我去买菜,给你做饭吃。今晚别走了,明早和我回宜兰怎么样?」我想了想,说:「好啊,正好我没去过!」

  玉婷说:「对了哦,明天下午带你去见一个朋友,咱们公司客服部的美女一枚哦!你不是喜欢舔脚和足交吗,她可以满足你!」我说:「至于说的这么直接吗?」她说:「你连我鞋底都舔过,我还用和你隐晦吗?」她正在穿鞋,见我不说话,拿起一只鞋走过来,贴近我,坐在我的腿上,拿鞋底蹭我的脸,说:「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啊?」我揽着她的腰,说:「没有啦,我挺愿意的。」

  玉婷起身坐在沙发上,穿上鞋,说:「那就好!嘿嘿。」

  玉婷出去买菜了,我拿过她那几条丝袜进了卫生间,本想按在水里,忽然情不自禁的贴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味道很淡,但几条卷在一起,还是足够清晰的。淡淡的香味,微微的脚汗味,皮革味,全都混在一起,让我陶醉好半天。忍住没有进行发泄,便将袜子扔进水里浸湿了,洗洗干净。

  还有一双帆布鞋,比较脏,白色的鞋面已经灰了,但是没有臭味,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刷好鞋,周玉婷正好回来,拎着排骨和青菜。见我全给她洗完了,向我伸开双臂,我上前跟她拥抱下,然后结果她手里的菜,说:「一起做菜?」玉婷说:「不用,你去屋里看电视吧,我自己来就行,很快的。」

  我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觉得比较无聊,瞥见她鞋架上有很多双鞋,便去都拿过来,找出鞋油和鞋擦,该打油的打油,该掸灰的掸灰,当然也少不了闻味道。正忙活着,周玉婷从厨房进来,见我正卖力的给她护理鞋子,坐到我边上搂着我脖子说:「我干脆嫁给你算了!」我推开她的胳膊,说:「别闹!」玉婷说:「没闹!真的,明天带你回我家,你得装我男朋友!」

  我说:「这不闹呢嘛,我是大陆人,你是台湾人,你家里怎么可能同意你找大陆男朋友?」玉婷在我耳边轻声说:「肯定能同意,因为我妈妈就是大陆人!是湖北的,哈哈哈哈!」

  我很无语,只好说:「好吧,就装一回你男朋友。」玉婷说:「如果装得像,以后就是了吧!」我说:「我还得回大陆呢,我在台湾时间并不长。」玉婷说:「那有什么啊,先异地,再不行我给你去大陆也行啊!」

  我捏捏她的脸,说:「再说吧,我先把鞋给你弄好。这真要是娶了你,以后我就成了你『脚部养护师』了!」玉婷坏笑一声,说:「哪有那么复杂,脚奴而已。」说完便跑开了,说:「排骨要出锅了哦,你快点!」

  玉婷烧菜的手艺确实不一般,台湾风味十足。吃饭的时候,她把拖鞋蹬掉,然后穿着棉袜的脚放在我的腿上。我把凳子往前挪了挪,玉婷看到后,也站起来挪了挪凳子,然后又把腿前伸,脚便放在我的裆部了。

  晚上,聊了一会儿天便去睡觉了,她找出一张折叠床放在客厅,说:「早点休息哦,明天早上去宜兰。」她进卧室的时候,随手关上大灯,特地把夜灯点亮。微弱的灯光中,很恬静,闭上眼,发觉我似乎真的喜欢上了周玉婷,即使她让我舔鞋底。

  台北到宜兰,不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按北京来说,这个事间即使乘坐地铁也无法从通州、海淀等地进入市中心。我以男朋友身份去了玉婷的家里,她的父母和弟弟得知我是她「男朋友」之后很热情,没有在乎我大陆人的身份。跟她家人聊了一会儿,便和玉婷出去玩了。玉婷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讲述宜兰的风土人情和各种美食。宜兰临海,空气很清新。

  开车没多久便来到海边,坐在沙滩上远望大海,令人神情舒畅。因为是阴天,海滩不晒,海风略大,所以人比较少。我见玉婷的脚上沾满了细沙,便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她说:「怎么,想舔?」

  我说:「全是沙子,我才不舔。」她说:「鞋底还全是土呢,你怎么去舔?」我说:「那不是你逼着的么?」她把脚伸过来,说:「那我逼着你舔脚!」我说:「你的脚不是一直不让我舔吗?」她说:「你都做男朋友了,就给你这个福利了!」
  我掸掉沙子,舔了舔,很咸。不过应该不是她脚脏的原因,多半是刚才在海里玩的。玉婷笑得躺在了地上,说:「如果很咸就别舔了,等晚上回去给你煮汤喝吧。」我说:「好,你这小猪蹄留着煮汤正好。」说着,我也躺在她身边。
  我说:「玉婷,我发现,发现我真的喜欢你了。」玉婷贴近我,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她的眼睛也很漂亮,她说:「那就做我男朋友吧!」我点了点头。她说:「你在大陆有女朋友吗?」我说:「小时候有,现在没有,不过,比较好的异性朋友是有的!」

  她点了点头,在我耳边轻声说:「以后我不会让你给我舔鞋底了,也不会欺负你,真的……」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那你还带我去找那个客服部的美女吗?」她眨了眨眼,说:「去呀,晚上收拾下东西去她家,然后咱们早上一起回台北上班啊。」我说:「那你忍心让你男朋友被别的女生折磨吗?」她说:「没事,朋友们一起玩玩无所谓的!」

  晚上,跟那个客服部的女生约好时间后,我和玉婷便打车到了她家。见面后,虽然看着面熟,但是叫不出名字。那女生齐耳的短发,染成金黄,人长的很清秀,但是仔细看并不是特别漂亮,即使化了淡妆。与之相比,近乎素颜的玉婷却显得更美了,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玉婷介绍说:「这是客服部的刘冰莹,你们见过面吧?」刘冰莹说:「见过的,只是不熟悉。」我说:「是,见面一看就知道是同事,但是还真不知道名字。
  刘冰莹把我们让进屋,她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我说:「帅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说:「我叫张锋,现在在业务部工作。」刘冰莹说:「嗯,记得你,上次你到我们屋去了,本来想找机会跟你搭讪呢,大概是我们那美女多,你都没顾得上看我。」

  我说:「嗯嗯,真是,你们部门美女太多,总容易漏下一些美女看不到。」刘冰莹笑了笑,说:「以后常来玩。」然后对玉婷说:「婷婷,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人是他吗?」玉婷点了点头,说:「是的,就是他!」

  然后推了推我,说:「冰莹是我好朋友,很多事她都知道,所以你别有心理负担,她今天都准备好陪你玩了!」然后对我俩说:「你们玩着啊,我先去洗澡了。」她这么一说,弄得我俩更尴尬了,见她去洗澡了,刘冰莹说:「那,张锋哥哥,咱俩就开始吧。」我说:「我还有点紧张了,怪不好意思的。」刘冰莹说:「没事,放松些。走,去里屋。」

  我本以为去里屋是指她的卧室,因为这里就她自己住,所以没有外人,但是当我进屋之后我愣了,这里屋居然是一间调教室。冰莹看出我的惊诧,说:「没关系,你别紧张啦,我这调教室就是跟朋友们玩的,只有朋友才能来。」调教室不大,但是很多工具应有尽有。笼子鞭子鞋子绳子铐子,各种针、管、棍、棒,各样玲珑器物,很专业也很整洁。

  我说:「我对这些没啥兴趣,我只想舔舔脚。」冰莹说:「知道啦,不过光舔脚有意思吗?」我说:「有意思啊,有点享受呢。我还真不喜欢鞭打啊,滴蜡啊这些。」

  冰莹说:「那好吧,你先选一双喜欢的鞋,我洗洗脚。」我说:「你不用洗,我直接舔就行。还有,鞋,就你穿的这个人字拖吧。」冰莹说:「你喜欢原味脚?」我点了点头。

  她打了个响指,然后坐在椅子上,把腿伸直,说:「来吧,来舔脚。」我走过去,跪在她面前,然后捧起她的脚正要脱鞋,她一下把我踹倒,说:「怎么还穿着衣服啊?脱光!」我开始有点不适应她这女王范儿,但是慢慢下来,便有点习惯了。

  我赤身裸体的跪在地上,而且因为她脚不往高抬,所以我跪得很低,这种姿势很累。舔她脚时,她另一只脚不由分说的挑逗着我的下体,甚至让被她弄硬的下身插进她脚和鞋之间。

  我慢慢找到了感觉,其实舔脚也能做得更完美。虽然她没有洗脚,但是脚不脏也没有味,只是脚部皮肤略干,大概与她穿人字拖有关。也正因为她脚部皮肤干,所以舌头很快就干了,分泌好几次唾液才算舔完。

  见我舔完脚,她说:「躺地上,我给你足交,然后你给我舔拖鞋!假如在你射出来时拖鞋没舔完,我用鞭子抽你!如果拖鞋舔完了还没射出来,我还用鞭子抽你!」这时,门外响起了玉婷的说话声,她说:「冰莹,你不许用鞭子抽他哦!」冰莹说:「我不管啊,没达打到我要求我就要惩罚。」

  说完,也不再回答玉婷的话,而是专心致志的给我做足交。我手里拿着她的拖鞋舔着,然后下体被刺激着,当然无法忍到最后,一个不留意,就没控制好,释放出来了。而刘冰莹也没有用鞭子抽我,而是在我继续舔的过程中,她用脚又给我弄挺了,只是没有再加一把劲的释放。

  舔完拖鞋,她不再用脚继续折磨我的下身,而是用几张湿巾擦干净脚,穿上了人字拖,然后又帮我擦下面。各自休息了一会,才准备回客厅。

  回到客厅,我头靠在玉婷的肩膀上,对她说:「亲爱的,我差点被冰莹姐姐折磨死。」冰莹在边上笑道:「怎么折磨你了?最简单不过的舔脚和足交,你就这么痴迷!」顿了顿,她说:「你是喜欢原味对吧,我知道有一间『原味恋足馆』很适合你这样的人。」

  说完,去翻出一张硬纸片递给我,一面是电话和「原味恋足管」的名字,另一面是位置示意图。冰莹说:「这间恋足馆以原味脚和穿原味鞋袜为主调,不过得提前几天预约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