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贵妇悲哀]

贵妇悲哀

  奴隶市场设在一个秘密的郊外的空房子里,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男人,他们或者是来买个奴隶回家,或者只是找点乐子来玩,或者只是好奇来看看。

  这里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奴隶一向是被绑在木桩上,全身披着大斗蓬,身边放在介绍奴隶的文件,文件上标识着奴隶的各项资料和价格,若有兴趣的可以和卖家讨价还价,一般是价格的百分之一,可以看一看奴隶的全身,而决定要买的话,只要付出价格的十分之一就可以把奴隶拉到一边的空房间去做全身的检查,由卖家提供全套完整的医疗器械。若决定购买,这钱还可以免除。但是在检查过程中,会有人严格的看守,不允许买主有任何的毁损奴隶身体的行为,一经发现,就视同购买,必须付钱。

  有一些人,并不是真的想买,但是却想看看奴隶的身体,于是就付钱来摆弄一下奴隶的身体。卖家也不介意,反正有钱赚,顾客永远是上帝。

  奴隶市场中央的地毯上,跪着三个赤身裸体、披枷带锁、双手被反绑的美女!不用说,她们就是今天要出手的「货色」──大齐前王皇后、荣妃和她嫂嫂黄氏。
  这三个女人完全赤裸着,一律戴着百斤重的撅腚大枷,被以最正宗的「紧缚」手法牢牢捆绑,绳子在她们胸前交叉後,将她们背在背後的双臂紧紧绑牢,同时将她们丰满的乳房勒得格外凸出出来!

  这三个女人已经知道了她们今天的命运──即将被做为性奴隶卖给陌生的买主,所以都又羞辱又害怕地低着头抽泣着,却又不敢有半点反抗,直挺挺地跪在地毯上的样子显得格外哀怨和性感!

  灰老鼠贪婪地睁大着眼睛,好像想一口将这三个女人都吞进去似的。而他身边那位「亨特」先生也喘起了粗气,一副色迷迷的嘴脸暴露无遗。

  「亨特先生,您亲自验验货吧。」方威冷冷说道,言语中似乎很舍不得的样子。

  亨特没有客气,先朝着身材最高大健美黄氏走去。

  他先用手托起黄氏轻轻抽泣着的脸庞,看到黄氏美丽的泪眼和脸庞,立刻惊喜地吹了声口哨。他又用手抓住黄氏胸前被绳子勒得鼓鼓的赤裸双乳,这对丰满结实的乳房柔软而又充满弹性,显然使他很满意。

  接着他走到黄氏背後,将被反绑双臂的黄氏一下推倒,然後从後面仔细把玩着黄氏赤裸丰满的屁股和身下那两个迷人的小肉洞。亨特将一根手指插进黄氏的肉穴试探了一下肉洞的松紧,又插进黄氏的屁眼抽送了几下。

  「不……啊……」

  黄氏敏感而娇嫩的肉洞被这「买主」如此大肆玩弄,立刻羞耻难堪地呜咽呻吟起来,耸动着圆润赤裸的双肩、悲哀地抽泣的样子显得越发性感!

  「成交!!」亨特拍了拍黄氏丰满雪白的屁股站了起来,满意地用大声说道。
  接着亨特又熟练地「检查」了一番黄氏身旁的王皇后,然後失望地摇起了头!
  「这个女人被『使用』得太厉害了……」他嘟囔着。

  王皇后因为是制造了方威的「冤案」的罪魁祸首,所以她受到了拷打和折磨也比其他那两个帮凶残酷得多,以至於现在她的身上还到处可见未痊愈的可怕鞭痕、屁眼和贱穴也被反覆地残酷奸淫搞得松弛得很,再加上她的姿色本来也比荣妃差很多,所以难怪亨特会这麽说。

  「50%,OFF!!」方威生怕王皇后的买卖会泡汤,大声喊道。

  「嗯?」亨特显然被方威如此「出血」的出价吓了一跳。

  他惊异地看了看方威,又看了看脚下跪趴着的王皇后那成熟丰满的肉体,赶快点头表示同意。

  毕竟王皇后也还算不错的货色──只是稍微「磨损」得厉害了一点,但丰满细嫩的皮肉只要保养一下还能复原,相貌也属中等以上嘛!

  亨特则面露% BB1最後一件「货物」──大齐前贵妇荣妃。他仔细看了看跪在地上、害怕得浑身发抖的荣妃,忽然惊叫起来!

  荣妃的卖身价格是太高了,几乎是没有人能买的起,但是检查身体和看一看的价格却是很多人都能够接受的。尤其是荣妃那么漂亮。更加激发着男人的征服欲,无不想去玩弄一下。但是价格不正常的时候,大家又都会怀疑起她的真实性。很多人只是观望着,怕是个什么圈套,毕竟奴隶的主人是他们所惹不起的。
  终于,色胆包天的亨特,走了上去。交足了定钱,然后同助手夫子抓住荣妃脖子上粗粗的链条锁,就往后面的屋子里面使劲的拽。荣妃身体被困住,不能伸展开四肢,只能跪在地上爬行,但是依然拼命的挣扎着,要去反抗,嘴里也被口球堵住,只能发出呜咽的生硬,但是不能怀疑的就是声音里的愤怒和不驯。
  后面的打手,用皮鞭驱打着荣妃,还有人帮助那个男人去拉荣妃,几翻搏斗,终于把荣妃拉到了房间里。脱光身上的衣服,几个人过来,把荣妃按在检查床上,固定好四肢,还有乱动的身体,臀部被垫高,好方便检查。

  「把屁股撅给我们看」荣妃只好在夫子面前高撅屁股,手同时揉搓自己的乳房。

  亨特站在荣妃面前,将荣妃按在股间开始口交,荣妃跪在地上,屁股还在按照节奏扭动,将一枝红玫瑰插进荣妃的批眼中,「这才叫批眼开花呢?」夫子的阴茎也捅进荣妃的小穴内。

  把屁股抬高。」亨特在荣妃撅起的两片大屁股上「啪啪」的拍了两下。
  荣妃乖乖地马上把屁股抬高。

     ***    ***    ***    ***

  荣妃的喉咙被肉棒深深地利入,而用膝盖跪在地上支撑着屁股高高地举起来,亨特把她的膝盖左右尽量拉开,让她的私处露出更多,迷人的玉足脚心朝上。
  像荣妃这种大美人,只要被看到屁股,等於就是一大猥缩了,何况现在连屁股眼也露在眼前,屁股穴左右两旁还长有一长条的耻毛,而裂缝也看得一清二楚的,而且那里早已被流出的淫液所润湿,而红色的肉壁更放出女人特有的香味。
  这恰是发情的母狗,正在等待公狗的冲击,双方的性交,倒不如说:「交尾」还来得贴切。

  亨特早已全裸,他双手紧抱着荣妃浑圆的屁股并跪了下来准备交尾,他将那贲张的前端先行滑入裂缝中,那龟头好像被吸入一样,深深地埋入里面,这种性交姿势,完全像动物一样。

  「啊……我不要这样子……」荣妃受到惊吓,吐出肉棒哭泣着。

  「要很高兴地夹紧。」

  亨特整支肉棒已插入里面,采取这种姿势,更易深入到子宫口。

  「啊……」荣妃忘我的扭动腰部。

  「哦!不要摇得太厉害,要不然我快要爆发了。」

  夫子抓住她的头发,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地挤入荣妃的口中。

  「双方都要最好的服务。」

  「嗯……嗯……」

  被抓着头发而前面摆动着,荣妃早已噎着,眼泪直掉了下来,但她仍用舌头去舐夫子的肉棒。

  亨特被荣妃的秘肉挟得紧紧的肉棒,开始慢慢抽动着,双手紧握住她的腰部,自己也使尽腰力把肉棒刺到子宫口中。

  荣妃的喉间不停地发出呻吟声,腰部也扭转着,光滑的背部全是汗水,闪闪发亮。亨特看着这个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大美人同时与两个男人性交,那雪白的后背,纤细的柳腰,肥大展开的屁股,兴奋的用力猛捅荣妃的的小穴,荣妃的大腿撞在荣妃浑圆的大光腚上,发出噗噗的声音,荣妃随着亨特的冲击,迷人的裸体前后剧烈摇摆,那双丰满肥大的乳房垂向地面,前后猛烈摇摆,引诱夫子与亨特抓住揉搓玩弄。

  亨特后面猛捅一下,荣妃就身体向前猛冲一下,那樱桃小口中的夫子的大鸡巴一下捅进荣妃的喉咙内,荣妃在两个男人的前后夹击中,头发乱抖,只能用鼻子发出悲鸣。

  亨特眼前是那害羞的屁股眼,而前面阴道口的爱液更是不停地流了出来,用手指去摸它时,腰部会扭动的更厉害,而膣壁也挟得更紧,亨特索性用食指蘸些爱液,一下捅进荣妃那迷人光滑的小屁眼中,荣妃屁眼一紧,夹紧亨特的手指,亨特满意的用食指在荣妃的腚眼中来回抽动。

  「喂……别忘了我……」

  夫子骂道,荣妃饮泣着,脸部的动作更加激烈,那上下冲击的力量,使她的魂魄为之消散。

  「啊……已经不行了……」荣妃放掉含在口中的肉棒,脸部摇着叫道。
  「要含着我的肉棒,让我射精。」夫子强硬地把自己肉棒挤入她口中。
  荣妃不停地啜泣着。

  「嗯……嗯……」

  她已翻白眼的脸,不停地摇着,那动作好像机器一样。而亨特贲张的肉棒,在荣妃阴道肉壁的痉挛中收缩着,夫子也在那甜美的感觉中,一举爆发。

  「呜……呜……」

  夫子把身子拉出来,荣妃已翻白眼,口中全是泡沫,光溜溜的像面条一样软软的趴倒在地上。

  亨特把还在恍惚中的荣妃的大腿张开,一举贯穿。

  夫子则用双手去抓住那快要崩溃的荣妃的乳房,好让她的腰用力,荣妃饮泣着,渐渐地腰部也会配合着磨着。意识早已朦胧,只剩下官能在燃烧。

  看到那表情,亨特也爬到床上,抓往她的头发,把她的脸向着自己肉棒。虽然刚才射精,但它似乎又慢慢地在长大了。

  「你敢冒犯主人,现在罚你为我们舔肉棒,还有脚趾头!」荣妃被迫跪在两个男人面前,光着身子在男人股间轮流服务,将刚才玩弄自己的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舔干净。手指还在自慰,而且体内那种狂燥变得更加强烈,让她欲疯欲狂。
  「我们的高傲的贵妇还是放不下大美女的架子,但是我们的精液是催化剂,会让催淫剂的效果发挥的极致,即使是处女也抵挡不了,何况你这个天生的婊子!」
  果然正在口交的荣妃,跪在夫子面前,两手却开始挤压自己坚挺的巨乳。
  「怎麽样,荣妃,还是乖乖的为我们服务,不然解药永远不给你!

  「我为你们舔脚趾头」听到自己的声音,荣妃最后一丝尊严彻底被击溃了,面对夫子伸过来的脚,荣妃忍受着恶臭,将夫子的大脚趾含在口中,用舌头舔着;两行泪水流下来。

  「啊,太美妙了,贵妇为我们舔脚趾,」看着荣妃在跨下尽心的服务,夫子知道这个大美人彻底驯服了,「要表现的很愉快,为了这一天,我两天没洗脚了,要连脚趾沟都舔干净,知道吗?」

  荣妃只有用鼻子的哼鸣来回应。

  「我有脚气,荣妃的小舌头给我舔的好舒服,以后就用大美人的唾液为我治脚气,荣妃你要好好为我舔脚趾呦。」

  亨特的肉棒又膨胀了,看着荣妃的美女狗一样的趴在地上,下体插着振动棒,高撅着大光腚,屁眼中还插着胡萝卜,愉快的为男人舔脚趾。而自己与夫子在惬意的喝着啤酒,真是梦中的景象。他对夫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荣妃也将袜子脱下,「一会也要拜托荣妃舔干净,我今天也没有洗脚。」
  整整一个小时,荣妃都在为男人舔脚趾中度过,当把四个脚,二十个脚趾,甚至脚心、脚后跟都添净后,荣妃在催淫剂的折磨下已经爬不起来了。夫子与亨特让荣妃在马桶前跪好,命令荣妃「分开两腿,用手揉乳房」。

  荣妃在玩弄自己的大奶子,夫子与亨特将肉棒对准荣妃美貌的脸蛋,夫子用手揪住荣妃的马尾辫,让荣妃仰着面孔,两个肉棒在美女的脸上蹭来蹭去,「现在求我们把你需要的东西喷到你头上。说的好听点。」

  「请把您宝贵的尿撒到我这个骚货的嘴里,请赐给我您的尿液,让我喝您的小便。」

  「不愧是荣妃,真会说话。」亨特先向荣妃的脸上喷出了小便。

  夫子也撒出了积蓄已久的小便,听着小便撒进荣妃小嘴中的「哗、哗」声,看着荣妃口中的泡沫,两个男人故意将小便淋向荣妃的头上,荣妃在两股尿液中洗澡,小嘴追逐着男人的小便,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腥骚混黄的尿液,小便从脸上,头发上淌到乳房、臀部,顺着大腿浸入丝袜,流淌到地上,那份温暖让荣妃忍受不了。

  当荣妃将夫子龟头上最后一滴尿液舔干净后,亨特将荣妃下体的振动棒与胡萝卜拔出来,荣妃躺倒在地上,体内的狂燥也平息下来。

  「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你已经被我们买了,从此是我们的性奴隶,下面就是陪我们洗澡,继续挨操!」

  大齐前王皇后、荣妃和黄氏被亨特带到奴隶庄园,作下贱的奴隶,但王妃阮滢并没有放过她们,经常派人到庄园对她们进行拷打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