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450
 

               第十一章
 
  「你敢,还来劲儿了是不?」姐姐似乎有些生气。
 
  「害怕?没信心啊?这也是一门艺术嘛。呵呵。」林哥仍不死心。
 
  「不许再说了,再说我生气了。」姐姐嘴一蹶,「你喜欢你老婆给别人看啊? 再说,万一被熟人看见了,那多丢人?」
 
  林哥看了一眼姐姐,没有再说这事,很快把话题转移开了。他仔细地整理了 一下地面后让姐姐平躺了上去,站起身子看了看,又弯下腰捋了捋她的头发,确 定完美之后站起身将镜头对准了躺在身下的姐姐,姐姐一脸笑容,不时做着挠首 弄姿的动作。
 
  「好,漂亮,腿再曲一点。」林哥边说边移动着身体,但镜头始终都留在姐 姐的身上。照了几张,姐夫蹲下身子将相机放在了一旁,把手放在了姐姐白的大 腿一边轻抚着一边笑着说道:「来,亲爱的,把小内内脱了吧。」姐姐扭捏了一 下,任由林哥把手伸进了她的裙间,她的脚正朝着我的方向,很快,承受着姐姐 的屁股一蹶,林哥便将她的内裤褪到了膝间,姐夫将内裤放在了一旁的草丛里, 让姐姐卷曲着腿,将裙边往上拉了拉,洁白而修长的双腿和着绿绿的青草,画面 亮丽。姐姐的裙摆已经拉过了双腿根部,白皙的皮肤上展现出了黑色的卷曲阴毛, 淡淡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茫,侧过身去,姐姐丰满圆润的臀部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伸过一只手放在屁股上,用手轻轻拍了拍,那「啪啪」的清脆声响听得我兴奋 异常,鸡巴也不由得硬了许多。林哥俯着身子,几乎是爬在了离姐姐脚一两米远 的位置,对着她的腿往上将整个人收在了镜头里,姐姐默默含笑看着一会儿看看 远处,一会儿看看林哥。林哥将头靠了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白润的屁股,将 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按下了快门。
 
  「这就是比晚上好,看着也漂亮不少。」林哥笑着说道,可并未停下手里的 动作,姐姐站起身,站在原地转着圈,短短的裙摆随着她身子旋转起来,逼逼在 裙下若隐若现,甚是诱人。看着不远处的两人,我已悄悄地掏出了鸡巴,在尽量 不惊动四周草丛的情况下用力耸动了起来。
 
  林哥蹲着身子,姐姐一会儿挑着裙边露出下体,一会儿蹶着屁股展现美臀, 明显看得出林哥的阴茎已经发硬,早已将裤子顶了起来。
 
  「喜欢吗?老公。」
 
  「那还用说,真性感,真漂亮,我的骚老婆,我就喜欢你这么风骚、胆大的 浪荡,呵呵。」林哥说着用手抓了一把自己的阴茎,「看得我恨不得按住就操你。 来,老婆,把奶子再拿出来秀秀。」说着,他走到了姐姐身旁,将手伸向她的后 被将拉链往下接去,随着那V字型开口变得越来越大,姐姐光洁的背部露了出来, 她正要将手臂退出来,林哥急忙止住了她,而是解开了她内衣的带子,又将挂在 带子上的小带子扣退了出来,这样一来,用不着脱下裙子,姐姐的胸罩便被脱了 下来。对着光洁的后背,姐姐回眸冲林哥一笑后,她又回过头去,将裙子拉得更 低了些,因为背对着我,我只能想象那另一面的画面,我想此时此刻,林哥的镜 头一定在对准姐姐的奶子不停地按着快门,一会儿后,姐姐双手托奶转过了身, 粉奶的乳头高高翘起,深深的乳沟在两座山峰间往下延伸而去。
 
  「老婆,流水了吗?」林哥笑着说道。
 
  「我看你才流水了,你看你裤子都快破了吧,呵呵。」姐姐笑了笑。
 
  「是啊,它想吃你的肉了呀,对吧,兄弟。」林哥说着用手拍了拍自己腿间 的鸡巴,冲姐姐说道:「那你还不喂喂它吧。」
 
  「哼!」姐姐说着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林哥跟在她的后面,两人的身 影慢慢走上了一个更高的地方。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蜿蜒向远方,?山连着山, 树挨着树,没有车流的嘈杂,没有喧嚣的人群。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两 人,手上做着重复的动作,林哥仍在玩弄着姐姐的身体,仍旧兴趣不减地拿着相 机,姐姐似乎也来了性欲,开始用手在林哥胯间抚动,并把他的拉链解开,将林 哥的鸡巴掏了出来,逃脱了束缚,他的鸡巴一下子跳了出来,硬梆梆地挺立着, 「哈哈,看你心急的样子。」姐姐笑着说道,林哥认真地看着姐姐用手握住她的 鸡巴来回抽动着,一边拍照,一边念道:「爽,老婆,真爽,你真骚,你就是一 个骚货。来,给本大爷吹吹。」
 
  姐姐看了林哥一眼,转身飞快地跑开了,姐夫一愣,急忙举起相机,对着奔 跑的姐姐按着快门,姐姐白裙在绿草间飞扬,两颗奶子摇摇晃晃,裙下的阴毛随 风飞扬,嘴里发出「呵呵」的笑声,感到很是开心,脸上洋溢着一脸的幸福。 
  林哥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姐姐的手,那鸡巴仍旧涨得大大的,「老婆,弓腰 掰逼来一张,然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
 
  姐姐在背对着我的方向张开了双腿,整个身子向前一倾,屁股一蹶,将裙边 捞向了腰间,露出了丰满圆润的屁股,然后将双手分别放在两边屁股上拍了两下, 「Comeonbaby!」她笑着说着将屁股向两边拨开,掰开的股沟深处, 她逼逼的细缝被掰开了,露出了里面粉嫩而诱人的小鲜肉,我吞了口口水,津津 有味地看着她那团粉粉的东西,要说前几次见过她的逼逼的话,那只是包裹在外 面的东西,她的真正的阴道从来没有看见过。只见林哥满意地看着姐姐露出的骚 逼,站到她的身后,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姐姐的身子轻轻地扭动着。
 
  「好舒服,好痒,老公。」
 
  「有没有在家里床上爽,肯定更爽吧?」林哥问道。
 
  「嗯。」姐姐点了点头,已经看得出林哥的手指头已经有了水渍。姐姐伸出 手握住林哥的鸡巴,抽动得更加用力了。两人侧了侧身侧对着我,林哥将姐姐肩 膀上的裙两向两边拨去,让她弓着身子站在自己身前,姐姐的上身已经全裸,两 颗丰满白皙的奶子自由落体般垂向地面,摇摇晃晃,很快便被林哥伸手握住开始 来回搓揉。姐姐不时用屁股触碰着林哥的阴茎,林哥也只是将阴茎放在她的股沟 上下摩擦,就是不肯插进她的逼里。姐姐似乎有些心急了,伸手握住了林哥的鸡 巴便往自己逼逼的位置送。「要不我把裤子脱了吧。」林哥说道。
 
  「不,就这样很刺激,很过瘾,我就要你只露出鸡巴插我。」姐姐说道。 
  「我要照我操你的照片,我要操你,你这骚货,骚婆娘。」
 
  「来吧,我是你的骚货,你操我吧,干我吧。」姐姐说着把林哥的鸡巴塞进 了自己的逼逼里,「啊,好爽,骚男人,干我,干我,快用力插我,日我吧,我 要……我要你……我喜欢你在这野地里干我,我要和你野战!快,插我吧……啊 ……,啊……」姐姐背过后用手揽着林哥的双腿,林哥也已将手放到了她纤细的 腰间,搂着她开始耸动着屁股。
 
  姐姐回过头满脸微笑地看着林哥,脸色红润,表情陶醉,她的性欲已经完全 被林哥激发出来了。
 
  忽然,我身子猛地一抖,一阵白浆喷射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两人,我用力地 耸动着鸡巴,也没有心去顾虑周围的一切了,我想大声叫出来却又不敢做声。猛 地,姐姐突然直起了身,连林哥也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愣愣地看着她,她 急忙拉过裙子套上双肩。
 
  「那边草动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姐姐看着我藏身的地方说道,脸上露出 一丝惊慌。
 
  我的心突然像从高楼上跌落一般震动了一下,接着一阵头晕目眩,怎么办? 怎么办?被他们看见了!我一时不知所措,心里又慌又乱。
 
  「能有什么东西,顶多是只野兔之类的罢了,难不成会有人?」姐夫拍了拍 姐姐的肩膀笑着说道:「我看你是被我操得产生幻觉了吧,呵呵。」
 
  「肯定有东西,你快过去看看。」姐姐目光死死盯住我坐立的位置,早已没 了性欲,「先把我的拉链拉上。」
 
  「要跑已然不及,我该怎么办?」念头一直在我脑海盘旋,林哥的身影已离 我越来越近。来不急多想,我把鸡巴塞进裤子,猛地将眼一闭,转过了身。 
  「你看,又动了。」我耳边传来姐姐的声音。
 
  我已能听见林哥杂草在林哥身旁的婆娑声,我心慌地等着未知的到来。
 
  「傲天,你怎么在这?」林哥似乎也有些吃惊地叫了起来,我装作没听见似 乎地一动不动,「傲天,傲天!」林哥又摇了摇我的身子。
 
  「我翻了个身,装作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
 
  姐姐也已到了这边,一脸有些紧张又惊讶地不解地看着我,面庞绯红。
 
  「你怎么在这睡着了?」林哥问我道。
 
  「林哥、姐姐,你们怎么在这儿,你们在这儿干嘛?」我看了看林哥,又看 了看姐姐。
 
  姐姐上前一步走到我的旁边,我本能地将目光投到了她的膝间,顺着膝盖往 上,目光轻易地落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姐姐没穿内裤的下身一目了然,已被她的 体液打湿,一缕缕卷曲着,在毛发稀疏的地方还有些白色的浓液胡乱地贴在上面。 愣了一会儿,她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急忙退了几步,我坐直身子,「你们什么 时候上来的?来干嘛了?睡会觉都被你们吵醒了,我还以为在做梦呢。」
 
  「我还以为做梦呢,你小子。」姐姐回过头说道:「睡醒了?昨晚你俩没去 偷牛吧?」
 
  林哥看见了地上散落的液体,又看了看我,小声说道:「你小子,看过瘾了? 居然连我都不知道。」
 
  我完全没想到林哥会这么毫无顾虑地讲出这句话来,他一点儿也不介意我看 见了这些,不过这也难怪,他那天能做出那种举动,还怕我看吗?相反,我觉得 他还想故意让我看呢。谁知道呢?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我只能选择离开,毕竟姐姐的胸罩和内裤都还在 不远处的地上呢,我可能不能自讨这种没趣,反而会让她还加多心。
 
  「反正醒了,我才不想在这当电灯泡打搅你们呢?我去那边转转去。」
 
  我说着站起了身,朝着与他们坐着的反方向走去。
 
  「你去哪?」姐姐问道。
 
  「四处转转,我等下自己回去,你们玩儿吧。」我答道。
 
  「你说他看见了吗?」我听见身后传来姐姐的声音。
 
  「应该没有吧?」林哥的声音也从我身后伟来:「来,我们继续。」
 
  「继续什么啊,弄得心情都没了,吓了一大跳。」姐姐说道。
 
  「弄两下就有了,呵呵。」
 
  「不要了,坐会吧。」
 
  愉快而轻松的假期很快便结束了,重新回到车水马龙的街道,人声鼎沸的环 境,看着四周的混凝土高楼,我竟有了一丝陌生。上官芸一直没有回我的信息, 我隐隐有些失落,很想给她打个电话,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她已和她男 朋友复合了,我只是她匆匆的一个过客,可那晚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
 
  很顺利地去了李心洁开的店里上班,营业员已经招到了,一男三女,男的叫 林宇,三个女生叫刘莉、周冰冰、许艺凡,都和我年纪差不了多少。大家都是年 轻人,熟悉得很快,配合得也很不错,几天下来,大家都有了不少默契,业绩也 很不错,李姐对我们这些职员也不错,相对来说,我与她接触的时候要稍多些, 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许多。
 
  夜深人静,我悄悄推开房门摸索到林哥的卧室门外,房门紧闭着,我隐隐听 见林哥和姐姐的声音。
 
  「怎么我老觉得他这段时间怪怪的,是不是那天的事他看见了?」姐姐说道。 
  「放心,我肯定他没看见?」林哥笑着说道。
 
  「真的?」
 
  「我也不敢肯定,不过就算是他看见了我们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只有睁只眼 闭只眼当不知道,难道你还去问他不成?」林哥说道。
 
  「那不羞死人了?」姐姐说道。
 
  「那又有什么办法?你别去想太多了,放松点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 就是个身子的事儿嘛。我的老婆啊,你这漂亮的身子这么漂亮不让人看岂不太可 惜了?呵呵。我可是百看不厌呀!有本钱就敢展示出来,能怎么着?别怕,我都 不怕你还怕?你可是我老婆呢?」林哥安慰着说道。
 
  「你真的很坏呢?那我改天找一群男人脱光给他们看,哼!看你心不心急。」 姐姐轻挑地说道。
 
  「那你去啊!哈哈,你真风骚,我怕啥,看得着摸不着日不着,除了流口水 加羡慕外,我看他们还能做什么。要不我试试找张照片弄到网上去看看反响如何?」 林哥顺势笑着说道:「你看你,我说两句这种话你小骚逼逼水都流成河了,我看 你喜欢这种事儿嘛。」
 
  「去你的,说正事儿,那可是我弟弟。」姐姐说道。
 
  「又不是亲弟弟。」林哥话音刚落,我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什么?我没听 错?什么亲弟弟不亲弟弟的,难道我不是父母亲生的?
 
  「你小声点。」姐姐的话里带着紧张,「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让傲天知道了。」 
  我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响,整个人几乎瘫倒下去,一个不变的疑问在我脑中反 复盘旋: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我懵懵懂懂地回到卧室,只觉天旋地转,我很想冲进屋去一问究竟,但却挪 不动脚步,我拿过手机按通了父亲的电话,可却迟疑住了久久不敢拨出去,我该 怎么办?林哥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他又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努力 回忆我儿时的记忆,可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天爷,你怎么 能如此对我!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回想起走过的日子,父母从来没有对我表 现出别样的对待,而姐姐也一直待我很好,这电视里的情节怎么就到了我的身上? 我关上灯愣愣地望着窗外,朦胧的月光下,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出现在了我的视 线,在对面比我们高一层的楼上,一个男人正探出脑袋向我住的这边张望,我定 了定神仔细看了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姐姐卧室里的风景泄露了出来, 看来他俩又在开干了,我没有心思再看下去,一把拉上窗帘,倒在了床头。这件 事,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他们并不知道我听见了他们的谈话,言语间仍是轻松快乐,对我依旧嘘寒问 暖。我独自坐在花台边发呆,手里捏着一支烟了一半的烟,我始终想不出该如何 向姐姐开口,如果将这些说出来了,我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父母又会怎样 对我?他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吗?这些我都一无所知。
 
  「傲天,你快去店里看看,林宇跟人吵起来了。」许艺凡跑过来对我说道, 脸上满是焦急。
 
  「怎么了?」我站起身朝店的方向走去:「出什么事儿了?」
 
  「前些天有个人买了手机,说是上了我们的当,又嫌买得贵了,还说手机有 问题,要我们退货。」许艺凡边走边说。
 
  「那你通知李姐没有?」
 
  「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她刚好离这儿不远,马上过来。」
 
  一进店门,我便看见两个二十七八岁的男青年站在收银台处,嘴里在嚷着什 么。不时有人从店外经过,忍不住投过目光看看热闹。
 
  「今天你们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一名留着寸头的男子说道。
 
  「大哥,我们这手机又没有质量问题,哪有随便换的道理呀,对吧,什么不 都得讲个理嘛。」林宇笑着说道。
 
  「怎么没有,你看看才用了几天就卡机了,我在其它店里看了,比你们便宜 许多。」另一名长发男子说道。
 
  「这做生意嘛,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再说,这些东西一天一个价,出现降 价的情况也不奇怪啊。」林宇依旧满脸带笑。
 
  寸头男人推了一下林宇,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他妈少和我废话,就 说退不退吧?」
 
  林宇看着男人,又看了眼到店的我说道:「这位是我们店长,有什么情况你 给他说说吧。」
 
  「你他妈没听明白我说什么啊,你自己去跟他说,懒得废老子口舌,不能做 主你他妈刚才来参和什么?」寸头男人骂道。
 
  「大哥,有什么事好好说嘛,要不给你换一台?」我怀着忐忑的心看着他说 道。
 
  「换你妈啊换,老子不买了,退钱。」
 
  「这个,我们也是打工的,你看……」
 
  「他妈的,全是做不了主的。」男人打断了我的话,「快点,别浪费老子的 时间。」
 
  我愣愣地看着两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才好。
 
  李姐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我像发现了救星似的心里终于轻松了些。
 
  「二位,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干嘛要这么激动啊!来,坐,请坐!」 李姐笑着说道:「小天,给二位倒杯水来。」
 
  「你看,这么大热的天,发起火来不是更烦躁吗?来来,喝口水,咱们坐下 慢慢谈。」李姐说道。
 
  「你是谁?哟,打抱不平的美女呀。」长发男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轻挑。 
  「我是这店的老板,和气生财嘛,坐下好好说。」李姐说道。
 
  「老板还是老板带娘啊?」长发男人仍旧没有正经,手托下巴斜眼看了一眼 李姐:「要不,你陪咱哥俩出去谈谈,保证不会为难你。」
 
  「请问你手机出了什么问题?」李姐一本正经地看着两人问道。
 
  「这个嘛,你不会问啊?还要我说几遍,等会再来个人我是不还得说一遍? 操!」寸头男人看了一眼我们几人不屑地说道,「别的我不多说了,把东西给我 退了。」
 
  「这位帅哥,你平白无故来就说退货,你把我们这当成什么地方了。」李姐 说道。
 
  「你以为你这是什么地方啊!卖几个手机就不得了了?呵呵,我好怕怕啊, 美女,知道吗?我可是上帝哦,你可得把你的上帝侍候舒服了,说不定哥哥就不 退了呢,哥不差这点钱。」
 
  「我看你们这是故意来找事儿的吧。你们再这样无理取闹我报警了。」李姐 说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