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陪我玩换妻
 

 字数:4.4万
 2011/04/11发表于:性吧
 
***********************************   本篇是我以连载发完后,根据部分朋友意见作较大修改、重新一次发完的 「原创」作品,真实经历和艺术加工「AA制」——即「换」的经历是有的,但 过程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加工过的——如果把过程原原本本写出来,无异 于背流水帐,写的、看的都会觉得很乏味。在写这篇之前我犹豫了许久,因总觉 得带个老婆表姐去冒充老婆玩「换妻」游戏,有违我这色狼的「道德底线」—— 色虽色,但也知对错是非——故迟迟动不了笔。但我这人的性格就是,承诺了的 就得办,现在写出来,望狼友们千万别拍砖。
 
  好在这事已经过去了,我已知错,已改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为了以表 示「我」的彻底改过,正着手酝酿以「老婆」的「夫债妻还」传统观念演绎一场 H+ 情感的四人喜剧,题名「原创」「老婆陪我换配偶」,敬请关注。
 
  还要提醒诸位狼友:如果只是想看最直白的「换」的或不喜欢我这种写法的, 请尽早Pass,以免浪费朋友的宝贵时间;看后觉得好的,请不要吝啬将鼠标 在中间那「顶」上轻点一下,虽然分享才是我酷爱「原创」的最大动力,但狼友 们的「顶」力相助,才能使我不断的动下去!
 *********************************** 
             第一章《箭在弦上》
 
  我对「换妻」感兴趣,是一次看AV换妻片之后(名字忘了,但无关紧要, 这类的片子实在太多),一时心血来潮,就在百度上去搜索了一下,百度上,对 「换妻」的定义、解释、介绍很多,其中一篇是这样说的:「换妻游戏,」也就 是交换各自的对象来满足性欲。这种游戏在欧美比较普通,由于受西方思潮的影 响,在中国,「换妻者」也渐渐蔓延开来了。
 
  虽然换妻游戏有违社会道德伦理,但在法律上,却难以对其作出相应的限制 或惩罚。并且还说道:「换妻应该称呼为换偶。在文明社会中,绝对不应该把任 何一个性别视为另一个性别的附属品。如果视为物品进行交换,那是犯罪,」对 这些说法,我起初还是认同的,但仔细寻思之后,便觉得有些片面和不妥。 
  如「换妻游戏,也就是交换各自的对象来满足性欲。」是指满足夫妻谁的性 欲?是单方的满足,还是双方的满足?在现实中,漂亮人妻要满足性欲,在老公 那不行时,在外面不用「钩指头」,真比买张晚报还容易;象我这样的男人要满 足性欲,只要肯花点时间和心思,也不用把老婆「换」出去。
 
  后来又一想,是自己太钻牛角尖了,特别是在另一篇上看到「以中年夫妇居 多,但也有部分年轻的夫妻参与」之后,我才明白这些夫妇的无奈—他们虽然有 钱,但女的大都失去了「钩指头」的资本,男的也不再英明神武,当爱情的激情 转化为「亲情」之后,他们就在「视觉疲劳」下相互「呵护」着,用「交换」来 得到彼此在对方身上得不到的性欲满足。
 
  但在诸多说法中,我非常认同「换妻应该称呼为换偶」的说法,我们真的不 能把老婆视为自己的附属商品拿去交换。交换商品就是买卖,买卖就要以赢利为 目的,以赢利为目的H就是「嫖娼卖淫」,「嫖娼卖淫」就是「违法犯罪」!如 果定义为「换偶」,就不一样了。「配偶」是「夫妻」的「学名」,蹬得大雅之 堂,并且是夫妻互为配偶,不存在谁是谁的附属商品,这样「换」,就不是交易 商品,不是交易商品就没有赢利的目的,没有赢利目的的「换」,最多就是「有 违社会道德伦理」。
 
  但是,「社会道德伦理」也在与时俱进的改变「尺度」呀,如以前有「非法 同居」一说,现在没有了;以前称与不是配偶的人「H」为「偷人」,现在不是 「偷」了,是很有诗情画意的「一夜情」……君不见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是先 同居再恋爱后结婚的?人们还说三道四的指责吗?年轻夫妇有几个不去「一夜激 情」的?你不去人家还说你没本事呐。
 
  这就叫「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先走的,肯定要付出 代价。说到这,我真的觉得××大学的马副教授SB得「冤」,自己连「偶」都 没有,你拿什么去换?还组织呢,还在自己家里,你不是玩「空手道」、白手起 家、赚取「最大利润」是什么?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副教授上去的。我在这 里说这些并非废话,实践要有理论指导,要先认识到位,分清「零界线」既然 「一夜情」能过去,「换偶」不就是两个「偶」的同时「一夜情」吗?
 
  关键点是要说「彼此认识」和不能多人在同一个房间「一夜情」!我认清了 这些,我心里就有了「檫边」的把握,可以说,有了技术处理的尺度。但有一点 我必须说明,我「换偶」的初衷决非是想满足我的性欲——还是叫「换妻」吧, 免得狼友们看起别扭,世人都如此说我独不拗众,但在心里我不认同「换妻」只 认同「换偶」。
 
  因为这是有本质区别的——我相貌堂堂能言善语,幽默诙谐大方得体,以 《唐白虎点秋香》中的一句经典言子——「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 棠的小淫虫」来自我形容,虽不「胜」潘安却也「似」潘安,何况我非「梨花」 白头,配偶亦非「海棠」娇嫩都正值虎狼之年,我还是好几个「红颜」的「蓝颜」, 我想尝试「换妻」的初衷,是出于对老婆「高层次的爱」。
 
  我老婆结婚前是处子,男朋友就交了我一个,她不是不漂亮,是当年学校的 十大校花之一,追她的男生不少,可她就认准我这支「潜力股」。这些年,我 「善意的隐瞒」着她在外面「风花雪月」,可她至今与陌生男人说话都会脸红, 老婆的表姐说我老婆是「闷骚」,如果我不帮她抓住青春的尾巴,给她找个「开 阔眼界」的机会,让她见识一下老公之外的精彩世界,我都很替她不值。
 
  我很爱我的老婆,可以说,我爱她有时还胜过爱自己,但相比之下,我还是 比不上老婆爱我,她爱我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人将中年,我们的爱情 已升华为亲情,这种爱就不是一般初坠爱河的人能体会的。我也曾年轻过——七 岁就有了「莫名的感觉」(早熟)13岁就有了「第一次」(偶然)
 
  二十多岁与老婆结婚伊始,最高纪录一夜很激情的做了11次(最后的几次 是插进去就算一次),但这些看来貌似非常激烈震撼,却宛如「半桶水」的晃荡, 只有爱情已升华为亲情的夫妇,才会「无声胜有声」,貌似表面只有丁点不见波 澜的涟漪,但其相互的爱,却如「百慕大」的海底不为人知的汹涌激荡。
 
  我经常对人说,我最亲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我老妈,是她给了我的生命; 一个是我老婆,是她给了我的安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现在要 找个这样「既大度又特爱老公和顾家」的老婆真的不容易。因此我时常想:只要 她有半点「开阔眼界」的想法,我都会尽最大可能的给她创造机会,并亲自带她 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
 
  各位狼友千万别认为我是「变态」,是想找绿帽子戴的男人。某心理学家 (我这人的最大缺点和优点就是不爱死记硬背,这样我大脑的沟壑就相对的记得 要多些,要想精确,就百度一下)说过:「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 的时候」,正因为有这样的时候,才有文天祥等人物流芳百世;我在这里依样画 葫芦的说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不怕戴绿帽子戴的男人人,只有不怕戴绿帽子戴 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就是我说「只要她有半点」开阔眼界「的想法,我都会 尽最大可能的给她创造机会,并亲自带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的时候,这 就是我真正的换妻初衷。
 
  可能有的狼友不会相信,我是这么个看似有大无畏精神,其实很SB的人, 但我只能对你说,这是真的,我为了我老婆,什么事都可以做,只要她愿意,觉 得快乐,我就会去满足她,就象她知道我是色狼,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 说我那样——我把她的迁就和忍耐,就「读」成两个字:「爱我」!为了这样的 老婆,我怎么不可以做一点点傻事,去满足下她呢?更何况,也不是只把她这个 「偶」「换」出去,不「换」个「偶」进来。
 
  首相出访还讲究「对等」呐,我又没亏到那里去!在这种「初衷」的驱使下, 自上年入夏以来,我就紧锣密鼓的做起我老婆的思想转变工作来……每当夜深人 静,老婆「搬砖修长城」回来,浴罢换上睡裙,我都要「强迫」她陪我坐到电脑 前看一会A片,而这些A片,都是我背着老婆为她精选的「人妻乱伦」、「夫妻 交换」等内容。
 
  看的时候,我总要把她抱在怀里,亲咂着她,摩娑着她,有时还要摸揉她那 丰满的乳房,扣捣几下她的「馒头屄」,一般用不了多久,老婆的屄屄就会蜜汁 满盈,我就会掏出早已勃然的鸡巴,缓缓插进去,慢慢的与她做爱,在她耳旁说 着我是如何如何的爱她,并向她「晦人不倦」的传授着各种性交做爱的知识。我 老婆虽然很传统,但耳濡目染多了,她也在慢慢的变化,好多的H姿势,都渐渐 的接受了,就是人笨,加上害羞,高难一点的H姿势,怎么也做不到位。她以前 有两个「禁区」,是不给我做的,一个是「口交」,一个是「肛交」。
 
  后来,我多次的「打白撒气」和「不懈」的纠缠,说一些诸如「爱一个人, 就要爱他(她)的全部……」。「你下面的〖妹妹〗都经常含着我的〖弟弟〗玩, 上面的偶尔含一下,怎么就说〖弟弟〗脏?要知道,小〖妹妹〗是最讲卫生的」、 「TW综艺有个特邀女佳宾谈〖夫妻之道〗的节目,那些女佳宾说,在性交做爱 的前戏中,她们最喜欢给老公口交,当老公的〖小弟弟〗在她们嘴里渐渐变大变 硬的时候,她们就会有很强的成就感……」之类的话。
 
  终于,老婆的嘴巴被我「软磨硬缠」的攻下了,她给我「口交」了几回,但 每次时间也不过一两分钟,不是说我没洗干净啊,就是埋怨我的阴毛多,有些 「锯」人,再不就推说嘴巴痛。我的鸡巴本来是硬硬的,每次被她这么一闹,就 会很「伤心」。
 
  我不是那种非要口交才硬的男人,见她每次都这么「痛苦」,我就不再强求, 不强逼我爱的人做不喜欢的事,是我的个性。虽然后来她也比较主动的给我做给 了几次口活,但那真的是「东施效颦」,还不如不要她做来得爽快,我外面的 「红颜」个个都是个中高手,于是干脆就死了要老婆做口活的心。
 
  至于肛交,她实在拗不过我时,让我试了一次,那一次,我先用后插式在老 婆的屄屄里预热,使她屄水长流、性欲高涨之后,才用手指沾上橄榄油,缓缓插 入老婆的肛门里去慢慢的来回蠕动,才插入一个指关节,那菊花就紧紧的含住了 手指,几欲不能动弹,我一个劲的叫老婆「放松放松」,可老婆怎么也放松不来, 见她不会放松,我就干脆叫她象放「大号」那样向外使劲,呵,这向外使劲的效 果比放松的效果要好,不一会,我的中指就全插进去了。
 
  全进去之后,我就来回蠕动着画圈圈,慢慢把老婆肛门的肌肉「画」松弛一 些消除她的紧张感,我还把中指抽出来,再沾点橄榄油又插进去,就那抽出的一 刹那,我敏感到老婆的身子颤抖了几下,问她,她很不要意思的说,抽出去那下, 她觉得象是大便失禁一样羞人!
 
  后来我见老婆的肛门松弛了许多,肛门外都被盈出的橄榄油弄得亮亮的我就 在大龟头上涂抹了一些橄榄油,然后将龟头轻轻抵在老婆发亮的肛门上,一会叫 她放松,一会叫她向外使劲,缓缓的抵了好久,大龟头终于抵进了老婆的肛门里, 可就在这时,老婆叫唤起来了:「别……别进了,好……好痛啊,肛门好象被胀 裂了……啊!」我低头一看,龟头外真的貌似有些「处女红」,我也被吓住了, 抽出龟头一看,幸好不是肛裂,是老婆肛门上的那颗蚕豆大的外痔,在出血了。 
  那一次肛交的尝试就这么草草收场,后来我极力鼓动老婆去做外痔切除手术, 可她怎么也不去,我揣摩她的心理,一定觉得那外痔是她肛门的守护神,要不是 这颗讨厌的外痔,肛门的开发我也会成功的,因为我在老婆身上的「开发」成功 了许多,所以,我就觉得要「开发」老婆「去外面的精彩世界开阔开阔眼界」, 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我低估了这个时间的「漫长性」,开发「这个项目」几乎与开发「其 他项目」同时起步,其他开发都几乎大获全胜,可就这个我还没半点实质性的进 展,每当我说如果她想出去开阔眼界,我愿意成全她时,她都很气愤,也很伤心 的说:「你在外面做些什么和在家里要我怎么做,我都可以容忍你、原谅你,因 为我们毕竟是夫妻,你是我唯一的老公,你别抓住我不愿离婚的弱点来强逼我, 跟你一样去外面鬼混……你再说这些,是不是想逼我去死?!」其态度之坚决, 使我胆战心惊!
 
  我老婆的秉性我清楚,她是说得出做得出的,她貌似软弱,但秉性刚烈,在 性爱上她有她自己的道德底线,那就是「好女不嫁二夫」、「只与老公做爱」, 在我和老婆结婚的第三年,我曾与女医生袁姐发生了婚外情,老婆知道后硬是把 我从离婚的边缘拉回来,还从不把我的这段风流往事告诉任何人。尽管老婆现在 已放开了许多,接受了许多H姿势,再也不说A片恶心了(唯美和轻口味的)。 
  有时也会貌似「疯狂」一会,但那都是她在「底线」内的「放纵」,人嘛, 谁没「放纵」过?即使是最伟大的圣人,如果单取其性爱时的瞬间横切面,都与 流氓无异!如果我们就以此说他们是「淫棍」或「荡妇」,且不是差之毫厘而缪 误千里?我老婆啊就这么个女人,她让我又想起一句话:「有人以宝为宝,有人 不以宝为宝」,我们男人都想去外面的精彩世界「开阔眼界」,但她不但不想, 还只字不许我提,我真的傻眼了!
 
  我傻眼,还不仅仅是因为转变老婆的思想观念白忙一场,主要是为我数月前 那好奇而爽快的一「点」,而追悔莫及。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数月前, 由于我百度了不少的「换妻」资料,加上对老婆的疼爱和为她不值,便开始在网 络上收寻相关网站,后来终被我找到了,进去一看,要注册和上传有关资料,不 然,就看不到「核心内容」。
 
  也怪我当时卤莽轻率,低估了老婆思想工作的难度,加上人也比较老实,就 如实的传了上去,只是我和老婆的照片是摄像头摄取的,不太清晰,好多年来她 都不爱照相摄影,也就只能将就那照片用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实质 性的动静,虽然见识了一些「先驱者」的「经历」和「体会」,但我都不太「感 冒」,因为与我的「初衷」相去甚远。
 
  其间也有些活动,一来我太忙,又不能一人去,就没去参加。后来也有找我 「聊」的,但男人那形象、那语言水准,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很快就被我Ou t——因我的初衷是为老婆,所以把关尺度就对准男的,对方女人怎么样对我不 重要,为了我老婆,我就是上个不上眼的女人也在所不辞。在聊天和论坛上,我 也发了一些看法和观点,但男人们大都不认同,这个游戏目前还是男人为主导, 我也就不谈不发了,「换」的心也就渐渐的淡下来。
 
  没想到,不久前有个男人Q我,说他看过我的帖子,很认同,我们就互加好 友,无事时就聊了起来,后来,我们视频语聊——我都是在家里上网,为不影响 家人和瞒着老婆,我一般都不视频语聊——那男人还算英俊(白面书生),比我 年轻,无独有偶,他也是为老婆来把关的!他说他们夫妻结婚都六年多了,他觉 得在性生活上,已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我先还以为他在外面H多了,在家里完不成「作业」,他发誓说连一次「一 夜情」都没有过,他认为那样做对不起老婆——TMD,这点就比我强多了—— 后来我替他分析,这「力不从心」也许还主要是视觉疲劳、工作压力大造成的, 还有就是体力不济,我劝他要加强锻炼。
 
  也许是被我貌似诚恳的言辞所「蒙骗」吧,我还没问他职业呢,他就主动告 诉我,他在一家××银行工作,是个什么级别的「主管」,现在银行间竞争激烈, 各级都有业务目标和周周、月月、季季的考核评比;他老婆也是银行的,就是做 个出纳、会计柜什么的,工作相对要轻松些,没什么压力,但也帮不上老公什么 忙。这样一聊,我就比较理解了,原来是丈夫满足不了老婆,出于对老婆的爱, 才带老婆来找我这样的男人替他完成「作业」。但我没这样说,我怕伤这位兄弟 的自尊。
 
  当然,我也说了我主导老婆「换」的原因是我爱老婆,因为「换」后的「婚 姻」会更稳定(这话是看来的),但我没说我老婆很传统,是我想主导她见识一 下除我以外的好男人……当我夸赞他能替老婆着想,也主导他老婆来「换」时, 他的回答却大出我的意外:「不,是我老婆……劝我来……〖换〗的……」他的 话,真的使我大吃一惊!
 
  他见我大吃一惊的样子,竟然有些口吃起来:「你……千万……别……别误 会,我老婆……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很纯……纯的」。可那时, 我还真没来得及想象他老婆纯不纯,看来,他的反应比我更敏捷。「她……总以 为……是她……引不起……我的……兴趣了……又不愿意我……去外面与……不 三不四的……女人晃,……染上什么……病」,他急着为老婆辩解着说,「就要 我……在网上留心一下,找对……与我们一样想法的……健康夫妻……」啊,原 来是这样……
 
  我默默的沉思着,我陡的觉得他老婆貌似比我老婆还好,还主导老公出来 「换」,这「换」可以一石二鸟:不但可以让老公提起兴趣,还可以学学别人是 如何提起她老公的兴趣的!但后来我却笑了,因为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老婆好—— 我老婆可以容忍我在外面多处留香,对面的男人却没这个福气……
 
  「大哥……能叫〖嫂子〗来视频吗?」对面的男人啥时开始叫我「大哥」的, 我真的记不得了。只记得他这么说了一句。这句话,真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心里很恐慌起来——我老婆的工作还没做通呢,怎么视频?!幸好当时是晚上, 老婆打麻将去了,我就如实告诉他老婆不在。「啊……那我们啥时约个时间,好 吗?」他有些失望。「好……」,我只得硬着头皮说好。虽然只是在网上,不这 样说,我在心理上绝对输不起。
 
  本来聊天就到此结束了,我的「88」还没出口,那男人突然对我说:「大 哥,我老婆在开门,她回来了」。「啊……」我一时不明白他这话的确切含义, 我只得应了一声。「先让我老婆……跟你视个频,怎么样?」他貌似有些激动, 象有什么好东西要急着与知己分享一样。「你不等我老婆……一起视频了?」我 问了一句,但他没回答。我当时只想着他老婆再怎么好,我这边还是「桥」的啊。 
  但我也解读了那男人的心思,他是想视频后早早把这事初步定下来,免得我 「黄」他们。说时迟,那时快,他老婆已经来到他身边,他一边拉着老婆坐在电 脑前,一边把摄像头对准他老婆说:「我正与大哥视频呐,大嫂这会不在打麻将 去了,你先给大哥视频吧说会话,我先去洗澡了。大哥,那我就先下了哦!」我 很奇怪,从他老婆进来后,他怎么就不口吃了?但我不能问。
 
  其实这时我真的很想下了,但我却没动,我没动,并不是因为我见那男人的 老婆很漂亮,想用狼的灼灼目光把她秀色大餐一顿,而是因为我不想唐突人家, 她才坐下我就离开,是啥意思?她一定以为我没视频上眼的。我就是这样很会为 他人着想,尤其是对方是漂亮的女人。「嗨……你好……」。见我在看着她,女 人有点略显羞赧,她没跟着老公叫我大哥,可见她有几分矜持。
 
  「你好!……你老公……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想不到……我们的认识这么 一致」,我在心里不停的想着如何措辞,才能打破眼前这有些尴尬的气氛,「我 真的……佩服你,你可以说是……爱老公的楷模和高层次爱的先驱……」「哦你 ……真会说笑……这么粉我……多不好意思……」女人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就这 么低着头,再也没说话。
 
  我见一时难打破僵局,要下的心更加强烈,就立刻就此刹住,说现在算见面 了,以后聊的机会还多。临下线时,我对着她笑着说:「你……真漂亮啊!」我 这一招,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得住,这既是对她的由衷赞美,也是表明我对上她 了。TMD,我就是这么个顾前不顾后的「火鸡」!
 
  自那以后,那男人几乎天天要求我老婆与他们视频,我都烦死了,理由找了 一些,可不能天天推哦,后来我就干脆不上网,说出差了,躲着他们。我这里挺 为难的,老婆又撂出以死明志的话,你说,我能不傻眼吗?
 
  我也曾想过就这么躲下去,但我还从来没这么狼狈过,我真的没辙了。我也 想到找人冒充我老婆去「换」——对方那个「偶」还真的有点吸引我——可找外 人后患无穷(有狼友这么写了,我就不说了),最佳的人选是老婆的表姐,她们 是姑表,老婆表姐与我老婆有几分想象,就是色肤略有不同,但我相信对方凭一 张不太清晰的照片,也分别不出真伪……
 
  但要命的是,老婆的表姐现远在××市——他们厂里效益不好,老婆表姐一 家子(表姐夫和他二老婆)都办了「两不管」,给表姐夫在广州的一个至亲,做 什么「anyigier」(译音:安逸鸡儿)名牌各式皮包在××市的总代理, 现在不但有批发中心,还在附近市县搞了几个连锁门市!这会去求老婆的表姐, 她会理我吗?
 
  但我还是打电话去给老婆的表姐说了,她先说现在忙得实在抽不开身,后来 又说要考虑一下,但当我完全绝望时,她在电话那头「嘻嘻」的不住大笑:「亲 爱的二老公(自从表姐夫有二老婆的事败露后,没人的时候她就这么叫我),你 现在有了麻烦,你的二老婆我不来帮你,谁来帮你哦?……我现在就打电话定机 票去……」
 
  这真是,拉弓没有回头箭,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幸亏我有个以常人之理不 能「读懂」的二老婆——老婆表姐,她在这关键的时刻,竟这么顾我们的H之情, 不远千里,都要飞回我的身边,来帮我发射这只不得不发射的箭!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二章《风骚表姐》
 
[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编辑 ]

附件
【表姐陪我玩换妻】(1~6章)【全本】.rar(49.75 KB)
 , 下载次数: 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