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6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捆缚欧阳

  欧阳欣在讲台上讲课,高挑的身段,牛仔裤将她那完美的腿型勾勒出来。她是一名初中教师,教授初中历史。她是个美女,所以她讲的课学生们听得总是很认真。她容貌娇媚,瓜子小脸,一头长发性感的披散下来。往往不经意的将头发撩到耳后,浑然不知道这个动作却透着一种风情。欧阳欣的长相透着性感。一双大眼,两弯柳眉,高挺精致的鼻子。但是最好看的是她那天生向左上略微挑起的唇角。那一抹唇角,顿时让她的容颜变得妩媚性感。

  下课之后的欧阳欣回到办公室。却看见一个成熟丰腴的美妇人。美妇散发的风情,令欧阳欣感到惊艳。

  「白老师,麻烦您了。」美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叶这孩子从小没有了父亲,所以她性格方面有点不可理喻,我向你道歉。」

  白秋,本文男主。家庭有背景,头脑发达,但是下体更加发达。长达二十五厘米,龟头直径三点五厘米,阴茎直径为四点五厘米。PS只说一遍,不是水字数。

  白秋看着美妇撩人的风情,心神激荡,真想立刻把她按在办公桌上痛奸一顿,尤其是那丰腴的圆臀,怎么看那都是引诱人来犯罪。

  美妇名为易凤,当然,后文中会有调教的。

  易凤扭着圆滚滚的屁股走了出去。欧阳欣则是疑惑的看了白秋一眼。问道:「她是谁?」

  白秋闻言苦笑道:「还记得我们班那个刺头吗?」

  「易小叶?」欧阳欣对于这个刺头妞早有耳闻。甚至亲身体验过她的厉害。当初居然在自己上厕所方便的时候,推开隔间的门,然后推了自己一下。教学楼的厕所由于是蹲位,自己蹲着的时候被她用力一推,尿液都打出坑外。自己也险些摔倒。这个事羞臊,所以她也没说,易小叶虽然顽劣,但是还是知道轻重的。也不声张。只是偶尔没人的时候讽刺一下欧阳欣的阴毛真多。而欧阳欣也不敢说什么。

  晚上下班之后,欧阳欣走在路上。突然,黑夜中伸出一只手,一个毛巾覆在她的口鼻上。没多久她便晕了过去。

  白秋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上门。白秋住在郊外的别墅中。但是那个别墅的地下,空间更大,那是一个巨大的调教场。可以这么说。白秋在这里等待着手下将欧阳欣送来。将她调教成这个淫室中第一个性奴。事实上,在刚到这个学校的时候,白秋便想将欧阳欣变成只知道在自己胯下发骚的性奴,只是因为当时调教室还未竣工。而现在,白秋拨弄一下密码锁。一个黑漆漆的密道便出现了。白秋走进去之后,下面光线柔和,一个个赤裸的女人在那里工作着。那些都是性奴,只不过是属于滥品的性奴。但是她们懂得如何调教,也懂得该怎么配合工作。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这个巨大调教室细分很多个屋子,每个屋子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淫具。但是除了一些各个房间无法移动的东西以外,其他的东西都是可以指挥这些性奴去拿的。

  这些性奴分为人奴,犬奴,奶牛这三种,当然,除了这三种性奴以外,还有十五名被白秋招募来的调教师。至于如何招募过来的,很简单,把她们也调教成性奴。这些调教师平日里带着跳蛋。天天接受调教。

  欧阳欣被送了过来。一众女人先将她衣物脱光。然后摆出各种淫靡的姿势,留下照片。白秋不急着草她,而是将她的胯下塞进一根假阳具。然后给她戴上眼罩。当中白秋狠狠的分开她的两瓣阴唇,仔细看了一番之后,点点头。然后捏了一把她那浓密乌黑的阴毛。

  「啧啧,毛真多啊。先给她吊起来。」

  欧阳欣发出一声轻吟,突兀的发现自己位置完全不对。浑身上下被捆缚起来,凭着感觉她便知道自己一丝不挂。而且双腿脚踝被捆住向两边分开。胯下假阳具不停的震动着。可是眼前却一片漆黑。耳边除了自己阴道内的假阳具的嗡嗡声以外,没有任何声音,但是单凭假阳具的震动,便令她快感连连。因为之前她昏迷的时候,假阳具还在不停工作。

  她的阴道被假阳具顶着,那根东西不知道被谁那么可恶的绑在了自己身上固定住,挣扎不了,而在假阳具的刺激下,她感觉勒住自己敏感娇躯的绳索也是极好的,那么一瞬间,她似乎都有种想要一直这样的感觉。「我怎么会这么淫荡?」
  「有人吗?」欧阳欣软软的声音传出好远。但是她还没有感觉到异常。
  听见监控器中传来的声音。一个穿着黑色皮衣,性感黑丝将她的长腿凸显的笔直娇挺,一对酥胸半裸,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只是此刻脸上潮红。因为她的下身还塞着跳蛋。她按动两个按钮。

  欧阳欣感觉到一股微风拂过身体,然后紧跟着周围响起沙沙的声音。

  听见这个声音的她脸上都变了。身子奋力的想要挣扎绳索。

  「该死的,我居然被脱光身子吊在野外?」「万一让人看见怎么办?」「我该不该叫?叫了的话岂不是全完了?」欧阳欣性感的娇躯扭动,但是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在沙沙声响过之后,天地之间又陷入寂静。只有那假阳具扭动时的嗡嗡声。而另一边。黑丝洋妞站在监视器前面,看着欧阳欣身体的传来的数据。看着她那急速增强的心跳声。不由低吟道:「虚拟技术就是好啊,我梦想的调教工具。在紧张的情况下,快感会更强呢。要不要再刺激一下?」

  想了想,还是点了一下另一个,上面印着人像的按钮。

  而欧阳欣刚刚适应了这片寂静无声的黑暗「野外」。刚刚自己安慰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的。但是因为封闭了视觉,好像更加敏锐的听觉听到了隐约的说话声。

  「……」欧阳欣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尽量的保持沉默,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欧阳欣清楚的听到那两人的交谈声。好像在谈论?学校!
  仔细分别一下,便会听到那两个人年龄不是很大。接着想到自己就是一个老师,更是不敢发声。但是此刻却感觉到自己阴道内假阳具的声音竟是那么刺耳。而且,自己竟然有了更强的快感,那种感觉,居然是即将高潮!

  欧阳欣此刻真的是屈辱至极,在很有可能是自己学生的孩子面前,居然会达到高潮?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淫荡?难道真的是本性淫荡?

  这是声音更近了。她清楚的听见那两个孩子的脚步声。

  「快看,那里吊着个人啊。」

  「没错,还没穿衣服呢,不过她下面是什么东西?」

  「这你都不知道,那是假阳具,也就是说假鸡巴,你也有一根的。」

  「那个女人胸好大,那里好多毛?」

  「她为什么吊在这里?」

  「这世上有很多女人天生淫荡的,喜欢被虐待,所以就吊在外面。」

  「就是说她很淫荡喽?」

  「没错。她很淫荡的,天生就是淫荡,通常对待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她调教成奴隶。」

  「奴隶?」

  「对的,性奴隶,因为她太淫荡了,所以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只有当奴隶才是最好的解脱。」

  听着这些话,欧阳欣真的羞愧万分。在浓烈的屈辱感和假阳具的震感中。高潮来的前所未有的猛烈,剧烈的快感吞没她的一切理性。她发出高亢淫浪的叫声。先是极致的羞耻,随后便是完全控制不住的快感,阴道内的热流涌出,而尿道口张开,喷出一股水流……潮吹了,人生中第一次潮吹居然是这样的情景……精神有点恍惚但又无比清醒的听见他们说什么。这种感觉,好像肉体控制着精神,或者,完全是肉体的快感。但是为什么自己这么快乐,那种感觉还想再来一次呢……

  「呀,她怎么了?」

  「她啊,切,高潮了,咱们看她,她不觉得羞耻,还感觉爽,你说她贱不贱?」
  「贱。」

  「看她那么多阴毛,肯定是一等一的贱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
  「算了,咱们要不要放她下来?」

  「放她下来?算了吧,这种女人,不对,不是女人,是母狗,活该在树上吊着。别管她,走吧,晦气的很。」

  那两个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远。欧阳欣呆呆的念着几个字眼:「性奴隶,淫荡,贱货,母狗……晦气~ 」

  而黑丝美人很满意这种效果。在那里咯咯直笑。「感谢主人,花这么多钱来研究出这套设备。调教性奴果然好用的很。」

  「哈哈,瑟琳娜,不要急着感谢我,如果不是操你的屁眼让我心情很好的话我不会帮你的。」白秋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而瑟琳娜则是背对着白秋,娇美的上身伏在控制台上,性感的金发遮住她的面容,开裆的性感黑丝,雪白的两瓣肥臀暴露在白秋眼前,上面还有寥寥几道淡淡的红印。瑟琳娜双手伸进股沟,抓住两瓣臀肉,露出了粉红色的肛门。供白秋欣赏。

  白秋赞叹的抚摸上瑟琳娜的娇臀。淫笑道「真是淫荡的屁股啊,半小时前才刚抽了二十鞭子,现在就回复的差不多了。」

  瑟琳娜娇声道「主人,您可以拿藤条来抽打母狗的屁股,鞭子太轻了,给不了母狗教训。拿藤条来,狠狠的抽,抽出血来才好。」

  「不用,拿什么藤条来抽啊。我现在还在研究着更高端的东西,到时候,研究出来的话,第一个就是拿你的屁股来实验。到时候,你好好享受一下屁股开花的感觉。」

  「主人,母狗现在屁股就想要开花。」瑟琳娜的手放开两瓣肥臀,从台子下抽出一根戒尺。「主人,这个戒尺,请让母狗找个地方趴下,那样屁股肉更厚,打起来的时候更好看呢,主人想想,母狗的肥屁股被打的时候,上面的肉都再动。多好啊。」

  白秋抓着戒尺,在掌心里拍了几下。轻笑道「想趴着被打啊?」

  瑟琳娜嗯了一声道「母狗想趴着被打屁股。」

  「我偏不准,找个椅子,跪好来打屁股。」

  瑟琳娜原本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美女调教师,却被白秋调教成一只服从白秋命令的母狗,还被白秋强行夺走菊门的处子身。她的臀型极美,而且敏感而淫荡,肛门回复力强,每次插入都是非常紧致。再加上本身美丽的容貌,扩肛的时候的凄惨叫声,白秋只感觉自己捡了一个满级号。本身也会口交,足交。而且因为她是调教师的关系,对于各种各样的重口调教都不陌生。也嗜好那种快感。尤其是自己紧致的菊门每次被扩张的时候都能体会到的痛楚感,固然很痛,但也很爽。
  瑟琳娜跪在椅子上,雪白的屁股撅起,格外配合着白秋的戒尺。每打一下就是一声凄婉的惨叫。雪白的圆臀也是很给面子的现出一道红印。白秋御下之道甚是高明,肉体的疼痛与快感,还满足自己性奴除了自由的一切想法,当然,还有严厉的惩罚。那十五名调教师都是漂亮的女同,就算不是女同也不会拒绝调教美丽的女子,再加上白秋的各种手段,成功的收复了十五只淫浪的女奴。看着瑟琳娜美丽的臀型。白秋又想起今天在办公室看到的易凤转身的丰臀,忍不住想若是两个女人跪在一起,撅起屁股乖乖挨板子,是多美的风景啊。不行,得好好想想那些怎么打屁股才更好的刑具了。还不能打破皮,血糊糊的太煞风景了。

  白秋扔下戒尺,听着坚硬如铁的下身走出房间。

  瑟琳娜「……」欲望刚刚被抽打出来,白秋却走了。这种感觉!瑟琳娜恨不得想要自己动手解决了。但是自己打远远没有别人打来的更好,最好还是主人来打。

  撅着屁股等了好一会,瑟琳娜终于抱着一堆东西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被吊在调教室内的欧阳欣满面泪水。被捆缚的快感,阴道内扭动的假阳具,都带给她无尽的快感和羞辱,她只是认为自己被吊在野外,身子被人看光。羞耻感到了极致,但是索性没有人声继续的侮辱她,但是她身为人民教师的尊严已经崩溃的一丝不剩。毫不怀疑,如果继续在有人声出现侮辱于她,那么她将崩溃的彻彻底底,这却不是白秋想要的,所以,整个调教室内,完美的模拟了外界的环境,比如,慢慢变凉的温度,似有似无的夜风,还有树叶的沙沙声,初夏特有的寒意和虫鸣声,都在刺激着失去视觉的女教师。伴随着一次次的高潮。女教师的尊严正在慢慢的崩坏,出现裂痕……

  此时,在另一个地方,瑟琳娜跪在桌子上,身边站着的全是全身赤裸的滥品性奴,足足有一百多人,跪在地上,而瑟琳娜身边,站着三个同样全身赤裸的性奴。这是瑟琳娜对自己的调教。在以前她只喜欢调教别人,但是自从接受了白秋的调教之后,她越来越享受调教自己的快感,那三个性奴是属于这些滥品性奴中最漂亮的,容貌不比瑟琳娜逊色,一举一动皆是成熟风情。三个女奴都是上品性奴,但是因为被开发的次数过多,各种重口的调教使的阴道肛门过于松弛,才变成滥品性奴。像是瑟琳娜的肛门超强恢复力的还是很少见的。不单是肛门,连阴道也很是紧致。白秋有时回怀疑她是不是想X战警里的金刚狼那样的自愈能力。
  三个女奴都没有了自己的名字,被白秋命名为一号二号三号。此时一号将瑟琳娜按住,白嫩的屁股坐在瑟琳娜的腰上,按住她两只手,瑟琳娜那高耸的酥胸此刻彻底的贴在桌子上,压得生疼。一号的大乳在那里晃动,一滴滴乳白色的奶水落在瑟琳娜眼前不远处。但是瑟琳娜想伸舌头去舔的时候,却发现够不到……
  二号和三号一左一右的站在瑟琳娜的屁股两侧,瑟琳娜的跪姿是双腿微分,腰部下压,丰臀上翘,双手向前伸开,脸紧紧的贴在桌子上。这个姿势令自己粉红色的阴道肛门都暴漏在一众性奴眼前。在一群比自己地位低的女奴面前被虐待,也是女性特有的羞耻心的原因。总之她们十五个调教师经常在这些女奴面前接受虐待。不过,这种羞耻感就算再淡,也是有效果的。两个女奴伸出手,剥开瑟琳娜那无毛的阴唇。慢慢的分的更开。直到露出那一枚跳蛋末端的时候,才停止用力。将瑟琳娜的阴唇撑开,给一众女奴展示瑟琳娜阴道的美景。其实,每天都在一起接受各种虐待的性奴们也很了解瑟琳娜的身体,知道她最敏感的部位是在肛门。但是撑开阴道,令阴道内部暴露在空气下,瑟琳娜也是很羞涩的。

  三号拿出一枚方形的冰块。轻轻的在瑟琳娜暴露出来的阴道壁上摩擦。不时的擦到阴蒂,冰凉的冰块令瑟琳娜的阴道口短暂的失去知觉。二号便拿手在她的阴道上用力拍一下。当然,瑟琳娜不喜欢这种玩法,但不妨碍她享受这种感觉。事实上,最喜欢这个玩法的那个调教师尹璇今天早上玩虚脱了。应该是到现在还在床上分开骚逼休息。谁让今天早上她拿切开的辣椒来擦自己的阴道呢。还很是逞能的硬撑了一个小时。每次痛昏过去就拿冷水泼醒,然后不停的玩着一个调调。当时的她,那一个馒头逼被玩的舔起来一嘴的辣味,只能先给她阴道冲洗干净之后让她休息。

  正戏很快开始,二号拿着皮鞭,而三号拿着戒尺,对着瑟琳娜的屁股开始抽打,力道有时轻的好似抚摸,有时重的整个大厅都有回音,瑟琳娜很想要让自己的屁股被鞭打的血淋淋的。但是她知道白秋绝对不会允许的,所以,只能说是打的青紫红肿,但是绝对不许被打破。两人各自对着她的屁股抽打着,节奏时快时慢,瑟琳娜有的时候期待着重重的抽打,但却迟迟不来,但这样也很好,如果按照固定的节奏来,那么根本没有期待感。有的时候,三号的戒尺重重的落下,但是二号的皮鞭却异常温柔,整个大厅中响着瑟琳娜的惨叫声。凄婉而动听。竟是那么的诱人。若不是不许随便自慰,那些性奴们都会将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每天早上晚上,调教师们都会在性奴面前接受虐待和调教。当然,性奴们也会如此的。但是,像是几个有特色的调教师,属于她们的项目百看不厌。瑟琳娜的鞭打屁股,尹璇的虐阴,塞拉的榨乳。韩潇的虐待美腿的玩法,都是针对她们最好看的部位。当然,一号到三号每天都会表演拳交兽交的玩法。

  而欧阳欣还在那里吊着,白秋短时间内没打算将她放下来。反正动用关系,给她请了半个月的假,等回到学校之后,欧阳欣可能会让所有人惊讶。但是白秋最想要做得事情就是给欧阳欣剃光下身所有的阴毛。然后抹上药物,让她的阴毛无法再继续生长,只不过,这种药物还是要等韩潇配出来呢。再配出来之前,欧阳欣别想再被放下来。所有的调教都是由调教师来完成的。而白秋就是驯服调教师。

  欧阳欣被吊起来足有三个小时,但是在黑暗中,好像吊起来三天那么漫长,美丽的身体先是不停扭动奋力挣扎,然后再不反抗,任由着自己在假阳具下发出浪叫声。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怎么办?」「也罢,反正他们都说我是贱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在自己胯下的快感中迅速生长。直到欧阳欣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缓缓下降,落入了几个温暖的怀抱,都是女人,而且胸部不着片缕。在欧阳欣看来这种不穿衣服在「野外」行走的人很奇怪,虽然抱起她,但是却不将她的绳索松开。反而抱着她向外走去。

  欧阳欣送了口气,知道她们要将自己从「野外」带到室内。

  到了另一个房间,欧阳欣只感觉自己胯下的假阳具终于拔了出来,一种浓烈的空虚感袭来。而现在的情景就是,几个女奴将欧阳欣继续吊了起来。只不过现在是让她在半空中趴下。丰乳肥臀在侧面展示出完美的曲线。

  女奴们从水中取出来沾满催情药水的皮鞭。当中一个女奴结果皮鞭。看着欧阳欣的雪臀。也不说话,听着欧阳欣的说话声,无外乎就是,这是哪,你们要做什么之类的问题而已。女奴们很傲娇的拒绝回答。反倒是欧阳欣没问一句话,自己那对酥胸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欧阳欣也不问了。乖乖的任由摆布,她更担心自己一旦再说下去,那么自己又会被吊在野外。那种感觉太屈辱了。

  女奴高高扬起皮鞭,对着她的雪臀用力的抽下去。

  欧阳欣从小到大都没被这么鞭打过屁股,何况吊在空中,当下发出一声惨叫。结果自己的雪峰又挨了两巴掌。女奴又扬起皮鞭,一鞭一鞭的打在她的屁股上,鞭子上的催情药渐渐发挥效果。而欧阳欣又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被人抽打都这么淫荡?难道我的身体真是这么淫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