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母亲叫于琳,是一名小学教师,主教英语,不过凭借多年的资历现在已经荣升至年级主任级别,七十年代出生的她今年已经四十岁出头,看起来仍像个三十几岁的少妇一样,美丽的脸上透出一股知性的美,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胴体显出残忍的摧残,相反的,却使妈妈的肉体更散发出成熟的妇女韵味。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常年在南非工作,连每年过年都不一定能保证回来,妈妈则撑起了这个家,负责我的起居饮食,把这个小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过妈妈此时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和爸爸聚少离多,相比每到了夜晚也会空闺寂寞,难以派遣吧。
  妈妈这个人称不上是保守,虽然是身为人民教师不过经常穿的很艳丽,喜欢穿露趾高跟鞋,细长的脚趾上还涂抹着酒红色的指甲油,为此吸引了不少学校里年轻男老师的眼神,妈妈跟我在一起和跟学生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架子,可能是因为觉得我年纪还小吧,妈妈在家里有时候经常赤着脚走路,有时候在屋里换衣服,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也不特意关门,其实年少早熟的我什么都懂,看见妈妈赤身裸体的样子我下体总是不自然的支起了小帐篷。

  这一天,下午放学了,我背着书包溜溜达达的往家走,看了看表,才4点不到,我们三点就放学了,妈妈按正常情况应该在学校里办公,不会这么早下班回家的,打开家门回到家中,我径直走进了我的卧室里,躺在我的小床上给妈妈发了个短信,告诉妈妈我要去小伙伴家学习,晚点回家(其实我打算拿几个硬币和几个小伙伴去游戏厅打拳皇),不一会妈妈回复我说「好。」我料想到妈妈肯定在忙着学校开会之类的,我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然后起来把校服换了,然后背着书包(为了不让妈妈起疑)准备出门玩,结果刚拿起书包,家里的防盗门响了,我以为是小偷进来了,吓得我赶紧藏到了床底下!还好床单长,直垂到地板上,可以盖住。

  过了几秒钟才听见换鞋的声音和妈妈银铃般的笑声,旁边竟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妈妈的同事吗?!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进家门,过了几秒我的房门被推开了,我想是妈妈进来了,然后我模模糊糊的听见妈妈说:「没事,我儿子不在家,今天放学去同学家写作业了。」那个男人嗯了一声。然后妈妈从我屋子里出去,顺便把我的卧室门关上了。

  我蹑手蹑脚地从床底下爬出来,偷偷走到卧室门旁边,由于我卧室的一面墙上有着一个小孔,我透过小孔正好看到了在客厅里的景象,这场景惊呆了我:只见妈妈双膝并拢的跪在地板上,正给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口交!妈妈的鞋子已经脱了下来,可是身上依旧穿着今早临上班前的那套衣服,只见穿着天蓝色窄裙与蓝色上衣的美丽母亲,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她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妈妈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双手在他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只听她说:「舒服吧。阿东?」边说边把那个男人的肉棒吞没在口里,阿东则把妈妈的头发拢了起来,望着满脸通红的妈妈:「好……骚货……吸得好……小嘴真灵活」

  只见妈妈一门心思给她奸夫口交的时候,双手则是牢牢地背在身后,哪怕是阿东粗长的阴茎整根没入妈妈口腔里的时候,妈妈的手也始终没有放下来。
  「要射了吗,阿东?」妈妈边吞吐奸夫的阴茎边问。这个叫阿东的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用手牢牢按住妈妈的头,一下又一下地深插,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都憋得妈妈涨红了脸,一直到第十下的时候,妈妈的头抵在阿东的胯间半分钟多,才吐出了阿东的肉棒,跪在地下咳嗽了好几声,才抬头缓缓地张开了小嘴,只见妈妈的嘴里全是白白的液体,得到阿东的点头后妈妈才咕咚一口全数咽入了胃里。

  被伺候舒服后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点燃了一根香烟,说道:「你这个骚货越来越会舔了,今晚有事,周末再来搞你。」妈妈在男人的脚下温柔的含住了男人的阴茎,替他清理完接着提上了裤子。

  「对了,那小玩意今晚你一直装着吧」男人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用手按了一下。妈妈的身体一晃,然后屋子里好像响起了嗡嗡嗡的声音。
  男人拍拍衣服走出我家门后,妈妈缓了一会才起身进了浴室。不一会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水声,我趁机拿着书包轻手轻脚出了家门。

  在街道上我已经丧失了去游戏厅的想法,心里只是想着,虽然妈妈平时穿着性感,但从来没做过这种出轨的事,怎么会这样呢……刚才那个小盒子分明是跳蛋的遥控器啊……难道妈妈这么端庄的女人不仅仅背叛了丈夫,还在接受奸夫的调教吗!我心里怀疑妈妈不单单是给这个叫阿东的人口交,甚至已经上床了!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两个小时才回家,我换完鞋走到妈妈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仔细地打量着她,妈妈正在看着电视,穿着宽松的睡衣,使我看不出她的身材,不知道妈妈把身体里面的跳蛋拿出来了吗?和妈妈聊了几句,然后我便回屋了,过了一会妈妈也回屋了,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妈妈催我睡觉了,再三的催促下我上床躺着,偷偷地看着手机,妈妈进来检查了一遍,确定我「睡着了」以后就自己回房间了,我偷偷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缝,幸运的是妈妈以为我睡着了,并没有关自己屋子的门,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妈妈的手机开着免提,只听见电话里的男人说道:「现在脱了所有的衣服,穿上情趣内衣和内裤,用那跳蛋自慰,自慰到用你的淫水把你的情趣内衣和内裤弄湿,要非常湿,你需要从你的那个骚穴里流很多很多的淫水才行。」只听里面妈妈说道:「是!主人琳奴马上就去,请主人等一会。」妈妈说完就挂了电话,接着过了一会就响起了呻吟声「唔……好舒服……嗯……哦……哦……」妈妈开始按照他的命令自慰。

  唔………嗯……哦……哦……「妈妈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断用跳蛋扣弄着自己的淫穴。  」唔……啊……啊……啊……「妈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根手指深深进入阴道中抠弄,另一只手不停的调弄妈妈的阴蒂。还传来一声声嗡嗡的震动声,但妈妈的小穴却越来越痒,妈妈的小穴开始流水妈妈不停的用妈妈的淫水弄湿妈妈的内衣和内裤,这样不停的反复着,中间高潮了两次,终于把内裤和内衣弄的非常湿,整的妈妈腿都软了。

  妈妈戴着耳机,妈妈的电脑里还放着激情的色情电影。没错,妈妈在手淫,妈妈是个淫荡的女人。

  「唔……啊……啊……啊……」妈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根手指深深进入阴道中抠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但妈妈的小穴却越来越痒,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真想……东哥的大肉棒……哦……哦……」

  对了!黄瓜!妈妈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忙从冰箱里找了出来,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妈妈看得淫水猛流,她把震动着的跳蛋从穴里拿了出来随意摆放在电脑桌前,将黄瓜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穴口,轻轻推进去。

  「哦……好……好粗……啊……」妈妈一边抽动黄瓜,一边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干着。

  黄瓜在满是淫水的阴道里抽动,发出「噗兹噗兹」的声音,妈妈越抽动越快,终于,妈妈泻身了,身体不停颤抖着,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

               第一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