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002

             第十二章迷情公寓

  艳阳高照,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水泥地上蒸腾起迷蒙的热气,花海城像被放进了笼屉里包子一般炎热。

  街道两边的商户都打起了遮阳伞,有的甚至在店前摆放了一张躺椅,光着膀子躺在上面打着扇子乘凉,街上的人开始稀少起来,就算不得已要出门的人,也是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整个花海城陷入一种懒散的气氛之中。

  「吱呀——!」

  伴随一阵清脆的刹车声,只见一辆警车忽然划过空旷的公路,猛的停到了十字路口,扬起一阵干燥的尘埃……

  警车停稳,只见车窗拉下,一张清丽绝伦的俏脸探了出来——

  「呼——蝴蝶公寓……嗯……应该就是这了。」

  浑身香汗淋漓的棠妙雪用望远镜看了看远处的大宅上的门牌,又看了看手中的查到地址,然后推开车门,一边用警帽扇着风,一边站在车旁端详眼前的这栋
               建筑物——

  这是一栋通体雪白的建筑,虽然名为公寓,但实际上看起来更像是一栋复式别墅,两座巨大的罗马柱拉着一个有着精致雕花的铁门,铁门中的雕花形成了四个镂空的白铁字——蝴蝶公寓。

  铁门后院子的中央是一个左右对称的青藤花园,顺着花园环道错落着一圈人体雕像,在花园与雕像的拱卫之中,一座欧式复合别墅矗立之中,显得富丽堂皇,高贵典雅。

  望着眼前这座仿佛欧洲伯爵府般华丽的别墅,棠妙雪不由的愣住了——
  原本棠妙雪以为既然叫「蝴蝶公寓」,那应该是个像学生宿舍那样的单身公寓,那样她就可以用查户口的名义进入这个蝴蝶公寓仔细调查了。

  但现在看来这一招不能用了,这种层次的别墅显然不会是什么学生出租房,而是某个土豪或者权贵的私宅。如果没有搜查证就进去乱闯搞不好会被投诉,就算不会被投诉,这样穿着一身警服硬进去,也肯定会打草惊蛇。

  「这可怎么办?」

  「吱——!」

  正当棠妙雪琢磨着该怎么混进这个蝴蝶公寓的时候,忽然从东边疾驰而来一辆的士,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停在了蝴蝶公寓的门口,棠妙雪一见,连忙躲进了警车里,掏出望远镜仔细观察——

  只见从的士车里下来两个人,首先从车后座下来的是一个穿着蓝T恤的健硕男子,只见这个男子警戒的看了看四周,接着伸手一拉后车门,从里拉出一个身穿迷彩背心以及短裤的性感女孩。

  只见这个女孩大概二十多岁,身材修长健美,皮肤泛着小麦般的健康色泽,或许是天热的缘故,只见晶莹的汗水滑过女孩工整精致,英姿勃发的俏脸流进了她低胸迷彩背心间那丰满挺翘的乳沟。

  裹着她雪白蛮腰的迷彩短裤早紧缩的像薄膜一样裹在她的娇躯上,以至于将她精妙绝伦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艳阳之中。

  更令人窒息的是,透过湿透的T恤,只见两团朦胧的小麦色丰乳顶着两点迷人的嫣红凸显在空气中——这个女孩竟然没有穿胸罩!

  虽然这身是湿身半裸的性感形象十分的扎眼,但最让棠妙雪惊讶的是这个女孩嘴里竟然被塞着布团,而双手也被反绑在身后,正玉面寒霜,一边用凤目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子,一边扭捏挣扎着……

  难道是——绑架!?

  想到这,棠妙雪连忙下意识的把身形往汽车里塞了塞,全神贯注的盯着远方那一对男女。

  紧接下来的是前面的司机,只见那个司机大概四五十岁,是个中年大叔。
  只见他一下车,便满脸淫笑着伸手隔着小背心,在那个健美女孩那坚挺的乳房上捏了一把,在健美女孩的嗔怒挣扎中,不知跟那个健硕男子说了句什么话,接着二人勾肩搭背压着健美女孩的走进了蝴蝶公寓……

  「咦……这个男人不就是那晚那个……」

  棠妙雪从望远镜里看见那个司机的模样,登时心里一惊——

  原来她发现,这个的士司机不是别人,就是棠妙雪留学回来天,把她载到小树林里强暴淫辱了她的那个司机大叔。

  「他怎么会在这出现……难道那晚发生的事不是巧合?」

  想到这,棠妙雪脑海里忽然不自觉的蹦出一个想法——

  这个司机大叔因为某些原因来到在绮梦夜总会,从环玉颖那买到烈性春药——欢乐颂五号,交易成功后,他便跟踪环玉颖到滨东公园杀害了她。

  接着这个司机服下春药,开着车转悠到港口时,正好碰到留学归来棠妙雪,这时因为所服春药药效复发,性欲难耐,于是便把自己拉到树林里……

  当然,棠妙雪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胡思乱想,但万一是真的,那这个短发女孩可能就是这个变态司机大叔的下一个受害者。

  想到这,原本打算慢慢想办法进入蝴蝶公寓的棠妙雪再也坐不住了。只见她把警服外套和帽子往警车里一扔,推开车门三步并作两步走,转眼间来到蝴蝶公寓的东墙处,左右看了下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扶着墙沿轻轻一跃,便如燕子般矫健的翻进了蝴蝶公寓里……

           ************

  「呵呵!你个臭婊子,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棠妙雪跟着二人来到蝴蝶公寓中的别墅旁,眼见二人压着健美女孩进了大厅,于是棠妙雪便俯身来到别墅落地窗前观察情况,刚走到窗前,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嚣张的笑声。

  于是棠妙雪连忙在大门旁的落地窗边蹲了下来,接着小心的探头向里张望—
                 —

  只见大厅中间摆着一张椅子,而健美女孩则嘴里塞着布团,被反手绑在椅子被上,而那个壮硕男子以及那个司机大叔则站在她的面前,望着健美女孩那正在扭捏挣扎的曼妙身材满脸淫笑着。

  「嘿嘿,瑜哥,这小妮子的嘴里还塞着您的袜子内裤呢,臭的她都说不出话来了……」

  司机大叔对着那个被称为「瑜哥」的健硕男子谄媚的说到。

  「呵呵,等会儿老子要射进这小婊子嘴里的东西,可比这条袜子臭多了……
  …「

  听到这,那个「瑜哥」伸手一把拽开健美女孩嘴里的袜子往外一拽,接着拿着这条沾满健美女孩口水的袜子在她眼前晃了晃,戏谑道:

  「怎么样?美女,味道真不错吧?」

  而吐出袜子的健美女孩紧皱绣眉一阵猛咳嗽,接着,只见健美女孩一边紧咬樱唇,一边瞪着凤目盯着那个中年男子恶狠狠的喊道:

  「瑜正峰——!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是不是?!连老娘我都敢碰!告诉你,我可是大哥的女人……」

  「啪——!」

  健美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位瑜哥抬手就扇了健美女孩一个脆响嘴巴,健美女孩俏丽英气的脸颊上登时一阵殷虹。

  「聂蕾儿——!你他妈的少拿大哥压我!现在大哥进去了,现在花海码头我说了算!我就是花海漕帮的新老大——!

  告诉你——!老子今天就要把你操个死去活来,一血你多年来借这着大哥的名头压迫我的心头之恨!「

  这位瑜哥怒发冲冠的对着那个叫杨曼儿的女孩一阵大骂,宣泄了内心的仇恨后,只见他舒了一口气,接着伸手抬起健美女孩的下巴,一边淫笑道:

  「臭婊子,你要是识相,今天就乖乖的把腿分开,用你的小嫩穴把老子下面这根老枪伺候舒服了,到时候老子一高兴,说不定开恩不杀你,而把你收为老子我的花奴……」

  只见健美女孩闻言望着冷笑一声,说道:

  「呵呵,好啊……不过前提是姓瑜的你今天能保住你的子孙根!喝——!」
  正说着,只见健美女孩不知怎么双手挣脱了捆绑,大喝一声嗖的一声矫健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张开四肢一把盘住了眼前的瑜哥,娇躯产生的冲力登时将健硕的压倒在了大厅旁边的沙发上,紧接着,坐在瑜哥身上的杨曼一抬玉臂,一个
        明晃晃的刮胡刀片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糟糕——!」

  瑜哥见状不妙,于是低吼一声,连忙伸手一把聂蕾儿拿着刀片的手,揽着她的蛮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虽然聂蕾儿是个身材健美的女孩,但毕竟不是五大三粗的「瑜哥」的对手。
  只见这位瑜哥一边用身体紧紧压住按住身下正在挣扎的健美女孩,一边对身边的司机大叔喊道:

  「嘿嘿,不愧是花海漕帮的玉罗刹,果然野性十足……老瑞!这小婊子不老实!我压住她,你快去后面找根粗点的绳子来捆住她——!」

  那个司机大叔闻言说了声是,接着便转身向大厅的后堂走去。

  而躲在落地窗外的棠妙雪见大厅此刻只剩下健硕男一人,知道机会来了!
  于是只见棠妙雪俯下玲珑的娇躯,野猫般矫健的从落地窗前拐进大厅,悄无声息瑜哥的身边,趁着他不注意,接着一娇咤声,抬腿照着瑜哥的粗腰就踢了一脚!

  噗通一声——!当场就把这个粗壮的汉子踢下了沙发。

  接着趁瑜哥摇着被摔蒙的脑袋,趴在地上的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棠妙雪欺身上前,一把紧握住瑜哥的手腕,猛转身使了一个小擒拿,用美腿压着他的腰骨用力向后一顶——!

  只听咔吧一声,瑜哥的脊柱和手腕同时被掰到了身后——

  「妈呀——!疼!疼!疼!」

  虽说这位瑜哥身体健硕,但论到格斗擒拿的水平,显然不是棠妙雪这位受过职业训练的警察对手,空有浑身肌肉,却有劲使不出,只能趴在棠妙雪的身下哀嚎。

  而棠妙雪也不管他如何哀嚎,一边更加用力的顶住他的腰骨,一边冷若冰霜的说道:

  「我是警察!我现在以绑架!强奸未遂罪起诉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什么……警察?!长官,这是误会!误会啊!我没有要强奸她啊——!」
  这位瑜哥一听是警察,连忙咧着疼的呲牙咧嘴的大声叫道,而棠妙雪则不管这一套,紧咬银牙道:

  「误会?!我亲眼看到会是误会!快给我老实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就在这时,那位刚才被压在沙发上的健美女孩也反应过来。

  但令棠妙雪意外的是,只见这个聂蕾儿愣了一下,不但不趁机逃跑或者帮助棠妙雪制止绑匪,反而忽然站起身来到棠妙雪的身边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一边拽棠妙雪的手,一边焦急道:

  「警官先生!这确实是误会!他没想真强奸我!我们这是在玩强奸游戏呢!
  您快放手吧!「

  「什……什么?强奸游戏?」

  棠妙雪登时被整蒙了,愣愣的望着健美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没错,警官先生,你误会了,其实我们这是花奴店,而我是一名花奴,他是我的客人……」

  健美女孩说到这,一边连忙转身从沙发上拿了本杂志递给了棠妙雪,一边连忙接着说道:

  「不信您看,这是我们『蝴蝶公寓』的宣传单……」、

  棠妙雪闻言没有松开抓紧壮汉手腕的胳膊,而是狐疑的用腿顶住身下的男人后背,腾出手来接过杂志低头一看,登时一惊——

  这是一本宣传杂志,杂志正中写着「蝴蝶公寓」四个大字,只见杂志中间的
        豪华大床上横躺玉立着三个绝色美人——

  仰卧在大床中间的,是一个身穿透明丝衣,有着一头卷发长相端庄典雅的美人,透过半遮半掩的的丝衣,可以看出她有着一副玲珑浮凸的身材。再加上那双修长的美腿,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御姐范。

  而在大床的右边,则端坐着一个略微有些腼腆的眼镜妹,这个眼镜妹扎着麻花辫,穿着一身运动服,一副女学生的模样,但诡异的是,这个学生妹只在上身穿了一件运动服,但下身却没穿任何东西,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赤裸裸的露了出来。

  或许是羞于自己下身一丝不挂的窘态,这个女孩紧紧的合着双腿,低头用力的拉着自己的运动服遮住自己的两腿之间,但没想到运动服一被拉下来,女孩胸口的雪白乳沟便露出来,原来这位女学生妹浑身上下只穿了这么一件衣服。
  在她的左边,有一个单腿撑跪在大床上,一头短发,身材健美,长相英气十足的运动型女孩,而这个女孩,正是这个刚才这个要被强奸的聂蕾儿,只见杂志中的聂蕾儿冶艳的隔着运动背心捧着自己乳房,舔着舌头淫荡的望着镜头。
  而就在这三位美人照片的下方,还有这样一条注解——

  蝴蝶公寓~让您魂牵梦绕的绝色温柔乡,让您流连忘返的美艳女儿国。
  糟了……没想到这间蝴蝶公寓竟然是间花奴店,这下事情难搞了……

  「你……你这儿真的是花奴店吗?」

  情况竟然变成这样,棠妙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于是只好讷讷的反问道。

  「对啊,警官,她们这间『蝴蝶公寓』已经在工商局备案了,是间合法经营的『花奴店』,我来这消费的消费者,请问您今天来这是……」

  被棠妙雪压在身下不得动弹的瑜哥纳闷问道。

  「这个……」

  听到瑜哥这么问,棠妙雪心知不妙,自己今天没带搜查令就这么闯进来,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这就叫私闯民宅,自己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更严重的是,一旦自己的警察身份暴露,那就会打草惊蛇,以后想再查这间「蝴蝶公寓」的内幕就更困难了。

  这该怎么办呢?

  棠妙雪与这位瑜哥愣愣的四目相对,大厅中的气氛登时凝滞了起来起来……
  就在这尴尬时刻,棠妙雪忽然一眼瞥见旁边椅子上的宣传杂志,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哈哈哈……!是花奴店就对了!本姑娘找的就是花奴店!」

  说到这,棠妙雪一把将地上的瑜哥拉了起来,转身将他硕大的身躯按坐在了沙发上。

  接着在瑜哥猝不及防之时,棠妙雪抬起一条玉腿踩在了他的肩膀上,伸手挺胸一把扯开了自己胸前蓝色的警察衬衫,露出里面被黑蕾丝胸罩包裹着的雪白乳房。

  然后只见棠妙雪一只纤手隔着黑丝胸罩轻揉自己的乳房,一边用手勾着瑜哥的下巴对他媚然一笑道:

  「你好,瑜先生,我是今天过来的应聘的花奴,我叫『棠婉婷』,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了……」

  「什么?!——你是来应聘的?!」

  棠妙雪此言一出,登时把健美女孩和瑜哥惊得目瞪口呆。

  「呵呵,当然是真的……」

  棠妙雪不顾面面相觑的二人,转身来到椅子旁拿起上面的杂志,翻到最后一页,指着底页上的招聘广告道:

  「你看,这不是写着呢么?本公寓长期招聘职业花奴,待遇优厚……我在网上看到你们蝴蝶公寓招聘花奴的广告,所以我就决定来应聘试试看。」

  「哦……是这样啊……」

  健美女孩转头望了望身后的瑜哥,接着向棠妙雪疑问道:

  「既然你是来应聘的,干嘛不提前打个电话呢?」

  「呵呵,这主要是我也不清楚你们这里是正规的有执照的花奴店还是黑店,我有点担心,所以想先来看看。」

  「哦……没想到你这小姑娘,还挺有心眼的,这么说你不是真警察喽?」
  坐在沙发上的瑜哥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疑问道。

  「嘻嘻……当然不是,如果有真正女警来干这行让媒体知道了,那前途可就毁了。

  这身制服是我从网上买来的,寻思着面试时跟招聘人来个制服游戏什么的,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一套吗?「

  说到这,棠妙雪飞了瑜哥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天哪!希望这说辞能混的过去……

  棠妙雪内心紧张的祈祷道。

  「哦,原来如此……」

  瑜哥望着宛如天人一般美丽的女警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但还是狐疑道:
  「但……美女啊,刚才你制服我那两下功夫可不像是假的……」

  瑜哥仍心有余悸的揉着手腕说道。

  「呵呵,这个……是我以前当花奴时,跟我的主人学的……」

  「啊——?!你原来的主人还教你这个啊?」

  瑜哥吃惊的问道。

  听到他这么问,棠妙雪登时语塞了。

  确实,从来没听说哪个花奴主会教花奴功夫的,应该相反,花奴应该越柔弱越好,这样才好管,而棠妙雪说有这样好身手是跟原主人学的,很不太合理,从表情上看,显然这位瑜哥显然已经对棠妙雪的身份有怀疑了。

  正当棠妙雪琢磨着再说个什么理由把他糊弄过去的时候,那位司机大叔拿着绳索从大厅后面走了回来,见到忽然出现的棠妙雪登时一愣,接着惊喜的喊道—
                 —

  「咦?美女?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来了?」

  棠妙雪回头一看发现是他,登时有了主意,于是只见她嫣然一笑,转身走到司机大叔的面前抬手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娇声道:

  「嘻嘻~司机大叔,怎么是你啊?这么巧,我是到这来应聘花奴的……怎么?
  大叔,这间花奴店是你开的吗?「

  「呵呵,是这样啊,唉~我哪有这实力在别墅区开花奴店,这是别人的,我只是代管而已……嘿嘿,倒是美人你,我看你是忘不了我下面这条老枪,想让我再给美人你通通肠吧……」

  说到这,司机大叔淫笑着伸手老实不客气的用力拍了一下棠妙雪的翘臀,引得棠妙雪一阵娇笑。

  「怎么?老瑞?你认识这女的吗?」

  坐在沙发上的瑜哥见棠妙雪跟司机大叔如此熟络,狐疑的问道。

  「嘿嘿,不但认识…而且还『深入』了解过呢……」

  司机大叔伸手一把抱住棠妙雪的腰肢揽进怀里,大咧咧指着棠妙雪的说道:
  「嘿嘿,瑜哥,这就是我前些日子跟你提起的那个坐我的士,被我拉到树林里干了一晚上的那个长腿美人。

  嘿嘿,这美人可是骚浪的很~而且菊花也很紧,那晚在我在树林里跟我盘肠大战时,差点没把我榨干!

  嗯……她好像还是个留学回来的妹子呢……瑜哥,这美人可是个上等货中的上等货啊。「

  说到这,司机大叔用力一拍棠妙雪的臀部,说道:

  「来,美人,这位是瑜正峰,瑜老板!是这间蝴蝶公寓的股东之一,你要想在这工作,首先得伺候好他,来!美人,叫瑜哥!」

         棠妙雪闻言对着瑜正峰嫣然一笑——

  「瑜哥,你好~!」

  瑜正峰闻言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到棠妙雪身边,仔细端详起眼前的棠妙雪来,发现眼前的棠妙雪冰肌雪肤,身材修长曼妙,果然是不可得多的绝色美人。
  更何况此刻棠妙雪一身女警制服,被撕开的衬衫酥胸半露,美艳中透露着一股英气,显得既英姿飒爽又淫荡异常,让任何男人都忍不住食指大动。

  自然瑜正峰也不例外,只见他盯着棠妙雪半裸的娇躯上下扫了几眼,咽了下口水,咧嘴笑道:

  「嘿嘿,美人,虽说你非常漂亮,这身女警装扮也很吸引人,不过我们这里可是高级花奴店,不是漂亮就能进来当花奴的,我们要对你来个简单的入职测试,然后再根据你的成绩来给你定工资提成,你愿意接受吗?」

  棠妙雪闻言媚然一笑,说道:

  「当然没问题,您随便测验,我『唐婉婷』愿意任您予取予求,不过你想怎么测试我呢?」

  瑜正峰闻言眼珠一转,望着棠妙雪咧嘴笑道:

  「嘿嘿,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主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