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12,av12电影网,av12电影天堂,最新av12网址,av12免费在线观看
首页  »  综合小说  »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8)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8)作者:indainoyakou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486
 
  爷爷舔着我左腿,剌阿伯用他的阴茎蹭我右腿,阿狗伯已经拉开我的裤子好 握住湿淋淋的阴茎,阿瑟伯则是继续把我被伯伯们调戏的发情丑态录下来。 
  ……这已经不太妙了吧?比起调戏,好像到了性侵的程度……可是……可是 ……
 
  可是人家被摸得好舒服……身体热热的却很舒服呀……欸嘿……
 
  「妹妹表情很不错喔!肉棒爽不爽啊?」
 
  「好、好爽……呼呜……!」
 
  羞耻的嗓音透过麦克风变得好大声,一定也传到楼上、传到屋子外头去了, 即使如此阿狗伯仍叫我抓紧麦克风,非要我下流的叫声传遍整栋屋子。
 
  听着自己的呻吟放大好几十倍,有股特别的兴奋感呢!阿狗伯大概想得和我 一样,这次他并不是温吞地抚摸,而是时快时慢,逗得我频叫出声。
 
  把我弄到想射了,他就故意让爷爷和剌阿伯接手弄我,他们一个动作笨拙到 让我很难冲,一个握太紧好痛……就算因为被抚摸而持续勃起,却没办法让我专 心射精。弄得我感觉一团糟,阿狗伯才重新夺回主导权,再度将我有点缩起来的 阴茎重新弄挺。啊哈……!我最喜欢被阿狗伯摸了!
 
  有些恍惚地给伯伯摸着摸着,竟然就这样过了十首歌的时间,偶尔穿插在伴 奏间的,是我越发高亢的淫鸣.
 
  然后……大概是第十二……还是第十五首歌呢……总之不久后,阿狗伯很敏 锐地感应到我想冲了,边吻着我边加快手速。
 
  早已湿透的阴茎发出咕滋咕滋诱人的水声,透过麦克风听得我既羞耻又兴奋, 使射精欲望迅速升温……
 
  呼呜……小简鸡鸡被把玩的声音听得好清楚……好丢脸又好下流呢!
 
  「伯伯……小简要射了……让小简射嘛……!」
 
  「好啊!来,操俗辣上!」
 
  呜?剌阿伯上什么?啊……不会吧……欸……欸嘿欸欸欸……!
 
  人家的鸡鸡被剌阿伯含住了!噗啾噗啾地吸着……!啊哈……啊嘿欸……! 
  「伯伯……!小简要出来了……出来了……!」
 
  啊……!啊……!要射了……要射在伯伯嘴里了……!
 
  「呜噫噫……!」
 
  射了……啊……啊哈……在热呼呼的嘴巴里射了……
 
  「咕、啾咕、啾、啾、啾呼……嘿欸……嘿欸……」
 
  啊啊……嘴巴里都是伯伯的酒臭味……鸡鸡也在伯伯臭臭的嘴里继续被吸吮 着……
 
  好棒喔……怎么办……好爽好棒都停不下来了啦……
 
  「妹妹高潮脸很水喔!来啦,大家都来亲一下!」
 
  「啊哈哈……好哦……人家要亲亲……」
 
  第一个亲我的,是爷爷……他早就知道阿狗伯对我做这些事情吗?还是根本 他也有分呢……呼呜……不管了……亲亲……啾……
 
  「金仔!安抓!把你孙女调教得很好齁!」
 
  阿狗伯在旁边起鬨,还抓爷爷的手让他摸我奶……啾、啾呜、啾……嘴嘴在 亲亲,鸡鸡也在被亲亲呢……欸嘿嘿……
 
  「操俗辣来啦!妹妹脸红红在等你喔!」
 
  啊……是剌阿伯……啾、啾嗯、啾呼……他的嘴嘴都是人家精液呢,滑滑溜 溜的好好吃……
 
  「阿瑟来喔!你很久没亲女人了齁!」
 
  啾、啾噗、啾、啾、啾呜……阿瑟伯脸看起来好严厉可是又好红喔……啾、 啾、啾噜、啾……
 
  「全都亲过了,那今天就到这边结束啦!」
 
  大家把小简亲到暖呼呼以后,阿狗伯却突然说了这句好奇怪的话……接着把 我从他腿上抱下来。
 
  我欲求不满地盯着阿狗伯,声音颤抖着说:
 
  「那个……为什么要结束……」
 
  伯伯摸了摸我的头说:
 
  「妹妹你还想要喔?但是伯伯已经答应你不会随便乱来耶。」
 
  「这样的话……呜……」
 
  这样的话……要人家开口吗?
 
  可以哦……!
 
  小简的屁眼已经一缩一放的,很想很想被鸡鸡插进来哦……!
 
  「对了妹妹啊,你明天是不是要跟男朋友约会?」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啦……害人家火马上凉掉一半……
 
  「明天要跟那个人干炮齁?那伯伯们帮你暖个身怎么样?」
 
  ……欲火又被挑起来了,而且烧得比刚才还旺。
 
  我对坏心眼的阿狗伯挤出甜甜的魅笑,可爱地点点头,就给伯伯们和爷爷簇 拥着上楼了。
 
  「等一下,我要尿尿……」
 
  「阿瑟你去帮妹妹,要快喔。」
 
  不知道为什么要阿瑟伯跟我来呢?
 
  只见我才刚坐到马桶上,阿瑟伯就在我大腿之间蹲下来,含住了我急着尿尿 的阴茎……咦?咦?
 
  看着阿瑟以手势示意我放尿,我……脸烫烫的……抱住阿瑟伯的灰发头…… 
  鸡鸡在热呼呼的嘴巴里尿尿了……
 
  咕噜咕噜的,阿瑟伯吞尿的声音好明显地渗进心房,令我越尿越害羞。 
  尿完了,伯伯还啾噗啾噗地吸了几下……彷彿要把残尿吸尽般,吸得我好有 感觉.
 
  我们回到我房里,大灯转成茶灯,小台灯开着放在床头旁,整个房间的茶黄 光源都集中在前半张床上。
 
  阿狗伯坐在床上,爷爷和伯伯在地板上看着,我一边想着只是要暖身……一 边笑笑地爬上了床。
 
  伯伯拿着一瓶婴儿油,脱了我的衣服就在身上抹呀抹的,把我抹到全身滑溜 溜地透出一片诱人的光泽。被抹到一身热的我这才发现,原来房里没开冷气,连 电风扇也放在角落不给吹。
 
  阿狗伯自己也脱光光在身上抹油,弄完就把瓶子丢给刚坐下的阿瑟伯、拉起 棉被和我两个人缩进闷热的被窝内。
 
  「伯伯,这是……」
 
  「我们四个轮流帮妹妹暖身啊!」
 
  说着,他压在平躺着的我身上,叫我用脚勾住他的背。
 
  我们身体紧紧相触,阴茎也贴在一块儿颤动……
 
  伯伯开始吻我。
 
  从嘴、脸、耳朵、下巴、脖子到肩膀,不断重覆吻这几个地方,不一会就吻 得我俩满头大汗,下体却动得更勤快……
 
  吻到我禁不住连连呻吟时,他却掀开被子,叫剌阿伯交棒。
 
  「小简妹妹,我来啰!」
 
  「好……好哦……?」
 
  剌阿伯的身体也闪着光泽,一压到我身上就拉起棉被。我按照刚才的模式伸 脚勾住他,迎面又是一吻。
 
  这次越吻越下去的,是我……不……是剌阿伯挣脱了我的脚,整个身体往上 移动,把他乾瘪的奶头塞到我嘴里,叫我吸……
 
  啾啾地亲吻伯伯的奶、感受他朝我肚脐打手枪的动作……闷热的汗水变得有 点薰臭,是不是错觉呢我不知道……
 
  我的动作开始熟练,把剌阿伯吸到频频淫叫,最后他对着我的肚脐射精了… 
  …他喘着气把精液抹开,然后下床换阿瑟伯上来。
 
  「伯伯……欸嘿……」
 
  朝阿瑟伯伸出双臂的我,得到一记很浓很骚的激吻,那是我先前在阿瑟伯嘴 里留下的尿尿气味……啊哈……
 
  伯伯要我呈趴姿,他就像挤牛奶那样挤我的双乳,疼了还不许我叫……只要 叫出来就会被他啪!啪!打起屁股。
 
  乳头被粗糙的手指硬扯硬拉的,真的好痛喔……可是……被弄痛了却也有一 股快感……还是满足感呢……
 
  我就像没有奶水的乳牛一样给伯伯搾着乳头,弄到人家表情开始变得下流了, 又换个人上床……
 
  「爷爷……抱抱……」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躺在我原本躺的地方,叫我伏在他身上……我淌着一身 热汗亲吻爷爷,屁股任他揉捏,肛门就在他手指旁缩放着……
 
  这样算是……乱伦吗……?可是人家只跟爷爷亲亲……摸摸……又没有怎样 ……嗯嘿……嘿嘿……
 
  爷爷的鸡鸡一直对着小简的鸡鸡流汁呢……臭臭的嘴巴也被小简的舌头舔到 暖呼呼……嗯啾、啾、啾……
 
  大概每十几分钟吧……他们就换一个人上床,把我逗到欲火难耐,再换人上 ……
 
  有时候会被摸阴茎,有时候会要我摸他们,但直到我累倒以前,都没有人再 搾出我的精液,或是插进我屁屁里……
 
  就算被阿狗伯抱在腋下、闻他的体臭闻到好有反应……
 
  就算被剌阿伯逼舔他乾臭的肛门、舔到人家鸡鸡都硬硬的好想被弄…… 
  就算一边吸吮阿瑟伯的髒脚趾、一边给他当乳牛搾乳……
 
  就算被爷爷接连吻到好想好想做更髒更下流的事情……
 
  就算……小简早就发情到快受不了……还是……还是没有被侵犯哦…… 
  因为呀……因为这只是暖身……明天要跟人家最爱的大万爱爱……所以要暖 身唷……
 
  「欸嘿……欸嘿嘿……」
 
                 §
 
  几点睡着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睁开眼睛就是和伯伯爷爷在棉被里打滚,闻着婴儿油的淡香加上浓浓老人臭, 有时也有他们留在我身上的精液腥味……玩累睡着了,又常常因为有人上下床或 热到醒来,接着又是羞羞脸的缠绵直到入睡……如此反覆到了凌晨两点半,伯伯 们和爷爷都睡瘫了,只剩阿狗伯还湿湿热热地抱着我奋战。
 
  但实在是热到没办法,兴致少了,觉也睡不好,阿狗伯乾脆带我到楼下吹电 扇,我们还是裸体呢!
 
  汗、口水和体液在身上凝固后形成的气味真的很吓人,伯伯一直说这才是女 人该有的味道,给他说着说着好像真的一样,逗得我心花怒放。
 
  蝉鸣渐渐升起,不是蝉忽然变多了,而是赤裸着身体的我们……拿起手电筒 就走到院子去。
 
  暖暖的夜风吹拂下,我紧张不已地跟在伯伯身后,两人蹲在夜半路边,望看 黑麻麻的水田抽着菸。
 
  身体还是好臭,菸味都盖不掉体液的臭味。
 
  两点火光之下,微颤的阴茎仍在滴着淫水。
 
  抽完菸,我们在路上溜了一会就返回屋内。等到身体重新曝露在光源下,方 才裸出的羞耻才一并涌现.
 
  我缩在阿狗伯怀里,亲了亲他的胸膛……把他好粗好硬的大鸡鸡套弄到好像 快射精了,却被他打断。
 
  「妹妹嘴来。」
 
  我们接吻、走几步、接吻、再走几步,拖拖拉拉地上楼进房,棉被一盖又是 令我陶醉的交缠.
 
  阿狗伯玩累了,就躺在我身旁静静呼吸着。我偎着他充满热气的身体,渐渐 入睡。
 
  睡到五点多快六点,就被爷爷挖起来……叫我早饭前先洗澡。我回头一看, 伯伯们竟然早就起床下楼了,天啊我还很想睡说……
 
  爷爷看着我的身体,有股向我撒娇的味道,要是昨晚的我大概会很嗨吧。可 是现在只想睡,就觉得有点烦。随便给他摸一下,我就拖着沉重的睡意进浴室。 
  餐桌上的气氛有点尴尬,感觉奶奶不太高兴,爷爷伯伯们虽然像平常一样闲 聊,眼神却经常飘往我这儿。我只吃半碗稀饭便抓起馒头溜去客厅. 一个人看电 视轻松多了。
 
  农会那边好像有重要的会议吧,爷爷他们吃完饭就赶过去,只剩奶奶和我在 家。奶奶边看电视边织东西,不让我帮她,再待下去也很不自在,我乾脆回房去 等电话。
 
  整个房间都闷闷臭臭的,呜,喷点香水吧。
 
  话说……老闆昨天挂断电话就没再打来,是怎么了吗?
 
  要不要主动打过去呢……这般思索的同时,电话响了。我赶紧接起来,却听 见叔叔的声音。
 
  「喂,小简?」
 
  我懒懒地趴在床上,装成有气无力的口吻说:
 
  「怎么一早就打来?」
 
  「没啦,就看今天网咖休息啊,你待会有空吗?」
 
  「没空,我要去约会。」
 
  「跟男友喔。」
 
  「嗯。怎样,羨慕吗。」
 
  「当然啊。改天也跟叔叔约会嘛。」
 
  「不要,再说你明明只在想色色的事。」
 
  说出色色的事这四个字时,心境微妙地改变了。本来只想应付了事,变得有 点想勾引叔叔……
 
  「说到这个,小简,你觉得叔叔技术怎么样?」
 
  「蛤……不错吧?」
 
  「这么不确定喔,叔叔记得你很享受啊。」
 
  嗯……确实是很享受呢,还做了整晚……可是我才不会因此上当!
 
  「你故意带这个话题想逗我齁. 」
 
  叔叔假装哀嚎:
 
  「没有啦!不过如果你还想要,随时跟叔叔说喔!」
 
  我故意等久一点才简短应了声:
 
  「嗯。」
 
  有点无聊地闲聊几句,叔叔就忍不住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话说小简啊,上午没空,那下午到晚上有没有空?」
 
  「要干嘛?」
 
  「就那个啊,记得吗,昨天讲的半套。」
 
  「学不乖耶你!都被老闆打到变猪头,还敢跟我提唷……不过要是很闲的话, 会考虑一下。」
 
  「好啦你考虑考虑……一次五百块,你分四百,比做柜台好赚吧。」
 
  「是没错啦……」
 
  况且我也不排斥亲密接触……不如说我还很享受。
 
  只要他别再笨到被老闆抓包就好了。
 
  「这样吧,晚上带你去叔叔家附近的夜市,逛一逛玩一玩,然后做几个半套 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嗯……我会考虑啦,你别催我。」
 
  「好、好,那就先这样,好好约个会吧!等你电话喔!」
 
  「嗯,掰。」
 
  故意把时间排在晚上,还讲得好像主要是带我去玩,顺便再赚个外快……心 机真重耶!
 
  明明知道很心机,还是让我起了兴趣……毕竟这里晚上真的没啥好玩,逛夜 市挑些便宜衣服、买几双鞋子倒也不错.
 
  抱住臭臭的棉被小瞇十几分钟,老闆总算来电。
 
  「小简,抱歉!昨天忙完忘记打给你……」
 
  一听到老闆的声音,就开心到无法对他生气。我柔声说道:
 
  「嗯……原谅你!不过你现在就要来我家!」
 
  「你不想先出去逛逛吗?」
 
  「早上才没什么好逛,我们下午再出门呀。早上就……呼呼……」
 
  「呃,好,我懂你意思了。就照员工资料上的住址,对吧?」
 
  「对!」
 
  「你等我二十分钟,我整理好就过去。」
 
  「好哦!嗯嘛!」
 
  终於可以跟老闆独处了!要扒光他的衣服、要磨蹭他的胸肌、还要对他做好 多好多色色的事情!
 
  哇呜──!
 
  快点过来人家身边吧!我的大万──
 
  我实在是迫不及待了!简单确认自己的状况没问题,多在房内喷些香水后就 下楼到外头等。
 
  奶奶在离家里两块田的小凉亭和一群婆婆妈妈聊天,我远远地望着凉亭,再 不安分地看来看去,雀跃不已的心情始终静不下来。
 
  没多久就有一台摩托车驶来,不过不是从网咖的方向,而是凉亭……一个胖 胖的欧巴桑骑到我面前,头上还夹一堆发卷。
 
  「小简上来!你奶奶叫你过去!」
 
  「蛤……我在等人耶。」
 
  「来啦!一下下而已!」
 
  欧巴桑的笑脸给人一股太过亲和造成的压迫感,奶奶又向这里挥手,我只好 在心里嘀咕两句,上车到凉亭去。
 
  一阵招呼后,我被带进塞了八个人的凉亭,坐到奶奶身旁。欧巴桑们又是称 讚又是摸的,感觉好不自在……坐对面的欧巴桑两手放在石桌上,用很诚恳的语 气对我说:
 
  「小简啊,你待会陪一下我们家孙女好不好?」
 
  怎么又是「一下」……拜託,我还要约会耶!
 
  「那个,我有约了……」
 
  「唉唷,没关系啦!十几二十分就好了!」
 
  呜啊……会说这种话绝对不是区区二十分钟就能搞定。我正欲进一步婉拒时, 奶奶插话了:
 
  「你就去一下嘛!请朋友在家里等,去陪陪笋姨家那个小女生。」
 
  脸瘦瘦长长的笋姨紧接着说:
 
  「我孙女啊,因为个性有点孤僻,一直都没有交到朋友呢!所以才拜託你奶 奶,看你能不能去陪她聊聊天?一下就好?」
 
  呃……所以现在是怎样?要我去当某个女生的朋友就是了?光听就觉得好麻 烦喔……可是奶奶一直暗示我配合,又不好意思当场拒绝……
 
  我的气势在欧巴桑们极具压迫感的集体注视下整个瓦解,撑不了多久,就放 弃抵抗、畏缩地点点头.
 
  「一下就好喔……我不能让朋友等太久。」
 
  「那当然!那当然!」
 
  想也知道,「那当然」根本就是讲好玩的……
 
  我打给老闆要跟他说这件事,没接,只好传个简讯就上了笋姨的机车。被她 载着跑了至少十分钟车程,从泥巴路到柏油路,直到在一处看得见交流道的住宅 区才停下。唉,这样来回就二十分耶,会让老闆等很久的……
 
  进门前,笋姨特地嘱咐:
 
  「我们家小丽有点内向,待会你就尽量找些话题陪她聊天,拜託你啰!」 
  「嗯……我知道了。」
 
  反正都到这里了……就当个称职的朋友吧。然后下次绝对不要再被骗来,哼。 
  笋姨家坪数不大,但装潢得很气派。家具几乎都是木制,壁纸感觉很高雅昂 贵,墙上不是表框画就是奖状或感谢状,客厅柜子上满满的全是奖座。
 
  我不禁发出讚叹,因为这里明明这么小,却能放这么多东西、弄得很壮观. 就算不合我的审美观,还是会为了装置的努力由衷感到敬佩。
 
  笋姨带我前往她孙女的房间,才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从房门底下窜出的异 味……
 
  「小简,进去吧!」
 
  我有点犹豫地点点头,笋姨就转开门把、轻推我的背。
 
  黑麻麻的房间漫出一阵熟悉的恶臭,飞快运转的脑袋一下子就找出相似的记 忆──那是打扫高年级女厕时常常会闻到的,从垃圾桶发出的经血的恶臭。 
  笋姨开了灯,映入眼帘的是乱糟糟一地衣服、书本和杂物,房间后半部的床 铺则是用浅黄色屏风完全挡住。
 
  我在笋姨低声催促下踏进房内……脚步声传到床铺那边,屏风的左侧宛如回 应似的出现了一只白白净净的脚掌。
 
  门关了起来,脚掌缓缓将屏风往旁边推,原来是滑轮式的啊……屏风退到底 之后,显现出来的是一位有着乌黑长发、五官相当漂亮的女孩子。
 
  她身穿亮银色睡衣却没扣上釦子,小巧坚挺的右乳慵懒地露出,没穿内裤, 多毛的私处就这样曝露出来。她用着沙哑的声音对眼神不知该往哪儿摆的我,很 有威严地说道:
 
  「汝……盼求娃喇娃一面,所为何事?」
 
  ……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22更新.